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更新中)《军官总裁3》骚总裁靶场刺杀情敌

(更新中)《军官总裁3》骚总裁靶场刺杀情敌

    容宸被操的魂都没了,他第一次就体会到这么狂猛凶悍的性爱,简直要让他彻底崩溃了!
    他被男人干了整整四个小时,到了后面什么怨恨悲哀屈辱全没了,大脑里只剩下疯狂贯穿自己的大鸡巴和几乎要吞噬灵魂的终极快感!
    他的身体特别敏感,只是光抚摸肉穴,他就能湿的一塌糊涂,像男人这样狂猛狂猛地抽插,他的骚屄他的宫真的能像发大水一样激烈狂喷,一边潮吹喷水,一边还能挺着白皙的胸肉乱抖,那张素来高傲冷漠的俊脸更是流露出从未有过的淫贱媚态,他半张着嘴,津液不断从嘴角流出,随着抽插,喉咙里发出啊~~啊~~啊~~短促的哀叫,那双修长的大腿更是被干的胡乱踢动,高潮的瞬间,更是淫贱地绷到笔直,那圆润的脚趾随着潮喷一收一缩。
    男人欣赏着骚总裁高潮迭起的骚态,简直被彻底迷住了,他挺着那根又粗又硬久射不软的大鸡巴,一次又一次插满骚总裁的嫩屄,干的容宸尖叫晕厥无数次,又一次次将男人的大鸡巴干醒。
    男人狠狠地操他,大手攥紧他的细腰,掰开他的大白腿地一阵狂捣,不一会又将他抱起来,拍打他的白臀地狂耸雄腰,最后,骚总裁哭着软在床上,翘着那又红又肿的肉臀,用母狗跪爬式迎接着大鸡巴情敌的撞击!
    男人那硕大的睾丸已经蓄满了精种,粗大的巨物更是暴突青筋地撑满骚屄,男人狂野兽性地怒吼着,那结实的臀肌仿佛电动马达般密集狂耸,干的可怜的总裁死去活来,濒死哀哭,可男人依旧毫不留情地操他干他吻他,直到可怜的总裁仰着脖再次高潮,那疯狂吮吸搅紧的骚穴几乎要把大鸡巴夹断了,男人粗喘着感受他淫荡的潮喷,胯下更是使出十成力量的狂猛爆操,几乎要将骚总裁的肉穴彻底肏报废似的一顿狂捅!
    “啊……不……不要……啊啊啊……要坏了……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可怜的骚总裁越叫越骚,越叫越惨。
    而男人却按住他哭叫的嘴巴仿佛强奸犯一样狂插,那硕大的鸡巴狠插,拔出,再狠狠插满,如此反复,那力道一波比一波凶悍,一波比一波狂猛!
    可怜的容总被操的宫都要烂了,汗湿糜红的身一阵狂抖,而男人又挺着大屌将他狠压在墙上,胯下继续深插猛抽起来。
    “唔……不……呜……好重……不要……唔唔唔唔唔……”可怜的骚总裁被按住嘴巴地凄惨闷叫,男人恨不得将他活活干死,腰臀越耸越快,越操越狠,滚烫粗壮的硕物狠狠的插满宫,干的骚总裁死去活来,几乎快要死了。
    随着屋内沉闷的撞击巨响,俊美的总裁濒死的抽搐着,他大张着嘴巴,涣散着泪眼,仿佛一个被玩坏的破布娃娃似的被大鸡巴撑满,那撑成大洞的骚穴激烈收缩着,流出的淫水顺着墙边缓缓流下。许久,在地板上汇聚成一小滩水洼……
    “容宸!”
    男人猛地睁开眼,胯下又是一柱擎天,高高顶起的被单夸张隆起。
    原来又在做梦……
    距离第一次操到淫荡傲娇的容总已经过去十天了。
    男人叹了口气,赤着满是大汗的上身,挺着那根硕大的巨屌进卫生间发泄。
    就在他想象着俊美冷傲的骚情敌射了满满一墙时,手机突然响了,来电居然是小珍。
    男人围了一个浴巾地走出房间。
    电话那头,小珍似乎很不高兴,带着哭腔地嘟囔着为什么你都不来看我。
    男人淡淡道,“我最近有事。”
    “呜呜,不光是你……连容宸那个家伙也是……他还说我是他的未婚妻呢,简直一点都不关心我!”
