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房事(H) 爹爹的肉棒正滴着精… yцzнαiwцн.cōм

爹爹的肉棒正滴着精… yцzнαiwцн.cōм

    时间寂静了那么一瞬,赤身的羞耻令白莺莺慌忙埋身到大人怀中。
    贴近大人才发觉大人身体僵硬,周身冷漠,无言推拒她的靠近。
    再不清楚情况,白莺莺也知道大人如此反常是跟那五仁酥的主人有关。
    白莺莺连忙拾起散落的衣纱胡乱披在身上,迎着门口光亮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纤细娇小的女子。
    少女五官绝伦,白莺莺自觉自己便是上好颜色,而此刻见到那少女才恍觉仙女之美。
    只是,少女此刻脸色格外苍白显得尤其孱弱,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泛着晶莹泪光,似受了极大委屈,鼻尖红红,怔怔地看向她。
    不对,是看着她和大人。
    “玉儿。”
    向来镇定自若的男人此时瞳孔瞬时放大,声音慌乱干涩。
    一把推开白莺莺,欲想上前,又见自己衣不蔽体,连忙捡起外袍往身上套。Уúsнúωú.člūЬ(yushuwu.club)
    然而少女见他上前,竟连退几步,转身便朝屋外跑去。
    费尽了心思以去净房为由,欲要寻找父亲,却不想半途便被那本秘术牵引到爹爹这处来。
    父亲仍旧看不见她,可她却能清楚地看见父亲任由那妓女抚弄挑逗他。
    那炳她无比熟悉的物什仅隔着一层薄薄布料在女人手中进出有度。
    她再也无法做到如初得秘书时,在一旁静静观摩父亲与其他女人做此事。
    她很难受也很无措,故而迫不及待地选择离开。
    可回神后又忍不住后悔离开,最终还是寻得机会背着人偷跑上楼。
    她心存侥幸,万一,万一爹爹还是拒绝了呢?
    心中微定,打定主意寻过去,然而天不遂人愿,不过刚上二楼便为人发现,被一番胁迫后又不得不悻悻地下了楼。
    坐回位置的每息都似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
    待她再施计上楼,却已经是许久之后了。
    如愿推开了门,可眼前一幕却是她最不想见到的。
    满室香艳淫靡,那女人赤身裸体,双臂环着爹爹,地上淌着一小摊淫汁。
    父亲胯间那炳她再熟悉不过的肉棒棍身晶莹,正往地上滴着精。
    原来二人早就成了好事,爹爹的肉棒定是才从女人身体里出来罢!
    林玉觉得自己很委屈,委屈地想哭。
    而此时,谁也未曾想到那地上一滩被打翻的酒水竟能造成一番误会,后来种种令林璋无数次痛不欲生,后悔连迭。
    大街上因为天色渐暗,又下起了雨,行人稀少。
    林玉扔下几锭银子,懒得搭理眼前嘈杂细碎的人影,失魂落魄地跑出了清雅阁。
    “玉儿!站住!”
    林璋大声唤道。
    然而视线之内只见到她越跑越远的背影,林璋心下着急,先前那此后与玉儿作正经父女相处的想法此刻早已抛之脑后,担心与惊慌占据了他整个心神。
    林璋大手微微颤抖,拿着衣服胡乱往身上套,然而越是心急,越是出错。
    一把将案上的杯子往地上狠狠一掷,林璋鲜少有这般失控的时候,然而此时他再不是那高高在上,威严端正的林知府,此时的他仅仅是满目担心女儿的平常男人。
    “大人,奴,奴伺候您更衣。”
    白莺莺伸手欲将男人的衣物接过,然而却被男人往外一推,戾斥道:“滚!”
    林璋手忙脚乱穿好衣服,迫不及待出门欲去寻她。
    白莺莺显然知道方才那少女对大人极其重要,大人明明是淡漠的神祇,就连做最私密的事情都冷硬得好似身上迸发的欲望皆是虚妄。
    可大人却独独为了那少女频频失态,高高在上神祇变成了凡人,白莺莺很羡慕。
    可她也知道大人离开这扇门,便不可能再回来了。
    她,她不甘。
    不甘就差最后一步,不甘受命运束缚,不甘被那些位高权重却又猥琐浪荡的人亵玩。
    白莺莺疾步上前,一把环住大人的腰腹。
    感受到对方用力推搡,白莺莺咬着唇死死箍住大人的腰,声音略有颤意:“大人,莺莺愿意为奴为婢,您收下莺莺可好?”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