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霸道总裁1》霸道总裁的强迫爱,为求对象升

《霸道总裁1》霸道总裁的强迫爱,为求对象升

    安圆走进来,他清秀的脸庞泛着死灰色,对面是慵懒靠在沙发上的英俊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笔挺西装,梳着绅士的发型,面容坚毅冷峻,鼻梁高挺,嘴唇单薄,他的五官仿佛雕刻出来了,不同于一般的上位者,眼神少了几分儒雅,多了些野性和痞气,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这个下流无耻的男人才会利用小晴强暴自己。
    安圆低着头,男人手指点了点桌面,安圆不自觉地抖了抖,手指搅住死紧,但很快,他又决绝地解开扣,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衣服很快掉落在地上,赤裸白皙的肌肤上布满斑驳的情欲痕迹,安圆的乳房微鼓,被玩到红肿的奶头上一边挂着一个乳环,乳环在灯光下反射着妖冶的白光,衬得安圆的身洁白如雪。
    “裤脱了,我要看你的骚逼。”低沉下流的语调让安圆难堪地闭上眼,但他无能为力,只能颤抖着解开腰带,直到将他怪异的,娇艳的下体展现在男人面前。
    安圆是个双性人,虽然他一直觉得自己是男性,可他古怪畸形的身体却带给他不一样的感觉,包括被男人侵犯……
    他会用女穴高潮,用女穴喷尿,甚至有宫足够容纳男人的精液,男人总是抵着他宫内射,射得他完全丧失男性尊严地哀哭,直到变成现在这样。
    安圆的阴蒂也很大,古怪的肿大,艳红如樱桃,上面绑着一个粉色的跳动,随着跳蛋的震动,安圆的身微微颤抖。
    “呜……”
    “把逼掰开。”命令式的口吻。
    安圆羞辱地睁开眼,那双明媚漂亮的眼睛里充斥泪水。
    男人紧抿的嘴唇微微翘起,冷笑着加重口气,“把骚逼掰开!”
    下一刻,安圆便放弃反抗,他任命一样地掰开肉瓣,两瓣肿大的阴唇间是一个微微张开的逼口。逼肉艳红潮湿,由于昨天才被肏过,逼口还未合拢,里面蠕动的媚肉都能看见。
    男人说,“精液呢?”
    安圆的眼角终于溢出清泪,“我……我……”他昨晚被内射太多,宫里涨的全是浓精,为了让身舒服一些,他偷偷去卫生间里挤出来一点,看着不断喷出的浓白粘液,安圆内心屈辱又绝望,可最绝望的还是现在。
    男人脸色阴沉地说,“我说过什么?”
    男人说过什么……安圆惨白的脸颊露出几丝屈辱的红,每天都要装着男人的精液……每日随叫随到……自己就是男人的性奴隶……肉便器……
    他没有自由,他也不能再去见小晴,直到男人厌恶这段关系为止……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声音很轻,封驰似乎知道是谁,嘴角勾起一个邪笑,“来了。”
    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在门后发出,“封总,我来给您送报告啦。”
    这个声音是——小晴!
    安圆惊恐地瞪大眼睛。
    “不……小晴……小晴在外面……”
    封驰鹰隼般的眼深邃而充斥邪意,“我要当着她的面操你……”
    “不……求求你……不可以这样……求你了……啊……不……我求你了……”
    可池骋还是强暴了他,隔着一门之隔,狠狠地插入他,让他羞愤欲死地挣扎啜泣,他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捂住嘴巴,像个偷情的婊一样被男人操干……
    那时,安圆和小晴还是情侣,某天安圆陪着小晴去上班,在电梯上时小晴就抱怨老板不给升职加薪,安圆心疼她,开玩笑似的说要主动跟老板谈,男人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他原本不负责非管理层人员的调配,只是从进入电梯的那一刻就盯上了安圆,这个清秀温柔的青年摸着小晴的脑袋低声安慰,说她一定会做上人事总监的位置,男人闻言冷笑一声,小晴抬起头,当看见男人时,俏脸通红,随后跟自己的男朋友介绍这是公司的封总。
    安圆看向封驰,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笑,对于女友公司年轻英俊的老总,安圆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表情面对。
    但封驰却看上了他,甚至邪意深种,男人一直在寻找机会,直到有一天,这只羊儿自己掉入陷阱。
    可以说也是小晴帮了封驰,安圆为了安抚女友,居然主动来到封总的办公室谈判,这个天真又可笑的青年说自己女友在公司呆了很久,她可以得到她想要的。假如封驰没有看上安圆,他会连这个男人和他愚蠢的女友一起赶走,但封驰没有,他笑了笑,开出条件,小晴可以做人事总监,并且公司也会着重培养她,代价却是,安圆必须要陪他上床……
    安圆吓傻了,他以为自己产生幻听,可封驰却自己拉开拉链,下流地说,“今天的第一课就是学会如何吞老的鸡巴!”