    未婚妻这三个字仿佛一根刺,深深插进男人心里,男人神情微冷,“找我有事吗?”
    小珍见邢哥哥似乎心情不好,跟以前的宠溺温柔完全不一样了,有些哀怨地说,“明天我想去靶场,你能陪我去打枪吗,我真的好难受……我需要你的陪伴……邢哥哥~”
    小珍嘴甜人美脸皮厚,在这个玛丽苏世界,算是吃的很开。奈何男人的心思根本不在她身上。
    但小珍又补了一句,“那个大冰块也会去……哼,我本来不想邀请他的!”
    男人眼眸亮了亮,道,“好,我陪你。”
    第二天天气很好,约的地点果然又是容氏集团旗下的户外射击俱乐部。
    小珍穿着一身可爱的公主裙,那蕾丝那珠花据说是日本进口材质,制作也是国外的衣匠。
    小珍虽然人设是平凡人家女孩,但做了容宸未婚妻的这些年,她也得了不少钱,她又不是傻,总不能像小说里那样,只谈恋爱不吃饭吧。
    她模样清纯可爱,就算是容总身边的基佬助理小黑,看见她都恍惚几下,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
    总裁容宸也随之出现,他今日穿了一身军服式礼服,笔挺的墨蓝色勾勒出他劲瘦修长的身躯,衣服上面宝蓝色和银色交织的花纹华丽耀眼,却丝毫无法掩盖那张俊美夺目的面容。
    但容总似乎心情很差,满脸阴鸷,周身散发着让人退避三舍的寒气。
    小珍没好气地嘟囔着大冰块,把希望寄托到邢哥哥身上,此时只有男二才能激发出男主对女主的占有欲了吧。
    助理小黑一直在给容总端茶递水,拍马屁熟稔,动作恭顺,看得小珍碍眼的不行。
    容宸从一出现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有在小黑给他倒咖啡时,那冷薄的唇才开合着说了句什么。
    这让小珍产生了不少危机感,心想总裁大人不会对助理有什么好感吧……
    就在这时,男二号终于登场。
    男人开着一辆黑色悍马,一如他这个人般刚毅强大,下车时,入目的是一双军靴,随后是被军裤包裹的粗壮大腿,男人穿着一身黑色风衣,内里衬衫勾勒出他健硕的胸肌和棱角分明的腹肌,看起来男人味十足,瞧得小珍脸都红了,娇嗔了一句,“邢哥哥,你来的太晚啦~”
    邢炽无奈道,“堵车。”随后又看向从看见他脸色就难看至极的容宸。
    “容总,好久不见了。”
    容宸强忍着羞耻和愤恨,咬牙冷笑道,“确实好久不见!”
    自从那天被侵犯后,容宸在家休养了三天,三天后,他憔悴不堪地回来上班,脾气更加恶劣暴躁,周围人都战战兢兢,没有人知道他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和屈辱。
    从看见男人一瞬间,容宸的拳头就攥得死死的,当男人走到他的面前,看着那张恶质下流的俊脸,恨不得掏出藏在脚踝的匕首捅死他。
    但很快,容宸压下悲愤的怒火,淡淡道,“比枪法吗,邢少校。”
    “好。”男人并没有多话,那双灼热的眼一直锁定在容宸身上。
    两个男人相隔很远地并排走着,一个高挑挺拔,一个高大强壮,彼此气场压抑相克,男人总是无意识地望着容宸,容宸却低着头,拳头从看见男人就没有松开,手心都掐出血印了。
    身后被无视的小珍急忙小跑到两人之间,娇声道,“你们两个今天怎么啦,怎么都怪怪的。”
    身后小黑则乖乖跟着后面,看着三人奇怪的修罗场。
    等到了室外靶场,专门的工作人员为总裁和男人准备枪支。
    小珍不会,就配了一个女士手枪,让她随便玩玩。
    小黑被总裁命令陪小珍小姐,没办法,这个基佬只能硬着头皮陪女人,俩人去后山郊游,但这个女孩全程对他满怀敌意,总喜欢刁难他。
    而容宸和男人选的是三类枪,选择胸靶和头靶,一人一轮10发弹。
    由于担心存在危险,也有专门的工作人员陪同。
    然而容宸却遣走工作人员,说需要单独训练。
    这种事原本是绝不允许的,但架不住容宸是俱乐部老板的老板,没人敢忤逆他,于是很快,靶场就只剩下容总和男人。
    容宸修长的手指扫过一排枪支,手枪,步枪,狙击枪……眼的杀意渐浓。
    而男人似乎毫不知情,他利落地扛起狙击枪,迅速瞄准正在升起的人形靶。
    只听砰得一声,男人直接开出一枪。
    容宸吓得一抖,随后看向靶,紧接着又是砰砰砰四五枪,每一枪弹都射白色的靶心位置,还有三枪居然命同一位置,这把容宸都惊住了,眼说不出是嫉妒还是别的。
    等男人打完十枪,他又放下枪,戏谑地看向容宸道,“容总,我打枪怎么样?”
