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房事(H) 大roubang灌入女儿的花xue

大roubang灌入女儿的花xue

    大肉棒灌入女儿的花穴
    爹爹,你都已与玉儿肏过穴了,又为何次次推拒女儿?
    少女嘟囔着嘴儿,露着小乳儿环着他的脖子,柔嫩小奶尖不时磨蹭他的胸膛。
    身上被她磨得情动涟漪,却连碰都不敢碰她身儿,只因略一碰她浑身的欲念与罪恶感便滚滚袭来,令他不知所措。
    玉儿,别这样
    胯下之物被她用力一握,又痛又痒,他紧绷着身体连退了几步,欲要摆脱她软软的手儿,却被她紧紧相缠,柔嫩的指尖对着龟头敏感的沟壑缝隙重重一压。
    啊轻,轻点
    身前少女犹如一只妖精,不断地握着那炳如她小臂粗的阳物不断撸动,嘴儿又凑到他的唇上不断舔舐。
    爹爹的大肉棒真大,爹爹上次当着娘的面肏得玉儿都没爽到呢,这次一定要补偿给玉儿。
    说着趁他不备,一个用力便推了他上床,跨坐在他身上。
    不,不可以的,玉儿,我是你爹爹。
    林璋急得满头是汗,此时神智渐失,声音逐渐低迷。
    哪有肏女儿小穴的爹爹,爹爹入了女儿的嫩穴,女儿也要肏回来才公平。
    硕物被她扶着缓缓坐下,他眼睁睁看着那粉红小穴正慢慢吃下了他的巨物,从圆硕龟头到粗大茎身,最后整根灌入那细小花穴里。
    少女坐在他的胯间,两人身下严丝合密,再毫无缝隙。
    嗯好大
    少女的小腹凸起一道竖痕,显然是他大阳物的轮廓,粗粗长长,竟似要将她白皙透明的小腹顶破一般。
    玉儿玉儿
    少女俏皮浅笑:玉儿终于吃到了爹爹呢~
    女儿脸上满是得意,一双弯月眼儿里全是璀璨的夜空灿星,似期盼已久的东西终于得到般,满是傲娇。
    是啊,你心心念念着为父身下的孽根,如今,如今倒真是如愿了
    林璋眼中失神,看着吞了他阳物,坐在他胯上,挺着一对娇酥玉乳,面目娇俏无辜状的女儿,低声喃喃,声音越来越小。
    嗯,好舒服
    少女竟开始无师自通地微微起身,又重重落下,赤红炙热的大阳具在她挺身起落间,一次又一次地与她湿润的蜜桃小穴无缝粘合。
    每回少女起身时,身下挺着的大肉棍微露半寸,龟头还埋在那穴儿浅壁感受着万千层叠的软肉的抚弄,还未及回味无穷,少女抵着那穴口与龟头相连之处全身用力坐下。
    如此,起落吞吐里,那被刺激的肉棍越发饱胀,剑拔弩张似的,硕大龟头微微转动,茎身上青筋虬结暴起。
    不一会儿少女便累得含着他的硕物,跌坐在他身上,娇喘吁吁。
    好累,玉儿歇会儿再弄。
    嗬呼呼嗬,呼呼
    林璋全身紧绷,呼吸低沉,粗喘连连。
    感受着那物在那紧致穴儿里无限膨胀,林璋只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往里顶。
    玉儿,玉儿
    只能如身陷泥塘的人一般,一声声无助地喊着身上的娇娇儿。
    少女似听出他压抑的情欲,又挺着身儿,就两人插合之处开始缓缓游移。
    细腰款摆,小屁股前后画圈,那含着肉棒的潮湿小穴也不断在他胯间磨蹭。
    肉棍被她穴儿压得东斜西歪,从二人缝隙间隐约只可见那大阳具的半分茎身,其余阴茎全在她的肉穴里,被她的幽幽小穴裹得严实。
    舒服吗?爹爹?
    嗬
    林璋已被折磨得任她为所欲为,一个劲儿地粗喘。
    啊爹爹用力点,爹爹大肉棒顶得女儿的小穴好舒服哦。
    林璋目光呆滞地望着身上的已春色满面,粉霞染颊的女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竟被绞得不由自主地用力往上顶了一下。
    爹爹,我好累,换爹爹插我吧,好不好?
    少女伏下身儿,紧贴着他的上身,细腻软滑的玉臂勾着他的胸膛,软软地撒着娇。
    少女香甜的气息洒在他脸上,甚至能清晰地感触到女儿轻浅呼吸的灼热气息。
    爹爹,动一动,玉儿的穴里好痒。
    小舌舔在他胸膛,少女依偎在他身上,柔若无骨。
    想起那日正院里肏入的那极品穴儿,下身肉杵疼痛难忍,龟头被那淫肉裹得酸涩膨胀,本就欲意勃发,那小穴突然一夹,林璋终是再难忍住。
    这多日来的忏悔,在此刻全然忘却
    玉儿喉结滑动间,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玉儿,爹爹只动一下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