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房事(H) roùroùщù.Ιпfo男女大防还是要守

roùroùщù.Ιпfo男女大防还是要守

    男女大防还是要守的(2100加更)
    进屋便见父亲与母亲正坐在榻上,母亲手间拿着一封信与父亲说着什么,只见她眉喜眼笑,面上笑意吟吟,很是舒心。
    周氏一见女儿来了,更是笑意连连,连忙唤着心头肉近前来。
    可吃了朝食?
    林玉摇头,正欲蝴蝶翩飞般投入其怀撒娇,但走了半步又记得今日十五,连忙住了步儿屈膝下福:女儿给爹娘请安。
    周氏笑着更是开怀,眼角褶纹都挤成一团,忙让女儿快快起来。
    担心累着了她,连忙拉过她的小手儿,按在身边坐下:娘的心肝也,真真是乖巧得很。
    今日为娘特意备了你爱吃的杏仁露,让你琥珀姐姐去厨房催去了,就等她回来咱们就用朝食啊。
    林玉乖巧地点头,眼儿却是飘到了对面父亲的身上。
    见父亲正得笔直端正,垂着眸盯着地面,半个眼神都并未曾给过自己,林玉心头顿时失落不已。
    倒真是被她猜着了,父亲就是那薄幸儿郎,提起大肉棍儿转身便不认人了,少女满是笑容的脸上逐渐僵硬。
    林璋虽然目不斜视,然自少女进屋来的那刻起,身上肌肉凝滞,眼角余光见她步态袅娜,想是昨夜他入得狠了,心头难抑愧疚,真真是费了极大功夫才忍住没有看她。
    爱她,疼她,却与她做了如斯疯狂肏了半宿,如今面对面,却也只能将那些扰人心绪的万千情感诸多压制,佯装父女二人毫无异样。
    爹爹今日休沐?ρΘ壹⑧cǐτy.cΘм(po18city.com)
    林玉试探地开口。
    林璋把弄着袖袍,也不看她,倒是应了声:非也,不过是正好收到一封信前来给你母亲。
    见父亲应声也不看她,林玉失落难以加复,也不欲再开口。
    只心中微嘲,自醒来便心儿坠坠,想到父亲便如吃了蜜一般甜,如今见到父亲,那些少女的奢望原是她自作多情,真真是嘲讽她心生妄想。
    周氏以为女儿因饿了的缘故,略有失落,顿时又想着哄她开心。
    牵起她的小小手儿,将手中那封信儿递给了她。
    玉儿可想你程延哥哥?快看看,你表哥前些日子北上伐狄有功,圣上提了他任左将军一职,不日便要去往西边镇国大将军麾下。
    听母亲提起表哥,原本失意的林玉顿时又有了些精神,连忙接过母亲手中的信,几息便看了个遍。
    表哥说他就任路上要经过豫州,会顺道来拜访爹爹与娘亲。林玉拿着信纸,眸中带光,一脸娇憨。
    自林玉进屋来便正襟危坐,目光微垂没看女儿的林璋,此时视线正悄然落在少女娇笑的小脸儿上。
    见她喜笑颜开的小脸儿,林璋佯作淡漠的眉头微敛,神色越发冷峻。
    她一个闺中少女对外男如此欢喜,这成何体统?真真是离经叛道,毫无规矩。
    我看呐,延儿可不是专程顺道来看我和你爹的,分明是特意来看未婚妻的周氏眉开眼笑,故意促狭。
    听得母亲如此打趣,林玉暂时放下父亲与她的那通子事儿。
    脑海中不由想起那时从外祖家离开的时候,表哥背着人搂着她,小心翼翼地亲了她的额头,说很快来看她。
    想到表哥轻柔又深情的亲吻,少女白皙脸颊不由染了一层薄薄红霞,那颦首间的娇羞恰是世间最美的胭脂。
    娘!
    林玉红着脸儿撒娇。
    难道不是么?哎哟,玉儿小脸这般红,可是害羞了?你表哥又不是外人,来年你便及笄,你们的婚事也该提上议程了。
    说道婚事,周氏顺道侧目看向一侧的夫君。
    是不是啊?老爷?
    延儿是她姐姐的孩子,姐姐命苦早去,自他父亲娶了继室,他一个先嫡子着实受了不少委屈。
    老爷子怜惜外孙故而将外孙带回家小住,后来这孩子几乎年年都在外祖父家住,算是她爹亲手养大的外孙。
    那时老爷还在滕州做官,滕州与兰州颇近,故而她时常邀程延来家里与几个小子玩,
    连带着玉儿与他的婚事也是众人见他少与女孩子玩耍,但他偏偏自小只与玉儿亲热,护着玉儿容不得她被人欺负,也是后来回娘家母亲提起,她才同意了这门亲上加亲的婚事。
    一是怜惜侄儿自小没有母亲,与她不生分,拿她这个姨母当娘。
    二来他性子纯挚,确实待玉儿自小不同。
    老爷以前也中意得很,觉得程延有志气,不失男儿气概,能文会武前程定然不错,最难能可贵的是程延自小格外心疼玉儿,是个贤婿。
    本以为老爷自是随声附和,却不想他竟皱眉敛目,掷地有声:即便程延是玉儿的未婚夫,可他与玉儿如今不再是七岁小儿,男女大防还是得守的,夫人还是莫要这般将两人联系一起玩笑。
    周氏一听,笑意渐失,忙敛起喜色。
    看了看端肃皱眉的夫君,见他刚才之言不像是随口之说,不由叹息,自己倒是忘了他向来规矩方正,威严得紧。
    哎,也是,也是,妾身倒是一时高兴忘了些规矩。周氏讪笑应道,连忙倒了杯茶递到小几对面。
    不喝了,我去上值。
    林璋却是未曾看那杯白瓷清茶,豁然起身,一甩衣袖,便欲离开。
    可老爷您还未用食呢,用完饭食再去也不迟。
    正好琥珀带着一袭小丫鬟端着食盒进来,周氏起身关心道。
    我去衙上吃。
    说罢,余光瞥了一眼周氏身旁的怔忪少女,不再停留,大步离去。
    一旁原被母亲说得脸上一朵浅色云霞的林玉,此时脸上热度逐渐消散。
    看着父亲渐行渐远的高瘦背影,少女嘴角勾起,清亮的眸儿若有所思。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