    怎么样……等我杀了你,你就去天堂打枪吧!
    但容宸不动手色,他也顺手拿起狙击枪,只是那枪支比想象的要重,一下拿起来差点扭到手腕。
    等好不容易举稳了,手腕却一直发抖,竟有些瞄不准准心。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男人低哑的笑声,“没事,我帮你。”
    低沉的嗓音夹杂着灼热呼吸喷洒在他的耳垂上,容宸浑身一抖,眼羞愤剧增,“你……”
    “枪口准心对准目标……对,就是这里。”男人贴近他,那灼热的胸膛已经紧贴着容宸的后背,温度透过华丽的礼服,竟直接渗入肌肤。
    “邢炽!”
    “看着前面,对准准心……你想射哪里就射哪里……”充满性暗示的话让容宸全身绷紧。
    但很快,男人的大手握住他,那灼烫粗糙的粗指完全包裹住总裁保养精细的手指,烫的容宸手指都快融化了。
    “射!”一声低吼,容宸刹那间心绪大乱,竟鬼使神差地扣下扳机,强大的后坐力让容宸向后倒去,却被男人牢牢抱住,那颗弹簌的一声,破风而过,直直地射穿人靶的心脏。
    “你射得很棒。”男人低笑道,侧头望着容宸俊秀白皙的脸颊,眼眸也变得暗沉沉的。
    容宸却羞愤的恨不得转枪射死这混蛋!
    奈何这把破枪太重了,要杀邢炽还是手枪好用。
    但男人似乎并不给他机会,很快,两只手臂环住容宸的腰肢,强壮的胸膛贴近他颤抖细瘦的后背,胯下暴突的裤裆更是放肆地顶住容总的屁股。
    “容宸……”叹息着贴近他的脸,似乎想吻他。
    “你,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容宸羞愤地挣扎几下,但屁股扭来扭去,反而蹭的男人裤裆越鼓越大,那折磨的容宸躺了三天三夜巨屌更是几乎要顶破裤裆!
    “容宸,我想操你!”男人粗哑地说出欲求。
    容宸的脸由红转白,他咬着唇,突然猛地砸向男人胸口,男人知道他要反抗,却还是被撞得闷哼一声,随后越发粗鲁地抱紧他,“妈的,又撞我的伤口,老都被你撞残了!”
    “你死了最好!”容宸愤怒大骂,索性也不再掩盖杀意,猛地拿起一把手枪,对准男人就要开枪,当扳机扣下时,却没有弹射出,容宸愣住了,男人也看着他,许久,那逐渐铁青的俊脸扯出一个冷嘲,“你没上膛。”
    容宸知道刺杀失败,脸色逐渐惨白。
    男人似乎真的生气,阴鸷的黑眸如同嗜血般暗沉可怕,大手青筋暴起,死死攥住容宸的手腕。
    容宸索性也豁出去了,破口大骂邢炽混蛋王八蛋,有种把自己杀了!不然他会想尽办法杀了男人!