    从没见过其他男性器官的安圆被封驰硕大粗黑的性器彻底吓到,他想跑,可却被高大强壮的男人从后面抱住,封驰脱去平日的伪装,像个粗野下流的强盗那样扒光他,逼迫他含入龟头,鹅蛋大的巨物狠狠地捅入嗓,嘴巴被残忍撑开,敏感滑腻的口腔像是骚穴般吞吐大鸡巴,封驰干了他很久,安圆现在还记得那时下巴的酸痛感和内心的屈辱,他落下眼泪,死死地咬着嘴唇,可嘴里的味道再也无法去掉,就算他以后跟小晴结婚,他也是个含过鸡巴被男人操过的婊。
    直至今天,俩人已经发生过无数次关系,封驰确实是个狡诈无情的混蛋,他将纯洁天真的安圆一步步引入深渊,每次他想逃脱,都会用另一个诱饵引诱他再次回头,直至深陷泥潭永远无法抽身。
    安圆已经被封驰肏熟了,他能像个婊一样熟练地给男人口交,二十八厘米长的鸡巴他能含进很深,有时候还会给男人深喉,让整个喉咙变成飞机杯,直到鸡巴喷出精液。他也能放浪地在男人身上扭动,男人西装革履,自己不着片缕,仿佛一个丧失自尊的下贱男妓。
    封驰爱他的身,更爱他的骚逼,那花穴又紧又湿,每次插在里面都像泡入温泉,能吸会夹,有时候男人也拉扯胸口的乳环,撕咬那对肥美奶头,安圆会夹得更紧,连带着宫也变成另个骚穴地套弄鸡巴。
    封驰说他天生就是给男人操的婊,安圆哭着回答是,他雪白的大腿淫贱地夹住男人,身体拼命地上下耸动,用装满精液的宫,用淤红抽搐的肉壁拼命套弄鸡巴,充分满足自己病态疼痛的淫欲。
    虽然说是强暴,可安圆已经完全陷入这种粗暴荤腥的强暴之,他沉迷女友上司给予的性爱,又愧疚于自己的淫荡,更怨恨封驰的强迫,多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其,让安圆和这个男人不断纠缠。
    直至今天,安圆依旧送上门给封总玩弄,只是在进电梯时他碰到了女友小晴,小晴做了人事总监,虽然业务能力不行,可雄心壮志,小晴也知道安圆帮了大忙,安圆撒谎说自己跟封总认识,会帮她达成心愿,小晴也真的信了,还撒娇地说安圆真好~,安圆苦笑着低下头,小晴或许根本不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小晴……”在小晴要出电梯时,安圆留恋地叫住她。
    小晴回头,俏丽的脸上挂着甜笑,“有事晚上再说啦,我现在还有公事。”
    安圆苦涩地点点头说,“好。”他看着小晴窈窕的背影慢慢远去,看着电梯慢慢合拢,直至驶向十八层地狱。
    安圆不知道在一个时候后小晴也会去那里,亲耳听到自己被封驰玩弄凌辱。
    封驰的鸡巴真的很大,靠近根部有易拉罐那么粗,龟头都快有网球那么大,那尺寸让安圆想起种马种驴的尺寸,粗肥布满青筋的巨屌油光水滑看上去面目狰狞,形状可怖吓人。
