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7节

第7节

    “哥哥,替我们活下去吧!”
    “哥哥,再见!”
    黑猫被它们推着,奔向那个人类玩家,被他一把捞起。
    它回到了现实。
    第9章 昵称:医生
    【叮咚,玩家成功通关有些副本“罪”,获得积分50。获得异能:认知改变。获得道具:没什么卵用的门把手x1。获得……】
    播报声突然卡了一下,发出断断续续的滋啦滋啦声。
    【获得……】
    【获得黑猫x1。】
    最后,它妥协地继续播报:【玩家将获得十天休息时间。】
    付长荀立在空荡的空间中听着它播报,怀里正是被带走的黑猫。
    播报结束,他揉了揉黑猫的耳朵:“怎么真把你带出来了?你这样能出去吗,不会一照太阳就灰飞烟灭吧?”
    黑猫冲他喵喵两声,眼神居然有些鄙夷。
    “好吧,你自己有把握就好。”付长荀暗戳戳把它抱紧了些,环顾四周,“游戏把我留在这儿……是个什么意思?”
    游戏的机械音再次响起:【请玩家自行设定id昵称。】
    面板上的昵称后面刚好有空白处,付长荀思考片刻,填上了两个字。
    【姓名:付长荀】
    【昵称:医生】
    【身份:玩家(潜行者)】
    【性别:男(暂时)】
    【年龄:23(待生长)】
    【积分:50】
    【体力:20(约等于半个初中生)】
    【智力:81】
    【魅力:91(高维生物会很钟爱你,更容易吸引鬼怪哦)】
    【san值:70(持续惊恐)】
    【生命值:91(亚健康)】
    等看到与先前稍微不同的数值和介绍后,他才轻微皱了下眉头。
    san值又掉了一些,果然装出来的镇定瞒不过这个游戏,它对人类的分析,是基于心理精神层面的。
    付长荀摸了摸黑猫,抬头问:“你这游戏应该有客服吧,或者……新手指导?”
    面板震动两下,机械音回答:【客服收到,请问玩家有什么疑问?】
    “这个游戏是针对所有人类……所有低维生物的吗,选择机制是什么?”
    【是的。所有低维玩家都有可能触发游戏,只有通关游戏,才能回到现实,游戏中死亡即现实中死亡。首次通关新手副本后,玩家可在现实停留最多一个月,若要继续停留,1积分兑换一天时间。】
    付长荀心中一沉——哪怕通关了副本,最多也只有两个多月调整时间,时间一到,恐怕就会被强行拉进游戏。
    【玩家在现实中也可以购买道具并使用哦,提示,商城中有组队道具哟。】
    它越是诱惑,付长荀就越冷静:“不了,积分要用在刀刃上,现在买了没用的道具,危险时刻就玩完。”
    “好了,送我回去。”
    客服大概是没想到这个玩家这么不识趣,又震动了两下面板,发现毫无效果,随后不得不把他送回去。
    付长荀再次睁开眼,发觉自己已经回到了咖啡馆。
    这次的眩晕感弱了很多,但周围的人却都失声惊叫起来。
    “他消失又出现了!”
    “会不会跟刚才那个声音有关系?他就是进那个‘游戏’了吧?”
    “有没有人过去问问,我不敢……”
    付长荀扫视一圈,大概猜出了他们这么紧张的原因。
    在副本中,游戏发布的【低维选拔正式开始,欢迎全部低维生物进入游戏!】那一则公告,同样在现实中播报了,加上世界各地都有人突然消失,没引发骚乱都算好的。
    他看了一眼手机,惊讶地发现自己只消失了两个小时。
    副本两天,现实两小时吗?等等,那直播怎么解释?
    在他们的嘀嘀咕咕声和付长荀的思索中,陆其略带紧张地上前道:“长荀,你还好吧?”