    男人望着满怀怨恨的容宸,大手更是越攥越紧,就在容宸疼得大叫时,男人如野兽般猛扑过来,张口就咬住他的双唇。
    容宸猝不及防又被男人咬住嘴巴,男人牙齿猛地施力,咬得容宸凄惨尖叫,痛的眼泪都出来了。
    “不!!……好痛……唔唔唔!”男人咬到骚总裁嘴唇出血,再粗暴吮吸,充满占有欲和暴戾地狂吻狂吸。
    容宸被吻得嘴痛牙酸,泪流不止,双手更是胡乱捶打粗暴虐待他的男人,一顿劈头盖脸地乱捶,男人却皮糙肉厚,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反而弄得容宸自己一身热汗,满身黏腻。
    男人猛地抓住他两只乱扭的拳头,气势凶悍的继续狂吻,见他还在乱扭,更是将他压在墙上,大腿狠狠分开容宸的腿缝,将他整个身禁锢在怀里。
    “你敢你杀我!”男人发狠地嘶吼狂咬,咬得骚总裁痛哭出声,又叼出他嫩舌的狠咬。
    容宸哪里见过这么可怕气势的男人,心里又怕又恨,又气又悲,却依旧倔强挣扎,乱扭乱动间,被两只大手攥得死死的,他又用脚踹男人,更是激发男人的兽性,男人粗吼着撕开他的礼服,直接将他上身扒光。
    “不!不要……唔唔唔!!”
    仿佛一滴水落入油锅,男人看着那白皙的肌肤,诱人的乳头,刹那间眼泛出兽欲的血丝,他大手固定住挣扎不停的骚总裁,低头就狠狠咬住他的嫩乳头。
    在骚总裁惊慌的尖叫,男人含住奶头疯狂吮吸,舔咬,容宸挣扎一下,他就狠咬一口,咬得可怜的总裁满脸泪水,悲鸣尖叫,慢慢的,容宸不敢乱动了,哭着被男人狂吸咬破的乳晕,白皙的胸膛都因为疼痛的刺激染上红霞。
    “不……呜呜……好痛……你放开我……”
    男人却再无怜香惜玉之情,他粗暴地咬肿一颗奶头,又去咬另一颗,等把两个奶头咬得大了一倍,又肥又肿,又顺着湿漉漉的嫩胸狂吻他纤长的脖颈。
    男人吸血鬼一般咬住着容宸的喉咙,仿佛下一刻要咬穿肌肤,可怜的容宸惊恐的瑟瑟发抖,却不敢再反抗。
    他俊美的脸上布满屈辱的泪水,婆娑的眼恨恨地看着男人。
    他到底该怎么杀了这个混蛋……他连反抗都做不到……
    男人顺着脖颈又去吻他的脸蛋,当舔去他咸咸的泪水时,男人蓦的停住,深黑的眼满是求而不得的苦痛。
    “容宸,你就这么恨我?”
    容宸悲愤着别开头,红唇吐出冷冷的寒意,“我恨不得你死不葬身之地!”
    男人大手蓦的僵住,下一刻,宛如发狂一般地将他的裤撕开,在容宸羞耻的尖叫着,拽下了他早就湿到滴水的骚内裤。
    男人冷嘲一声,“原来你是用骚屄恨我。”
    “你闭嘴!邢炽你闭嘴!”容宸羞得大叫,男人索性也解开皮带,直接掏出那根早已兽欲勃发的大阳屌。
    那根大鸡巴之前才尝过骚总裁的味道,此时似乎闻到那骚味,更是涨到极致,暴突的青筋砰砰直跳,充满兽性和狂热地对准容宸的屄口。
    “不!你不要插我……不……啊啊啊啊啊!”随着一声凄艳的惨叫,可怜的容宸又被那根巨物粗暴插满,那硕大的巨屌狠狠捅开阴道,瞬间就挤出大量淫水!
    “妈的!骚屄那么湿了,还好意思说不!”男人也是爱恨交织,那根暴突的巨屌撑满那湿软的肉屄,无数褶皱的媚肉又像无数骚嘴一般缠住巨物,夹弄吮吸,弄得男人低吼连连,此时再也顾不得骚总裁只是二次挨操,掰开他的白皙肉臀就是狠厉抽插!