    安圆难堪地跪在地上,串着乳环的小奶倒垂着,看上去像只性奴小母狗,他无声地流着眼泪,强忍着屈辱和男人下体腥臭的气味,张开嘴含住头的顶端。
    这条二十八公分长的鸡巴对安圆来说并不陌生,就在昨天才在他宫里射入无数的孽种。而今天他却要再次把自己珍贵的女性器官奉献给这根鸡巴享用,当着女友的面,用这种无比屈辱的形式。
    安圆吮吸着大屌,粗黑的大鸡巴把他嘴撑得满满的,沾满泪水的脸蛋情色地鼓起又凹下。
    封驰满意地摸他的脸,用龟头逗弄他里面的小舌头,安圆作呕般的呻吟,漂亮的大眼睛再次充满泪水。
    而在一门之隔,安圆的女友小晴正在用清甜柔软的语调汇报工作,她每说一句话,安圆就紧张地一抖,生怕女友会突然闯进来。
    他下面的逼口也嫣红大开,大阴蒂上嗡嗡嗡地响着跳蛋,两瓣肥美肉唇被架夹住,露出乒乓球大的逼口,内里的媚肉瘀红褶皱,随着安圆急促的喘息,收缩蠕动,不断从内壁分泌粘液。
    “你湿了。”滴滴答答的骚水汇聚在一起,濡湿了毛毯。
    安圆眼睛里满是泪花,屈辱的,又淫贱的。封驰用皮鞋蹭了蹭阴蒂上的跳蛋,安圆敏感地一抖,险些瘫坐在地上。
    “爱流汁的小母狗。”低沉色气的声音从头顶发出。
    安圆又是一抖,花穴噗嗤一声喷出稀液。
    封驰也是硬到极点,他从安圆的嘴里抽出鸡巴,那根二十八公分的大屌充血肿胀,前面的大龟头暗红发紫,青筋暴凸的鸡巴乌黑粗壮,他解开衣扣,西装衬衫随意地扔在地上,原本被西装三件套掩盖的结实身躯坦露出来,安圆从没想过一个公司老总会这么壮,看上去像个篮球运动员。
    安圆呆滞地看着他,直到被男人架了起来。他的大腿被放在桌上,发情的骚逼淫贱地大开,封驰用鸡巴拨弄他的穴口,将湿漉漉的逼口搅得更湿,安圆羞耻地呻吟,双手抵住男人胸口,拼命阻挡,可还是被大鸡巴顺利顶入身体。
    窄小的穴口被残忍顶入,大鸡巴在插入的时候似乎有些阻碍,但他没有停下,而是用较小的幅度晃动,找准时机猛地一插,随着安圆的一声惨叫,易拉罐粗的巨物干进体内,撑得安圆骚穴抽搐,他死死地抓住男人,指甲都陷进男人的手臂,封驰浓密健壮的腹肌紧贴着安圆糜烂柔软的会阴,慢慢地抽送几下,等安圆适应一会,便开始大开大合地肏他。
    “你里面又湿又暖。”封驰一边低声调笑,一边狠狠操他,安圆强忍疼痛地呻吟,男人看他压抑隐忍的骚样,大力地砰砰往前顶,顶得安圆哭泣着撞到桌边,似乎是可以让外面的小晴听到,撞击沉重响亮,外面的小晴都停下汇报,有点尴尬地红了脸。
    可她万万不会想到,在里面被封总做爱的居然是她的男朋友。
    “啊……不……不要这样……”安圆哭着小声哀求,他不能被小晴听到,绝对不能……
    封驰粗野地用力干他,一边威胁道,“不想让她进来,就把鸡巴全吞进去!”
