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摇曳gl(纯百) 告白(一)【尹苏叶视角】

告白(一)【尹苏叶视角】

    我看上去光鲜亮丽,实际上却连高中学历都没有,挺可笑的吧,后来赚了点钱,就报复性地读书,但也改不了我骨子里没文化的事实。
    一天有个女孩走到我店里,满脸都是书卷气,文文静静地,半天憋不出来一句话。
    一看就是大学生,清澈的像是一块透明的玻璃石。
    她的头发也是细细柔柔的,就跟她人给我的感觉一样。
    那天我故意把价往低了报,希望能让她觉得划算,下次兴许再能来呢。我厚着脸皮加上了她的微信,我知道了她的名字,纪瑶。
    “瑶”是美玉的意思,我前几年在字典上读过。
    真好,不像我的名字,是我爸当时去村里找识字的先生随便翻了两个字,就这么拼凑起来了,也没什么含义。
    我在微信上跟她没话找话地硬掰扯,她回复有点慢,而且看起来傻傻的,好像不怎么在网上和人聊天的样子。我寻思着是不是太热情把她吓到了,于是就好几天没给她发信息。
    那天中午,我清晰地记得,我在听南锦她们聊八卦,这时候我手机突然响了,是纪瑶说要再来剪头,我心里有些暗暗得意,自己耍的心眼成功了。
    我连忙说有空。
    等她再一次来到店里的时候,我开始和她套近乎——问她在哪里上学等等,诸如之类,一般我和顾客套近乎都是这样套的。
    我没猜错,她上的是南城最好的一所985,我没参加过高考,但也听说过这所学校有多难考。
    不可否认,我心中闪过了一丝羡慕,但很快就消失了。
    她看起来闷闷的,嘴角总是平淡地往下挂着,不知道她是有什么样的烦恼呢?
    我好想问问她,你为什么不开心呀?
    下一秒又觉得自己多管闲事,为什么要对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小孩这么在意呢。
    一天夜里,我做了噩梦。
    梦到我的母亲躺在小小的病床上,全身都瘦得脱了相,连脸颊都凹陷下去,让我无端联想到尸体骨架,她的肚子被掏空,露出血淋淋的骨肉,一边抚摸着我的脸,嘴中不断说着,“叶子,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拖了你的后腿。”说着就拔光了身上的管子,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
    我醒来时满脸都是泪水。
    自我妈去世开始,我就经常做这样的噩梦。
    我挣扎着去够手机,一看时间,凌晨四点,我看见纪瑶给我发了短信,问我护发精油是什么牌子。
    我有些失笑,大晚上的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她没回,大概已经睡了吧。我也关掉手机,再次进入睡眠,一觉到天明,没再做梦。
    我醒得很早,一边盯着锅里的面,一边注意着手机。我心里默默盘算着,也许这次她拿完护发精油之后,就再也不会来找我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失落,我手上拿着筷子,不停地搅动着面,心思却飘到远方。
    喊她一起吃饭吧,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能与她有一多点的关联。
    我发出这条消息后,她没有立即回复我,好像在犹豫,或许会觉得我莫名其妙。我度过了漫长的五分钟,终于等来了她的“好啊”。
    可是那天她却没来。
    是临时不想来吗?还是发生了什么突发事件?
    我几乎把所有的可能性在我脑海里预演了一遍,就差附上她的身,替她发条消息给我,解释今晚是因为有事才不能来的。
    从店里回去时,天上已经挂满了星星,而我最终也没等到她。
    一天。
    两天。
    杳无音讯。
    我知道我和她再不会有交集了。
    可是在那个下午,她突然和我说,她是因为低血糖进了医院。
    我松了一口气,所以真的是因为特殊情况才不来的,一切都能解释通了。我问南锦现在年轻人喜欢什么,我去探病总不能空着手,南锦一拍胸脯,说:“那肯定是奶茶啊,老板,我跟你说,这家新出的草莓奶冻特别好喝........”
    南锦是个很活泼的孩子,一说话就停不下来,整日与她待在一起总是吵得我脑瓜发疼。
    于是我带着草莓奶茶去了她的医院。纪瑶的状态很不好,嘴唇都干裂了,本来就瘦的身躯在病号服的包裹下显得更加小得可怜。
    我那颗冰冷麻木的心好像被戳开了一个小孔,名为“心疼”的情绪席卷我的全身。
    我心里酸涩,在她低头研究吸管时,泪水不受控制地溢满我的眼眶,我用袖子悄悄地擦掉了眼泪,若无其事地与她说话。
    纪瑶真的好可爱,怎么连吸管都戳不开。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她主动邀请我吃饭了,我心里庆幸着。
    随后才发觉,这几天自己的情绪完全就被她牵着走。
    真不妙,我心想。
    这天,她看起来精神好多了。我和她去准备吃火锅,她看起来乖巧极了,穿着白色的小衬衫和黑色的百褶裙,白皙的小腿展露着。
    干净的不像话。
    而我却罪恶地生出一丝把她弄乱的想法。
    我自知不是什么高尚的人,我只是个没文化的三流理发师,有点这些想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许是平日里被那些小孩吵多了,我格外喜欢安静的人。
    她总是低着头,不看路,也不看我。
    我笑着去逗她,她一下子就红了脸,纪瑶可能自己没意识到,她从头红到脖子根,连耳朵都通红。
    回去时,我眼睛几乎放肆地黏在她身上,反正她不会抬头看我,也不会注意到我灼热的目光。
    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形容她的话,我想那一定是纯白的茉莉。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这里有卖茉莉花手串的,我急切地想看到茉莉手串戴在她的手上的样子。
    我触碰到她的手腕,却摸到一道道突兀的疤痕,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自己弄得吗?
    我没问,只是安静地帮她扣上扣子。
    茉莉花与她相称极了,我心里想,要是没有这些疤痕就好了。
    ————————————
    作者有话说:
    接下来大概会有两三章尹苏叶的视角


同类推荐: 潮汐gl(骨科纯百)海丝蒂的保健室(H)嫦娥奔月后首长大人,娇妻来袭拒绝过我的白月光又说想上我?(百合abo)熟女掰弯记插翅难飞总裁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