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房事(H) roùroùщù.Ιиfo 想和爹爹亲吻交缠

roùroùщù.Ιиfo 想和爹爹亲吻交缠

    想和爹爹亲吻交缠(2200加更)
    正待周氏打算去道观还愿并求助那静云道长的前一日傍晚,林府出去的一行人终于在日期夜盼中风尘仆仆地回了府。
    失踪一月,生死未卜,令人忧令人思的林璋就在这一刻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林府一众女眷皆是泪眼婆娑,动情地凝望那如神祗般的高大身影。
    林玉依偎在母亲身边,看着瘦了许多的父亲,眼儿一红,咬了咬唇,一双水眸欲语还休,似有许多话要言说。
    先前那些怨怼此时在见到父亲的那刻全散了去,只想狠狠扑进他怀中,亲他,吻他,与他交缠在一起。
    众多莺莺宴尔间,林璋一眼便寻见那道娇娇身儿。
    直到真真看到她的这刻,林璋才觉得自己还活着,他回来了。
    情如泉涌,心起波澜,一路上压抑的思念如骇浪翻滚,如斯激荡。
    父女二人一月未见,却似相隔经年,回想先前般般种种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闭了闭眼,咬紧了牙,绷得颊肌突出,任那心头一腔心绪翻涌,却不得不作出一副泰若自然的样子。
    收回视线,进了院。ρo㈠❽ме.ⓒo⒨(po18me.com)
    是夜,林府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厨房烧了一趟又一趟的热水,处于林府长久阴郁之下的奴仆们在此刻往来间终是能够畅快言语,肆意展颜。
    张妈妈,你倒是快点,老爷还等着热水沐浴。
    好了好了,咱知道了,别催了,快好了好了。
    大丫,快点催厨房做些吃食,夫人特意嘱咐要些好克化的。
    哎,俺晓得了。
    豫州郊外青城山一处山腰处有座静云观。
    此观远近有名,最灵验的莫过于求符,静云观的符并不是简单能用钱买到的,而是必得在观中住上三日方才有资格去求符。
    前些日子,周氏死马当活马医,精神全副寄托在那枚自静云观求的破厄符,日日捧着它祈祷。
    如今女儿身体康复,老爷也平安归来故,她必要早些去还愿以显心诚。
    且来年老爷便要赴任江南,她也得再求上几枚平安符来,保得全家平平安安。
    故林璋回来的第二日一早,周氏便整顿车马,去静云观的还愿之行势不可挡。
    看着母亲远去的马车,想到静云观的规矩,求符必要在观中住上三天以示心诚。
    林玉折身便跑到父亲的院中,昨日见到父亲便渴望做的事,今日她必得做个遍儿。
    然而跑去寻人才得知父亲更早便出去了,林玉只得回院,心情失落,神色郁郁。
    林璋一路奔波历经磨难方得回来,本以为沾床便睡。
    然而昨日自见了女儿,他反是一夜未眠,一闭眼,眼前皆是少女娇媚模样。
    故而干脆早早起来去衙门处理堆积的事务,直至深夜方归。
    待林璋褪去衣裳,踏入下人早已备好的浴桶,满身疲倦这才消减了些。
    石墨知道自家老爷向来不喜人伺候,极有眼色地关门退下,站在院外等候传唤。
    浸在浴桶中的林璋闭目养神,压制着欲思少女的念头,细想此次不平寻常的劫匪一事。
    屏风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地声音,林璋皱眉,他沐浴之时向来无需人伺候。
    衣服放在榻上,无事你便出去。
    林璋以为是石墨。
    然而话落,那细碎之声连绵不绝,脚步声越发临近。
    及他睁眼,眼前大片白皙嫩肉,直惊得他豁然清醒,挺直了身。
    想到自己衣不蔽体,又不得不背倚桶壁微压身体,将自己侵入水中,掩住赤裸身躯。
    玉玉儿?
    2300冲不冲?
    国庆假期这么好的时间不大块吃肉多可惜~读者老爷们~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