    “呜……不……”死死握住男人手臂,安圆羞耻哀怨地下压身,直到那根大鸡巴彻底干入最深。
    “呜呜呜……定穿了……啊……好疼……唔唔唔……”被彻底撑开的宫剧烈痉挛,安圆闷叫着身后仰。
    “求我把你骚逼操烂!”封驰下流地骑在安圆身上,大鸡巴惬意抽动,享受着安圆羞耻搅紧的腔肉。
    安圆哭着求他,“求你……求你操烂我……操烂我的逼……”压到最低声的哭求,封驰不满地扇几下屁股,吓得安圆呜地咬住嘴唇,随后那根坚硬的大鸡巴又插入最深,直直地顶开宫腔,再一次陷进安圆的宫深处。
    “啊……好疼……”娇嫩的花穴被插得满满涨涨,安圆的脸颊泛白,眼泪不住流出,但很快,那股熟悉的,被涨满的酥麻感充斥全身,封驰将他一把抱进怀里,托起他滚圆的屁股开始干他。
    封驰的速度很快,健硕的腹肌有力地碰撞丰臀,撞得安圆雪白的身上下颠动,他戴着乳环的小奶也在距离几寸的地方剧烈跳动,封驰搂紧他的细腰,用力一拉,低头就咬住他的乳环,用力拉扯,安圆捂住嘴巴哭叫,两只手拼命去推男人,可是根本推不开,封驰只会用更粗暴的力道干他,那红肿外翻的肉穴像只小嘴一样吮吸男人又粗又黑的大鸡巴,一坐就坐到最深,摩擦过度的粘液不断从交合处喷出。
    慢慢的,外面小晴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了,模糊涣散的感官里只剩下进出体内的硕大鸡巴,安圆脸颊潮红,漂亮的大眼睛充满泪水,喉咙里慢慢溢出啊恩啊啊啊地淫叫,封驰粗暴地拽拉着乳环,等拽到充血,又去吮吸奶头间的血味,安圆被折磨地又疼又爽,声音夹杂哭泣,自己却淫荡地拱弄细腰,用骚逼吞吐鸡巴。
    在宽大的办公室里,安圆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被封驰强奸,与其说是强奸不如说是屈服的合奸,他像是最淫贱的荡妇一样主动地上下扭胯,将带着乳环的奶往男人嘴里送,同时让粗壮坚硬的鸡巴全根深入地在他下体内抽搐,随着大力抽送,还能看见一根鼓起的上下滑动的鸡巴形状。
    “呜……不……好大……好难受……啊……要死了……不要……我不要了……”淫贱地哭泣着。
    封驰配合他的上下狂顶,大手也不停地拍打丰臀,让他像马儿一样快速扭动。封驰一边抽打,一边下流地说,“扭快点,小母狗,把鸡巴全吞进去!”
    “呜……不……”雪白的肉臀被抽得通红,身像是失去控制一样上下颠动,此时他双脚都离开地面,靠着重力全部压在鸡巴上,封驰似乎觉得不过瘾,将安圆整个抱起来,让他大腿夹住腰部,一边走动,一边耸动屁股狂操。在这一过程,安圆红肿的奶跟男人的胸肌贴合在一起,紧密地摩擦着碰撞着,让安圆又痒又满足,而彼此的生殖器也紧紧交合,封驰已经将全部鸡巴都插进他肚里,只剩下两颗涨满的大睾丸紧贴着会阴。
    安圆看起来柔弱极了,手臂紧紧抱住封驰的脖,承受插入,他身一抖一抖,随着走动力道上下插拔,不断发出痛苦又淫荡的呻吟。
    封驰就是要彻底征服他,尤其是当着小晴的面,他猛地将安圆压在门上,听着小晴惊呼着发生了什么,安圆才恍然惊醒地瞪大泪眼。
    “不……不可以……不要在这……求你了……”用口型哀求男人,可是封驰却恶意地大力顶入,强壮魁梧的身躯完全压在他身上,开启爆操模式的狂插猛抽。
    “啊……不……不要……!不可以……啊……啊啊……唔唔唔……不!”为了防止声音泄露,安圆死死地咬住嘴唇,可还是被一连串的猛烈碰撞插到尖叫溢出。
    男人的鸡巴开始大幅度地快速打桩,每次深插都会干得安圆全身狂震,大门嘎吱嘎剧响,他的后背紧贴着门板,奶却被男人的胸肌压成扁圆,由于抽插的剧烈,骚穴被干得扑哧扑哧狂响,滔滔不绝的爱液从交合处飞溅而出,很快顺着大腿在地上汇成一大滩淫水。
    “呼……怎么样,舒不舒服!妈的,越来越紧了,小母狗,小骚货!”再也控制不住声音地低吼,门后的小晴就算再笨也猜出什么,面红耳赤地后退几步,没想到老总居然在屋里……做那种事……
    “放松!骚逼放松,老要插进最深!”