    “啊啊……不!……不要……啊啊啊啊!……”可怜的骚总裁直接被插得尖叫哀鸣!
    男人望着他扭曲的泪脸,胯下仿佛对付仇敌一般疯狂撞击!那种凶残猛插,次次长驱直入,直捣黄龙地凶狠,简直把容宸干的快要死掉,身抖得像筛一般。
    “啊啊啊啊……好痛……不要!啊啊啊啊……不要插了……啊啊啊啊……好痛……我好痛啊啊啊啊……”可怜的容宸越叫越惨,白皙的后背蹭着粗糙的墙壁,像个婊似的在男人胯间乱颠!
    男人用大鸡巴连续的插满他,三十公分的粗硬肉棍宛如钢钎般狠狠捣进那泥泞的屄洞,搅得内里屄肉抽搐,淫水狂喷,那大鸡巴插得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狠,像是赌气一般狠狠插满,再粗鲁拔出,再狠插进去,每次抽出拔出都带出蓬蓬淫水,起初还是点点细雨,后面简直就是喷泉海啸,伴随着骚总裁凄艳的尖叫,骚穴也噗噗狂喷,简直都快发大水了!
    “妈的!真是个超级大水屄!”男人粗声骂道,胯下继续呼哧呼哧狂捅。
    羞愤欲死却控制不住身体的骚总裁绝望摆头,在男人那锲而不舍的宫撞击下,那紧致的宫颈又再次变软,甚至会夹着龟头一吸一裹,似乎再加把劲,就能总裁操成真正的淫娃荡妇!
    男人更是深吸一口气,腰臀肌肉绷紧,雄躯僵直片刻,随后便猛地前挺,将那根硬如石头的硕大鸡巴笔直地往哪骚穴深处狠狠贯入!
    只见容宸的身剧烈一抖,神情似悲似苦的扬起脖颈,那眼角都迸发出泪水,颤抖的唇更是溢出哭音随后便是歇斯底里的尖叫哀哭,一头汗湿短发更是胡乱甩动,简直要被大鸡巴操到发疯了!
    男人看着眼前明媚皓齿,媚态横生的骚货总裁,再也顾不得之前的恩怨,粗鲁地低头狂吻,胯下宛如大刀阔斧地奋力冲刺,操的彼此的交合处砰砰狂响,屄水狂飞。容宸在这样重型打桩机般的强力撞击下,终于彻底沦陷,那四肢扭曲乱抖,手指蓦的抓住男人的脖颈,在一声凄艳的闷叫,忘情地两腿乱踢,双手更是死死环住男人的后背,指甲都全部陷入那健硕的肌肉里。
    “不!……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并不在乎骚总裁把他弄得皮破血流,反而越发凶悍地顶入宫,拼命碾磨骚心,而容宸的骚宫更是淫贱地一开一合,等被大鸡巴彻底插入后,更是浑身乱抖地直接潮吹,连带着阴道里的淫水一起喷出,随着大鸡巴的爆插噗噗狂涌喷射,那场面简直壮观至极!
    男人没想到容宸是这样的绝世名器,大手啪啪啪地抽打屁股,嘴巴更是恣意狂吻嫩唇骚舌,吻得可怜的骚总裁几乎快死了,连叫都叫不出来,只能用喷水的骚屄承受着可怕猛烈的高潮碰撞!
