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节

第1节

    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作者:乱码w
    简介:
    【一米九体力满值一打十忠犬攻x玩弄人心伪花瓶真戏精美人受】
    1v1主受双c,强强,he
    未来世界,一场名为“低维选拔”的逃生游戏降临了地球。
    它将人类分为四种:
    参加游戏而获得异能的参与者、杀死他人而获得其异能的剽窃者、不敢参加的怯弱者、以及……
    异能是由自身恐惧之物衍生出来的,非常容易掉san的潜行者。
    付长荀就是个倒霉催的潜行者。
    他只是去面见患者家属,却在咖啡厅偶遇前男友,争执之余被卷入了“低维选拔”中。和他一同进入游戏的不仅有前男友,还有多年不见的高中同学,冬恣。
    装逼版文案:
    逃生游戏大规模入侵之后,参与者们见到了一个脆弱的花瓶美人。
    他怕黑、怕鬼、娇气,总是躲在人高马大的队友身后。所有人都默认他是个无用的拖油瓶,随时都可能丧命。
    直到他们苟到boss狂暴阶段,几乎十死无生之时,那花瓶却悍然挡在众人之前。
    他在鬼物中横行无阻,在怪群里引诱它们自相残杀……
    他不像凡尘,像神。
    沙雕版文案:
    逃生游戏步入正轨后,由于配合默契,付长荀和冬恣就被迫结为了队友,开始了他们在逃生界的传说。
    表面是——付长荀:前期伪装笨蛋美人,后期沉着冷静出来装逼。冬恣:前期老老实实干活,后期兢兢业业拆家。
    实际上——
    付长荀:“woc有鬼啊!冬恣救命啊啊啊!”
    冬恣:“没鬼,别怕。”
    付·拔哔无情用完就丢·长荀:“哦那没事了。”
    冬恣:“……”
    预警
    1.有身高差和体型差。
    2.受后期会催眠,存在大量扮猪吃虎类骗局。
    3.封面约稿来自wb画师@aqio湫曵,已授权商用,禁止盗用。
    4.详见置顶评论。
    第1章 “欢迎玩家进入游戏!”
    “叮咚!”
    门口的风铃响了第八声。
    付长荀的手刚好搭在门把手上,咖啡厅里忽然一片死寂。
    来不及转身,他就陡然被一阵天旋地转之感按倒,头晕脑胀不说,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难受,活像在洗衣机里滚了几百个来回似的。
    旋转刚一停止,他顾不上看四周环境,立即俯身:“呕——”
    晕眩带来的痛苦让他差点把胆汁都吐出来,大脑嗡嗡作响。
    等终于缓过来一点,付长荀才发现四周已经变了模样,竟从明亮的咖啡厅到了一间阴暗狭小的房间里。
    “这是哪里?”
    他百分百确信自己没有在做梦,但环顾周围,破旧的家具和掉渣的墙壁无不告诉他——这不是现实。
    【叮咚!】
    【恭喜玩家提前触发“低维选拔”逃生游戏,在游戏存活指定时间或通关游戏方可回到现实。】
    【通关奖励与生存奖励不同,建议努力通关,无法通关就努力生存吧。但是要记住:被杀掉,就真的会死哦!】
    【欢迎玩家……进入八人版低级游戏:罪!】
    这个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又仿佛是扎根于脑海之中。
    游戏?不,不是单纯的游戏,能够把他瞬间从咖啡厅转移到这里的力量,绝对不是恶作剧能解释的。
    付长荀的记忆逐渐复苏,他记得自己是在咖啡厅和病人家属交流心理问题,结果偶遇了曾试图pua他的前男友陆其。后者本想纠缠一阵,却被他狠狠怼了一通。
    病人家属提前离开,陆其也因被他嘲讽,丢脸而逃走。
    让陆其丢了大脸,他心情愉悦地结账走人,刚握上门把手,风铃就响了起来。
    触发——是那个风铃?