    “不……”无声地尖叫,那根硕大的阳具也跟着挺入宫深处,肚都鼓起一根巨屌的性,安圆汗湿的后脑紧贴着大门,小腹和全身的白肉剧烈抽搐,喉咙里发不出声音,那纤细的腰肢夸张地扭动着,在男人猛烈急速的撞击,仿佛秋风的落一样凄艳无助。
    “呜呜呜……不……我……唔唔唔……”嘴唇被咬到出血,宫深处的媚肉恐怖地痉挛着,紧接着从宫涌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浓稠清液,与此同时,那只搂住男人的手臂也微微搅紧,手指病态地陷入男人结实的后肌,留下一道道情色的指甲痕迹。
    安圆高潮了,从未有过的高潮,他原本还能忍耐,还在想着后面是他的女朋友,可后面,他完全沉浸在高潮,而封驰看着他难以自持的风骚模样,再也控制不住,低吼着在他紧致的宫里喷射精液,粘稠的精种被尽数射进最深,射得安圆翻着白眼地凄声尖叫,后面的小晴完全被吓到,他发现有两个男人的声音,一个低沉磁性,一个淫荡细柔,两个声音都有些熟悉。
    “呼,射死你,老射满你!”粗暴的内射插入,安圆像疯了似的扭得挣扎,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腰臀死死地向下压坐,恨不得将整根鸡巴都吞进宫,而男人的大鸡巴还在射精,等射了足足三四分钟,封驰才低喘着停下,他抱着安圆的身又猛顶几下,最后退出柱身,只听啵得一声,充血光泽的黑鸡巴脱离糜烂的骚穴,安圆抽搐着双腿着地,暴露无遗的穴口还残留着被巨屌蹂躏过的痕迹,阴唇和阴蒂红肿不堪,穴口失去弹性地张开一个艳红色的肉洞,从里面不断喷涌出浓稠新鲜的白浆。
    “呜……”瘫软的汗湿身被封驰牢牢抱住,男人也算占尽便宜,还在揉弄他柔软的乳房,安圆啜泣着,忍不住想捶打这个该死下流的混蛋,可有气无力地拍几下,男人的大鸡巴又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擦逼口。
    “不……不要了……”虚弱地哀求着,安圆被男人打横抱着放在办公桌上,这一次,他的逼口对准大门,仿佛一座等待承受撞击的钟摆,大腿分开,糜烂的穴口一股一股地喷着精液,直到被那根大鸡巴再次堵住。
    “呜……不……”
    “我要把你的肚搞大。”下流地低笑着,英俊的男人继续摆动雄腰,那外翻的骚穴再一次遭受更粗暴地操干,男人的抽插很快,安圆一边痛苦哭泣,一边忍不住淫荡呻吟,他的小腹由于长时间的做爱,一直鼓着一根粗大的鸡巴的形状,封驰抓着安圆的手让他感受不断鼓起的肚。
    安圆羞耻地摇着头,圆鼓鼓的小腹随着抽插上下狂摆,封驰完全忘记了小晴的存在,或许这个女人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他眼前只有这个骚货,装着精液鼓着肚的小母狗,又羞又贱的骚货。
    封驰插了安圆整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候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尴尬羞涩的小晴小心地问是否要开例会,封驰将电话放在安圆耳边,让安圆紧张地夹紧骚穴,随后更加粗暴地贯穿他,最后在安圆恐惧羞耻的高潮,狠狠地插入最深,再一次在他的骚宫里一泻千里。
    在宫里灌浆许久,封驰才懒洋洋地抽出鸡巴,粗肥的大屌啵得脱离穴口,然后恶意地垫高细腰,让安圆像个母狗一样抽搐着撅起屁股,就是不让精液从宫里流出。
    等吸收了几分钟,封驰放下他,那双大腿脱力地摔下,安圆失神地歪在桌上,身下是一个个杂乱的沾满精液的件夹。
    安圆一恢复理智就开始哭,封驰从没见过那个男人哭得这么骚,奶乱颤,骚穴还噗噗地喷精,“呜呜呜……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我该怎么办……呜呜呜呜……”