    “唔……唔唔唔……呜呜呜呜……”哀哭,乱抖,淫水,潮喷,所以的一切都显示出容宸淫荡的体质,他翻着白眼地被操到高潮,还没等之前的高潮褪去,狂暴的男人又插满他宫地逼迫他达到另一个高潮。
    可怜的总裁真的要疯了,他像是大海啸的一扁舟一样在黑色的海浪不断翻卷,那一波比一波汹涌的海浪撞击拍打着他,很快将他彻底击沉,神智模糊地淹没在那可怕的欲海。
    男人也是越操越急,那胯下急促的碰撞肉响连成一片,伴随着容宸难以自已的凄惨尖叫,粗大的巨物发狂地乱捅宫腔,几乎要把骚总裁肉碎捣烂了!随着一下凶残粗暴的爆操,可怜的容宸终于被迫臣服,他哭喊着哀求着,“不!……不要了……啊啊啊啊……饶了我吧……我不要……呜啊啊……我要死了……邢炽……不要……呜呜……不要再操了……求求你了……呜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骚货总裁歇斯底里的尖叫求饶,男人感觉更多的淫水从屄心涌出,烫的大鸡巴更粗更大,撑得容宸也叫得更惨更烈。
    眼看着再操下去,可怜的总裁要一命呜呼了。男人低吼着将他从墙上抱下,只是用胯下巨物的顶着他,那硕大的巨物发了疯似的一顿猛顶猛插,插得容宸泪眼涣散了,呼吸都微弱时,硕大的龟头终于狠插到底,随后从马眼里喷出一股股浓稠滚烫的雄精,尽数射满宫腔。烫的可怜的骚总裁一阵痉挛,翻着泪眼地叫男人的名字,直接被这汹涌而来的热精烫上了高潮!
    大汗淋漓后,高壮的情敌抱着俊美的总裁走到靶桌前,将他温柔地放在上面。
    容宸依旧高潮迭起的一颤一颤,被射大的小腹微微鼓起,那张素来清冷的俊脸更是露出从未有过的淫荡媚态。
    等骚总裁缓了一会,泪眼缓缓睁开,看着眼前可恶的英俊男人,刚要开口骂人,又被男人狠狠吻住,咽呜着被粗鲁的情敌撬开双唇,大舌探入他的口腔一阵乱搅。
    容宸羞愤至极,伸手要打他,又被男人抓住手腕按住,那深埋体内的巨物再次急速膨胀,撑得骚总裁呜呜地颤着大腿,发出骚音。
    紧接着,骚总裁被高壮的男人翻过身地趴在桌上,那娇嫩外翻的屄口含着粗肥的黑色巨物,那滚翘的屁股啪啪乱颤,随着男人的一次次碰撞,发出清脆的肉响。
    容宸被干的仰着脖的哀叫,他的双手撑着桌面,大腿淫贱分开,随着大鸡巴的抽插狂操,圆屁股荡出白浪,红肿的阴唇外翻喷水,乱七八糟的骚水更是喷满身下的所有枪支。
    等枪支都要被淫水淹没了,男人又托起容宸,用把尿式看他喷水。
    男人的兽欲似乎无穷无尽,捅着可怜的骚总裁操了个没完没了,做到后面,被使用过度的阴道里已经灌满精种,往外还没流出来,又被大鸡巴狠狠插满,一顿爆操后,又射入一汩汩新鲜滚烫的精液,男人性能力简直强到吓人,仿佛要将骚总裁彻底肏报废一般,搂着那滑腻白皙的骚躯拼命的狂射狂操,一遍遍宣泄着积蓄已久的爱欲和精种!
    而原本还能叫骂哭泣的总裁已经像失去知觉的破烂娃娃一样瘫在桌上,等再一次被射爆宫时,他神情涣散地搂着自己的情敌,任由那滚烫的精种射大肚,射得身抖个不停……
    两个情敌就这样在无人的靶场里翻云覆雨,将每一把枪都浇上淫水和精液,把靶场弄得乌烟瘴气。
    等容宸再次被操晕过去。男人终于放过了被玩坏的总裁。将汗湿酥软的美人温柔地搂在怀里,动情地吻了吻他的脸蛋。
    而容宸就这样被男人抱着睡了三四个小时,睡得男人胳膊酸了,也不舍得放下。
    等五个小时后,容宸迷迷糊糊的醒来。
    他睁开眼就对上男人的眼,那双炽烈深邃的黑眸深深地凝视着他,满是狂野的占有欲和深深的迷恋。看得容宸心绪大乱,但很快,又被悲愤的怒火掩盖。
    男人粗糙的大手为他穿上衣服,仿佛对待工艺品一般,将华丽笔挺的礼服穿在容宸身上,衬着他肤白似雪,俊美诱人。
    男人忍不住又想吻他。
    就在他要亲吻容宸时,容宸的眉抖了抖,那原本深藏靴里的小刀早已抽出,此时正对着男人的后背。
    “你还想杀我?”就在要贴近容宸的唇时,男人突然哑声道。
    容宸惊恐地抖了抖,下一秒,他遵循本能地猛捅下去,刹那间,刀锋深入后背,噗嗤一声,大量血液喷涌而出!