    他回忆起风铃的“叮咚”声,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
    无人知道,他这个二十三岁就在心理学界闯出一片天地的皮囊之下,藏着一颗惧怕鬼神、恐惧黑暗的心。
    他忍着惧怕继续听这个声音:【玩家有十分钟的时间探索安全屋,十分钟后,请与你的同伴会合。从八人中找到[鬼],即可通关,否则请存活三天。】
    【每天指认次数为1。】
    [鬼]!
    付长荀面色发白,心神急转道:“其他七人都是玩家吗,[鬼]是真的鬼还是玩家扮演?”
    游戏带着明晃晃的恶意回答:【是真鬼哦,这边建议玩家先查询面板呢。】
    付长荀心跳如擂鼓,按照游戏所说点击了眼前的透明面板。
    【姓名:付长荀】
    【昵称:暂无(第一场游戏结束可更改)】
    【身份:玩家(未激活)】
    【性别:男(暂时)】
    【年龄:23(待生长)】
    【积分:0(好穷啊)】
    【体力:20(约等于半个初中生)】
    【智力:80(很高嘛)】
    【魅力:89(高维生物会很$#…你,更容易吸引鬼怪哦)】
    看到最后一项,付长荀:“……”
    吸引鬼怪不就意味着死得早么,那一堆乱码也很奇怪。
    【玩家是否选择直播模式?】
    付长荀困惑道:“直播?你们这不是逃生游戏么,直播给谁看?”
    “低维选拔”没有回答,付长荀很快明白过来——倘若他们属于低维,那么对方就属于高维,对他们而言,杀死低维生物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轻松。而这些高维生物的乐趣……自然是让“蚂蚁”玩逃生游戏。
    由此,观众是什么人,自然一目了然。
    “先不直播。”
    【设置成功。请玩家精准使用各项数值,加油通关!】
    他不敢掉以轻心,即刻起身,按照游戏所说开始探索此时身处的“安全屋”。
    这里破败极了,黑暗的角落里随时有可能藏着看不见的怪物。
    付长荀谨慎地搜索过一遍,找到了一堆撕成碎片的纸屑,一把小刀,还有一个熟悉的门把手——是咖啡厅大门上的那个,不知为何被带进来了。
    他敲了敲门把手,只见上面显现出一行字:【玩家在进入游戏时所触碰到的最后一样物品,将成为您的终身性道具。恭喜玩家获得“不知道有什么用的门把手”一只!】
    付长荀:“……”
    早知道当时就该拿一把菜刀出门!
    十分钟滴滴答答地走过,倒计时结束后,付长荀只觉一阵阴冷感骤然降临,小房间的门“吱嘎”一声自动打开。
    外面的说话声也随之传入耳中,只听一个令人讨厌的熟悉声音在嚷嚷:“谁搞的整蛊游戏?快让我回去!”
    陆其这傻x也进了游戏?
    付长荀推门出去,只见外面已有七个人,包括陆其、病人家属、一对情侣、高中生模样的女生、大学生模样的男生、以及一个身高在一米九上下的男人。
    加上他,刚好八个,人到齐了。
    这是一幢别墅的大厅里,付长荀注意到外面也和小房间里一样破旧。
    他露面之后,除了熟悉的陆其和病人家属,其他人都忍不住露出了惊艳的神情。
    陆其还在寻找摄像头,但显然并没有,他把目光投在付长荀身上,眼神里满是怀疑:“这是你做的?”
    付长荀苦笑:“你觉得我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你们弄到这里?怎么可能。”
    “行了,你们都去过别墅门口了吧,外面可是一片虚无。”男大学生接过了话,“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们看过那种恐怖游戏的小说吗,我们很有可能就是这样。”
    他扫过在场的众人,又说:“有一个[鬼]在我们当中,我们需要把他找出来。”
    有人带头,情侣中的青年也说:“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整蛊游戏,你们看,我的直播间里有这么多……观众。”
    陆其不耐烦道:“那有什么,整蛊游戏有观众不是正常吗,谁开直播了,快点让观众报警啊,这是绑架!”
    八人中开直播的只有青年,他正要说话,却突然被女高中生的尖叫声打断。
    “啊——!”
    付长荀立即望去,只见她脸色惨白,冷汗已经打湿了头发,发出一阵声嘶力竭的惨叫。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