    封驰套上衬衫,敞开衣襟地将他抱起,那结实的肌肉从衬衫里透出来,更彰显男人的强壮可怕,安圆被他抱着动弹不得,许久,晃着哭泣的奶说,“放过我吧……封总……求你了……”
    封驰冷冷地打断他,“不可能!”为了惩罚他的拔逼无情,用大鸡巴又教训一顿,顺便把小屁眼也灌得外翻喷浆。
    安圆真是要被他日死了,抽抽噎噎地缩在他怀里哭,直到一股强烈的作呕感袭来……
    安圆被封驰操了两个月,成功被肏成了怀崽母狗,他知道自己跟小晴的一切都完了,自己这幅残破畸形的身也没法给小晴带来幸福。
    他一直想跟小晴说,可又害怕小晴嫌恶他,心里痛苦极了。
    可直到有一天,他刚被封驰操完,肚里全是精液,安圆羞耻又淫荡地夹紧骚穴,想去卫生间清理一下,可谁知刚推开厕所门,就听到小晴的声音。
    “我当然知道了,你以为我傻啊。”
    安圆一愣,随后小晴继续道,“我只是利用他而已,而且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封总喜欢他了……恩,我本来想把他踹了,可这个笨蛋太乖了,正好帮我对付封总……对啊……恶心死了,封总天天跟他啪啪,还假装给我打电话,简直是变态双人组!……哎……那肯定啊……就算没有封总,我也不会嫁给他,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变态的双性人……”说到最后三个字,语气厌恶至极。
    安圆一瞬间如坠冰窟,他一直在想法设法地隐瞒真相,就是害怕小晴知道,可谁知……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
    “亲爱的你再忍一忍,等我挣了年薪,就把你从牛郎店赎出来,爱你么么……”哒还没说完,安圆就推门进来,小晴看得安圆瞬间就惊呆了,握着手机的手抖了抖,随后强制镇定地挂断电话,“安圆你……”
    “一切我都知道了。”安圆凄苦地笑笑,小晴有些害怕地退后几步,磕磕巴巴地说,“安圆你听我解释……”
    安圆没有听她说一句话,转身便走,可一出门就撞到封驰。
    封驰瞧见他,调笑地搂住他,安圆脸色苍白地将他拉近卫生间,封驰看到小晴微微一愣,随即冷声道,“你们在搞什么?”
    安圆惨笑着摇摇头,伸手解开皮带,褪去裤,然后坐在洗脸池上,架高大腿,刻意把他红肿流着精液的花穴给小晴看,小晴又尴尬又厌恶,安圆淫贱地掰开唇肉,带着哭腔说,“这都是封总射进去的,你说是不是封总。”
    封驰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安圆又用手插自己的肉穴,含着泪大叫,“我现在就是个荡妇,婊,都是我活该,都是我自作自受!!!!”
    小晴尴尬地低下头,说不出话。
    安圆用手指狂插几下,突然对封驰喊道,“操我,你不是最喜欢这样羞辱我吗!来啊,当着我前女友的面干我!”
    封驰一动不动。
    安圆只母狗一样扑过来,急色地解开男人的裤裆,然后握着鸡巴拼命往花穴里塞。
    封驰一把推开他,安圆呜哇地悲哭出声。
    “为什么不操我……为什么……”
    封驰将他打横抱起,冷冷道,“我不想当着别人的面碰你。”
    安圆哭着捂住脸,封驰将他抱回办公室,坐在老板椅上进入了他,安圆像个婊一样扭臀呻吟,封驰探进他衬衫里,玩弄地揉他奶,揉的安圆更骚更贱地淫叫,叫着大鸡巴大鸡巴,丧失尊严地想要男人的精液。
    封驰仰头吻他,也是第一次唇部碰触,安圆有些茫然,但很快就沉溺其,唇舌交缠。
    安圆不知道封驰是否爱他,对他是肉欲,还是情爱,他只知道自己开始有点喜欢男人了,在挣脱男人的强吻后,安圆轻声说,“我愿意做你的母狗,我不会再跑了。”
    封驰深深地看着他,“希望你说得不是气话。”
    安圆没有回答,而是用身体表达了自己淫荡的渴望。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