    容宸恍惚地瞪大眼睛,男人却只是狰狞着痛楚的脸望着他,居然一声没吭。
    但很快,大量的血液潺潺地濡湿了男人黑色的风衣,容宸满手是血,他难以置信的浑身发抖,惊惶地望着脸色逐渐惨白的男人。
    男人高大的身躯再也支撑不住,重重地压在容宸的身上,他艰难苦涩道,“我终究是死在你的手上……”
    “你活该!谁叫你强奸我!你他妈死了活该!”容宸哭喊着痛骂着满身是血的男人。
    但男人却喘息着笑了,“能操到你也算是值了……值了……”那双大手依旧死死地抱着容宸,毫无恨意,直到彻底没了气息。
    容宸抱着怀里似乎已经死掉的男人,眼满是泪水,他原本想笑,笑着说谁叫你强奸我折辱我,你死一万次都不够!
    可是他又觉得心脏痛到极点,他抱着死去的男人,大脑突然呈现出过去梦里的画面,英俊的男人穿着大红喜袍地望着他,笑着叫宸儿,又穿着一身遒劲黑衣,在马背上粗鲁又霸道地吻他。
    容宸似乎陷入迷茫,他望着男人没了血色的脸庞,突然像清醒了一般失声尖叫着,“来人啊!快来人啊啊啊啊啊!!!”
    小黑今天算倒了大霉了,不光要陪着无礼矫情烦人的低龄萝莉,还被满脸泪水,满身是血的总裁吓得魂飞魄散。
    当然,等救护车来的时候,总裁似乎已经疯了,他一直喃喃着他死了吗,他死了吗……
    小黑也不敢问怎么回事,打着枪怎么能用上刀了。
    小黑一直努力安抚总裁,小珍也吓得一直哭,她都不知道找谁了,最后也拽着小黑说,谁死了,是谁死了。
    小黑简直快崩溃了,最后医生说,“刀的那位没有大碍,没伤到脏器。”
    容宸这才缓了神,他满身是血地捂着脸,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梦里的容宸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古装衣袍,头戴玉冠,长发及腰,他一个人走在青青草地上,身侧是一匹赤色宝马。
    容宸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他四处眺望,看见一个远处湖画舫,他望着画舫的歌女,艄公,挥了挥手。
    他又看向更远处,那里是金碧辉煌的宫殿,殿牌匾上写着容王府。
    容宸缓缓走过去,眼是匆匆忙忙路过的丫鬟和家丁,每个人看见他都恭敬地称呼他王爷。
    容宸在现世做惯了总裁,也不觉得别扭。
    这时,他看见自己的宅院,似乎是歇息的地方,那金丝珠链,床帷白纱随风飘荡,恍惚间,他又看见那个人。
    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男人身着一身遒劲黑衣,刀削的五官散发冷硬的气息,当看见他时,唇角扬起一个弧度,漆黑的眼灼热如烈焰一般。
    “宸儿……”
    又是他,为什么在梦里总会遇见他。
    男人低声唤着他宸儿,那声音低沉温存,叫得容宸脸都红了。
    “谁,谁是你的宸儿,邢炽!你再胡说什么呢!”
    宸儿……多么肉麻的称呼……可是为什么是那么熟悉……
    容宸羞愤地望着男人,却发现男人脸色慢慢发生变化,那张坚毅的面容痛苦地扭曲,胸口蔓上暗色的痕迹,慢慢的,血迹不断晕染,顺着长袍不住滴落。
    容宸惊恐地看着血液布满地板,慢慢的,鲜血如潮水一般向他涌来。
    容宸吓得失声尖叫,但男人却只是痛苦的跪在地上,嘶哑喃喃着,“碰了你我不后悔……不后悔……”血却越流越多,很快将男人的身体淹没……
    “不……不要死……求你不要死!啊啊啊啊啊!”一声惨叫过后,容宸蓦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额头满是冷汗。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