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下雨 雨中芭蕾

雨中芭蕾

    “哩啷”钢琴发出一声闷响,男孩托着女孩的屁股坐在钢琴上。
    嘴唇接触到的一瞬间,男孩撬开女孩的嘴唇,如一只挣扎两下便完全被对方掌握了节奏。她睁着眼看到男长长的睫毛扇落,细碎的头发硬硬的扎在额头上,他的体温偏低,双手撑在她背后,如一从未觉得自己的世界如此的狭窄,浓郁的麝香钻入鼻子里,然后是柑橘和海洋的咸味,冷冷的。她已经忘记了怎么呼吸,男孩还好心地给她渡气  。男孩的舌头软软的凉凉的,他不断绕过她的舌头抵她的上鄂,然后滑过她的每一刻牙齿。是想象中和别人接吻的感觉,但是又好像有哪里不一样,就是喉咙有点紧,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抓,仰着的脖子有点酸了。
    她试图回忆刚刚发生了什么,像断片了一下,怎么一下在做这档子事了。她打开了纸,然后扭开了门,不出意料但还是有点意外确实是那人,熟悉的气场,然后,然后,他说了什么,然后他在弹琴,然后,就到这了。
    发觉身下的人正在走神,男孩有些哀怨地睁开眼,一直睁着眼的如一好像被人窥探了心事,心虚的往后缩了缩,然后被口水呛到,季淮迅速松开了她,拉出一长串丝淌在地上,她猛地咳嗽起来,喉咙又辣又痛。男孩把胸膛抵在如意的头上,拍着她的背。等到她平静下来,他说
    “怎么样,验货可还满意,服务可还周到?”
    如一舔了舔嘴唇,点了点头。
    看到她这一小举动,季淮忍不住搓了搓她的脸。
    “你都是这么给人服务的吗”
    “不是,要根据客人的喜好来。”
    “也包括抹脖子吗”
    季淮以为她想要,就把脖子伸了过去。
    她只是摸了摸上面的红痕:“痛吗”
    “不痛,很爽”
    “你掐一下我”
    季淮眸子暗了暗,“痛了踢我。”
    女孩抬着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他觉得有点好笑。
    理了理她的发丝,然后他双手捧住那根细小的脖子,他缓缓开始用力,想让女孩适应一下。女孩突然握住他的手腕,他感到自己的气息都要变得有些粗热,忍不住暗暗使力。女孩一把推开了他的手,又开始猛烈咳嗽,吐出几口银丝,这次是真有点难受,她有些痛苦从他身上滑下去然后蹲着捏着自己的耳朵,大概是还没从上一次咳嗽中缓过来。
    “不行,喉咙好痛”
    男孩把她抱到凳子上,“那就不做。”
    “不,你别做这个了,你跟着我吧,我,我,”
    季淮推开她的手,“不行哦”然后后退了一步。
    或许是感受到了对方的疏远,还没从刚刚的温热中醒过来如一有些无所适从:“为什么”
    他摇了摇头“不行哦,嫖客是不可以爱上妓女的。不要让我苦恼。”
    “我要继续购买,购买三天,不,一个月。我是,我是颜安青的妹妹,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就告诉他”她突然被自己的无耻吓到,虽然她知道这条可能根本威胁不到他,但是她发觉自己的手里空无一物,对她而言,颜安青就是最可怕的东西。
    “嗯哼,你想要什么服务”
    “买你假装爱我。”后面她又着急地补了一句“是特别的那种”
    外面又下起了雨,梅雨季节总是让人苦恼的,雨下得毫无征兆。
    就像那天的雨。有一次,他在这睡着了,然后被窗外的雨声吵醒。准备走时,外面下起了大雨。
    她还没走?看到女孩还站到门檐下,他们一般是会错开走的。他看到女孩手里有伞,刚想着要不上去假装搭讪一下算了,突然,他看到女孩手里的伞一松,像张开了翅膀,飞蛾扑火一般一头扎进雨里。她伸出一只手,划开雨帘,她闭着眼,高高的昂着脖子,做了几个空中画圈,然后开始转,做了几个擦腿,开始做跳跃,她半踮着脚,摇摇晃晃的,动作也闭着眼。她嘴里哼着的什么淹没在雨里。直到雨开始变小,她开始假装谢幕,一下朝这边谢幕,一下朝那边谢幕,有点像滑稽的小丑。可能被自己的行为尬到了,然后自己又捂着脸跺脚,拿起伞和书包踩着水跑了。
    细碎的舞步,在谁心里溅起了水花。
    正如现在。
    因为他刚想着,也不过如此,跟那些人也没什么两样。季淮有些戏谑地想拒绝,却发现她的眼睛里毫无爱意,只有,只有深深地渴望,像那种饿了一个星期的人,饥渴,狼狈,疯狂,空洞且毫无生气。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