    付长荀看见他那张脸就想到[鬼]:“托你的福,还活着。”
    “你怎么这么说话,我这是在关心你,我们怎么说也算是前情侣的关系吧,做事不要这么绝情啊……”
    ——陆其知道付长荀漂亮得过分,是很多人会嫉妒的那种攻击性的美貌,因此当时追到对方时,他很是得意。
    但很快他发现对方很难控制,又向来十指不沾阳春水,惹得母亲很不高兴,于是腻了就把人甩了。
    可惜一直没吃到手。
    分手之后,他在母亲安排下交了几个男朋友,却总觉得比不上付长荀,直到刚才被对方狠狠骂了一顿。
    他并没有进入副本,而是在出门的一瞬间被[鬼]替代。
    因此,他只和其他人一样,看到付长荀突然消失,随后一阵机械声传入每一个人耳中,提醒他们随时可能进入游戏。
    毕竟这声音哪怕是聋哑人都听见了,已经突破了科学的范畴。
    这也是众人惊慌的原因。
    “你怎么这么无情啊,明明前几天还骚扰我呢……”
    陆其还在喋喋不休,试图引起关注,再装成受害者的姿态去利用别人的同理心。
    这是心理学领域很鄙夷的做法,但显然,效果显著。
    咖啡厅的顾客几乎都围了过来,不仅好奇“游戏”,更在竖起耳朵听八卦。
    付长荀叹了口气,幽幽道:“没记错的话,我们半年前就分手了。我是心理医生,那是我的病人家属,难不成你以为我要骗她结婚?而且骚扰……你确定吗?”
    “究竟是谁最先纠缠的谁,谁分手后又骚扰的谁,谁想pua谁,空口白牙可不能断定。不如这样,让在场的诸位都做个证明,我的手机会自动将通话进行录音,这两年,我这儿留了不少备份呢。”
    说罢,他也懒得再争辩,最大声公放了陆其前两天骚扰他的语音。
    这可太有用了。
    局势瞬间反转,众人恍然大悟。
    陆其都能听到他们的私语声:
    “原来是这样,我要是有这么个傻x前男友,非得被气死。”
    “也是,他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
    “这个漂亮小哥哥做的好!渣男就得狠狠教训,绝对不能复合!哈哈哈你看他气坏了,原来渣男也要脸啊。”
    “你们跑题了吧?”
    “对呀,我们不是来问‘游戏’的吗,那个……方便说吗?”
    “这位小哥,你真去玩游戏了?”
    众人一个个都有些担忧,付长荀叹了口气,点点头:“没错。”
    他抬头看着天空,上面已经出现了一个个光幕。
    ——正是仍在副本里的玩家,是他们开的直播。
    第10章 他不存在的尾巴在拼命地摇
    虽然不清楚“高维生物”是如何做到扭曲时间的,但大家的确可以看到许多光幕。
    选择一个直播间,集中注意力看,便能够显现在眼前。
    付长荀指出后,众人便都抬起头。
    陆其早已因恼火和羞耻而跑走,付长荀也懒得管他。
    他犹豫片刻,还是提醒道:
    “我建议……大家都准备一下,身边带些刀具,我参加的那个游戏是灵异类的,而且,是真的会死人的。”
    说罢,他悄悄退出人群,转身低头迅速离开了。
    外面有些混乱,不知所措的群众大部分选择回家,因而街面上满是车辆和行人。
    黑猫被他裹在怀里,这时才从衣领处冒出一个头:“喵,喵。”
    付长荀指尖按了按它,低声道:“我先回家,游戏的事……华夏应该会有相关部门负责,社会体系一时半会儿乱不了的。你吃猫粮吗,还是要烧香什么的?”
    黑猫摇摇头,猫爪艰难地比了个1。
    “噢,猫粮就行吗……”
    他快步走过街口,正要拐进小巷里,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
    “阿荀!”
    抬眼望去,只见冬恣正站在街对面,逆着人群朝自己走过来。
    冬恣原本面色紧绷,神情不安,见到他才大步疾走过来,上上下下仔细看了一遍,“你还好吗,没有受伤吧?”
    付长荀险些就忘了他,略有些心虚地回答:“没有没有,你呢?”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