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摇曳gl(纯百) 告白(四)(H) 4 75x.co m

告白(四)(H) 4 75x.co m

    她让我想起以前养的一只小猫。
    它叫点点,是一只三花猫。
    遇到它时,是在一个冬天的夜晚,我刚下班,那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寒风刺骨的冷,我一边走一边往脸上裹围巾。
    我刚准备骑上电动车回出租屋。
    一阵让我无法忽略的尖锐叫声不断传进我的耳朵,那声音来自一只小得可怜的幼猫。
    它浑身的毛都粘在一起,要是不近看都无法相信那一团是个活物。
    我犹豫了一会儿,总觉得它能在这种天气下活到现在是个奇迹,于是我把围巾解下来,将它轻轻的捧起来裹在围巾里。我光着脖子在寒风里骑电瓶车,到处找宠物医院,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了,很巧,他们刚要下班就被我拦下了。
    也许是上天不想让小猫死去。
    医生给它洗了澡,简单做了检查,排除了有传染病的可能。它被放在保温箱里,隔着一层玻璃举着小爪子和我的手指相碰,我这才看清它的毛色,原来是一只小三花呀。
    它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变得精神抖擞了,我把它接回家,每天喂它喝羊奶粉,它还会躺在我怀里自己捧着奶瓶,简直像个小宝宝。
    我从来不知道一只猫能长大得这么快,一转眼就变成了大猫,它性格很活泼,晚上喜欢在小小的房子里跑酷,有时候还会踩我的肚子,像是按摩一样。夲伩首髮站:i52 y zw.c o m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读
    每天我下班时都能看见它在门口乖巧地等候。
    突然有一天我意识到它还没有名字,我想,我捡到它的时候只有一点点大,那就叫“点点”吧,也希望它以后能再多一点点快乐。
    点点陪我度过了起初最难的五年。
    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发现猫碗里的猫粮一点都没变少,它的精神也恹恹的,我带它去医院看,医生说它了得传染病,治不好的那种。我坚信是这家宠物医院水平不够,又带它去别的医院治,怎么会有看不好的病呢?
    那段时间我买了很多它小时候喜欢的玩具,  摆在它的面前,想逗它开心。可是它好像真的累了,只是睁着那双无辜的眼睛看着我。
    一个星期后,点点死在了我的床底。
    网上都说,有灵性的猫在知道自己生命即将结束时,为了避免主人伤心,会找一个安静的角落独自死去。
    点点,你躲在床底是怕我伤心吗?
    我好讨厌离别啊。
    后来我再也没有养过宠物,那种锥心刺骨的疼痛我再也不想体会一次了。
    对人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不会让别人进入我的内心,我总是有意识地去避免一切亲密关系。包括徐清妍,我仅仅与她偶尔聚一聚,但从不交心。店里的那些小孩更不可能与我有多余的交流。
    可是,我遇到了纪瑶,一切好像都变得不一样了。我开始无法控制自己去靠近她,我从未如此执着地想去和一个人产生牵绊。
    再也不是独自一个人呆在空荡的厨房里,做着索然无味的几道菜。
    纪瑶像只小精灵一样在我的生活里乱窜。
    那么的鲜活,那么的纯粹。
    而我试图追寻永恒不变的爱。
    纪瑶去接电话了,其实阳台移门的隔音不是很好,我全都听见了。
    她只是蹲在地上小声地抽泣,可怜的像是当年滚在路边的小三花。
    奇怪的情绪再一次将我占领,我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然后紧紧地抱住她,一如当年抱着小三花。
    没事了,我来救你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要再难过了好不好。
    我很想大哭一顿,于是硬是忍着泪水,找了个借口回到房间。我哭得很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我醒来后发现纪瑶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她的脸上还有干涸的泪痕,我用手指轻柔地抚过她的脸颊,然后小心地将她放到床铺上。
    而我却不合时宜地听见了一声嘤咛,充满了情欲,她脸颊红润极了,还在难耐地扭动着身体。
    我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
    刚准备离开她的床边,却被她一把拉住,我疑惑地看着她。
    随后我听见几声微弱如蚊的呓语。
    我凑近去听她口中的呢喃,却被她直接拉得跌落在了床上。她把我压在身底,柔软的阴部紧紧地贴着我的大腿,紧接着就开始挺动身体。
    她的动作有些生疏。
    饶是隔了两层布料,我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湿意。
    瑶瑶这是把我当成梦里的人了吗?
    她在我耳边急促地喘息起来,我清楚地听到她说:“姐姐,要到了”
    姐姐?哪个姐姐?
    她可从来没喊过我姐姐,不是直呼我的大名,就是叫我苏叶姐,生疏到极致。
    我将她的屁股托起来,不再让她蹭我的腿。她迷茫了一会儿,眼睛紧紧地闭着,睫毛根部被眼泪打湿,屁股被我禁锢地动不了,她发出不满的声音:“尹苏叶给我。”
    哦,原来她喊的姐姐就是我啊。
    我松开手,她又开始在我腿上磨蹭下体,可能是因为刚刚被我打断,她蹭了好几下却不得要领,急得几乎要哭出来。
    她又来寻我的嘴唇,讨好性地亲吻我的脸颊,因为闭着眼睛看不见,她湿哒哒的嘴唇还不小心吻到了我的眼睛。
    我将手伸进她的睡裤里,隔着一层内裤去抚摸她,刚一触及,我的手指就完全被打湿了。
    她随着我揉弄的动作呻吟起来,呼出来的气息烫得吓人。
    “嗯好热啊”
    纪瑶说着就要去脱衣服,可是她看不见,只是胡乱地把睡衣往外扯,她可怜地说:“姐姐帮帮我。”
    理智?
    早就没了。
    我脱光了她的衣服,纪瑶就这样赤裸地趴伏在我身上。
    她的身体美丽极了,连乳尖都是淡淡的粉色,阴户被薄薄的一层耻毛覆盖着,阴唇上已然沾满了不知名液体。
    我用手指轻轻地揉着那颗饱胀的阴蒂,纪瑶很快就动情地喘息起来。
    她好敏感,才揉几下就高潮了。高潮时她猛烈地痉挛着,但却紧紧地咬住唇,似乎要忍着不出声。
    我用手指抵住她的唇,轻轻地撬开,抵着她的舌尖。很快就听到了她被迫发出的高亢呻吟。
    她倒在我的身上,仿佛再一次陷入了睡眠,我用湿巾擦拭了她的身体,帮她穿好衣服,随后关上房门。
    只当这是一场失控迷离的梦境。
    ————————
    作者有话说:
    有人记得吗?第一章里,尹苏叶的微信头像是小三花。
    本来以为这章能写完告白的,可能还得有一章了。


同类推荐: 潮汐gl(骨科纯百)海丝蒂的保健室(H)嫦娥奔月后首长大人,娇妻来袭拒绝过我的白月光又说想上我?(百合abo)熟女掰弯记插翅难飞总裁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