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房事(H) 酒淋阳物(方氏哭着求饶不行了…)

酒淋阳物(方氏哭着求饶不行了…)

    花穴外那两小块的贝肉随着抽动的阴茎不断往穴内肉壁里钻,如江洋里的一只孤舟只能无力地随波逐流。
    林璋舒服地半眯着眼,俯视着两人交合之处,娇嫩的花穴只能任雨淋风吹打般艰难无助地吞吐。
    随着他肆意的摆弄,女人的小穴肿得绯红,似要破皮般可怜。
    “跟爷说,入得爽不爽?”
    “啊……爽……妾要被老爷肏死了……”
    方氏此时半个瘦削的背部躺在床上,那白花花的屁股却被吊在床外,大腿被男人高高举起,她不得不随着男人提举的高度,将臀部也抬地高高的,以防掉落。
    如此一来,小穴便直接露在男人眼下,女人的穴口被他赤红的阴茎撑成一个小圆洞,每次阳物根茎至底,抽出之时又带出些许淫液打发在两人交合之处,随着反复地抽刺,透明淫液逐渐变成白沫,黏糊在洞口和阴茎肉囊上,藕断丝连,万分淫逸,林璋粗喘息更重两分。
    次次瞄准洞口用力刺入阴茎,回回抵着阴道媚肉重重深入龟头。
    此番姿势倒是着实让林璋入得畅快淋漓,唯独方氏颇为遭罪。
    一面感受着小穴的被强力地肏入填满而感到畅快与满足,一面又不得不忍着她双腿被大人掰得大开,腰腹皆在半空中,只被大人握住小腿的危机感。
    半个臀被卷在空中,小穴又被那物狠狠插着,每次大人肏得狠了,她不是觉得自己要从床上掉下来,便觉得自己的腰杆快要被折断了。
    就这般又满足又担忧的被入了上百回,方氏穴里某次处花心便被龟头顶得一簇接一簇地急促收缩。
    “老爷,不行了,妾不行了,妾要泄了……”
    话音刚落,随着男人的一记猛戳,方氏眼前一片朦胧,回味在那无尽的快意中,花穴随着那股儿快意喷涌出一团花蜜,淋在男人的红肿粗大的阴茎上。
    林璋停了半息,待那股灼热的热流尽数包裹了他整个阴茎,便无情地继续耸动胯部,令肉棒在那温热小穴快速抽插磨蹭。
    如此这般又入了上百回,直肏得床上刚刚泄潮的女人浑身不停地痉挛抽搐,才在女人那又绞又夹的花蕊中一射如注。
    享受了射精的餍足,林璋满足地抽出巨物。
    然而,他被催情香扰得肉棒连射两次却仍是精神抖擞。
    催情香其实不过是助兴香,容易挑起男子性欲罢了,然林璋不是普通男子,他虽说崇尚禁欲修身,但其实他极为享受床笫之事,又因那处硕大宏伟更是床上好手,兴致来了入个五六回不成问题。
    今日连射两回,证得他无需想着女儿才能射,林璋已然大开欲戒。
    之前那段日子百般纾解不得意,既然如今能恢复如常,那他定要好好入个畅快,直到入得他能忘却马场驿站那回事,忘记那日肏周氏想着女儿方射的事为止。
    林璋赤身裸体地走到一旁,取过桌上的酒壶,将酒壶里尚有的余酒齐齐淋在肉棒上,只见肉棒被这酒水一激竟抖擞了几下如常胜将军般昂着头颅。
    走回床边,一条腿站在床边,一条腿跨在床上,微伏下身,抬着女人的脑袋便将胯间阳物往女人嘴边凑。
    “不是认罚么?酒都未喝完怎是诚心认错?”
    阳物抵得唇瓣生痛得紧,方氏不得不张开了嘴巴,雄赳赳气昂昂的肉棍伺机而入,一根入底直抵她的深喉。
    ———
    素:等晚上九点快乐周末的加更时间
    (友情提示即将来临更香艳的父女戏份,一天一章可能不管饱,百珠加更是妙方哦???)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