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冰山美人7》小良获救,冰美人露奶女装,超

《冰山美人7》小良获救,冰美人露奶女装,超

    歧玉跟男人的心结算是彻底解开,他深爱苍曜,对男人的一切都爱得难以自拔,无论是苍曜原型的擎天巨柱,还是苍曜人形的黑鳞鸡巴,都能让俏真人化身吸精荡夫,骚到极致。
    “啊~~好大~~撑死了~~撑坏嫩逼啦~~”骚货真人又在强壮威猛的人形巨龙身上乱颠,颠得嫩肉乱颤,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扬,那秀发一甩一甩,情欲晕红的俏丽脸庞,看得小屌丝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小屌丝穿着小兽裙,半露的圆屁股上还涂着巨狼的雄精,让那骚屁股看上去油光水滑,随着偷窥的动作,一颤一颤,而小良的身后则是兽目猩红的巨狼苍蒙,苍蒙舔着嘴唇,色眯眯地瞧着小母狗的一举一动,只是一个扭腰摆臀,哪怕就算是猥琐兮兮地流口水,苍蒙都觉得小母狗可爱至极。
    小良瞧了一会,感受到苍曜杀气腾腾的侧目,吓得又缩回洞里,结果一转身就撞到这个臭狼狗,啊~地一声摔进他怀里。
    苍蒙顺势抱住小骚货,坚硬的兽屌就顶着他的小肚,小良脸一下红了,骂了句死禽兽!
    苍蒙撩开他的兽裙,下流地揉他的圆屁股,一边低首哑声道,“本座就是禽兽,就爱尻你逼。”
    小良被他呼出的热气熏红了脸蛋,心里羞得不行,可面上还是维持直男的自尊,愤怒骂道,“你个强奸犯,就喜欢欺负弱小,有本事我们一对一打一架!”
    苍蒙嘴角勾着坏笑,“好啊,一对一,你用小骚逼,本座用大鸡巴!”
    小良简直被这个痞了吧唧为老不尊的臭色狼给气死了,正要用拳头捶他,就听到洞外传来异声。
    “弟弟~~~~你在里面吗吗吗吗~~~~~~~”那声音似乎有法术加持,一传能传很远,小良竖起耳朵,啊~地推开苍蒙道,“是我哥哥!!”
    随后想葫芦娃似的大叫哥哥哥哥。
    一会又传来大良的声音,“弟啊~~~~~你是不是真的死了~~~~~呜呜呜呜~~~~”哥哥居然哭了。
    小良也哭了,呜呜呜地说要出洞看哥哥,苍蒙脸色难看,他不想让小良见外人,因为只要一出洞……他就再也无法控制小良。
    但小良都快哭死了,抓着苍蒙的大手拼命摇,那张素来倔强的脸蛋露出可怜的哀求,大眼睛里饱含泪水,“苍蒙……苍蒙求求你了……呜呜呜……我想见哥哥……我就想跟他报个平安……”
    苍蒙捏着他的下巴,赤红如火焰的眼变得冷酷疏离,小良了解这个男人,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可骨却透着阴狠和毒辣,他见过苍蒙是如何杀人的,也知道他的妖法有多强大,苍蒙可以轻易的杀死自己,之所以不动手,也只是因为想让自己怀上嗣,但哥哥呢……假如这上古神兽看哥哥不顺眼,为了断他逃跑的念想,把哥哥杀了怎么办!
    小良心口狂跳,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有多鲁莽,他的眼里不自觉地露出恐惧,声音也开始颤抖,“魔尊……求你不要……不要杀我哥哥……我不去见他也可以……”
    苍蒙的脸色瞬间难看,但很快,他疏离的笑了笑,“操了你三个月,到头来你就跟本座说这种话,哈哈哈哈……有趣……当真有趣……”
    人类……果然都是冷酷无情的低等动物!
    气氛顿时变得压抑尴尬,脸色阴沉的苍蒙和战战兢兢的小良来到山洞门口,洞边满是各种刀剑的刮痕,估计是那些个死里逃生名门正派留下的痕迹,而此刻洞外正站着两个人,一个长身玉立英姿勃发,一个不高不矮,模样一般,苍蒙对比小良的脸蛋,果断猜测出那个相貌平平的是他哥哥。
    果然,屌丝长相的男鼻孔冒鼻涕泡地扑了过来,“弟弟……弟弟啊!!你还活着!感谢爹妈,你居然还活着!!!”
    小良也跟着哇哇的哭,但他瞥了几眼身侧神情冷酷的魔尊,迈出的脚步还是缩了回去。
    大良身边的帅哥似乎就是之前看镜里和哥哥表演春宫的家伙,但他面带微笑,看上去纯良无害,只是看向苍蒙时,神情很是戒备。
    苍蒙一言不发,就看着大良和小良在洞口的那一条线那里兄弟团聚,小良跟哥哥感情极深,他们自从就没了爹妈,小良是哥哥一把屎一把尿一把黄片地拉扯大,此刻拉着哥哥的手,死都不愿分开。
    大良对小良说,“弟啊……你失踪几个月,我回了趟老家,又去了你学校,就是不见你的踪影,后来阿衡说你一定还在海棠观,于是我和他把这个破观搜了个底朝天,可还是找不到你……”大良说着说着又哭了,小良也感动地泪眼汪汪,深情地唤了句哥哥……
    大良又哭又笑,旁边的俊俏男阿衡瞧得吃味,但对方是大良的亲弟弟,自己就算付出再多,最多只是个奸夫,这时,他察觉到煞气突显,注意力转向小良旁边的高大男。
    那男长得极俊,深邃的眼睛是火焰般的赤红,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气势狂傲,只是此时,男人眼神冷到极致,目光犹如一阵寒风扫过,让人从心底感到恐惧。
    阿衡能感觉到男人的危险和强大,不自觉地拉了一下大良。
    大良正跟弟弟叙旧呢,一瞥到阿衡,脸一红,不自在地搔搔头,跟弟弟介绍身边人。
    小良曾透过血镜窥过哥哥和这位帅哥的春宫,表情也很尴尬,咳嗽几声听哥哥介绍“好朋友”,大良说得开心,要拉小良出洞,就在迈出下一步时,小良这才意识到身边的洪水猛兽,慌忙抬头看苍蒙。
    苍蒙神情淡淡,似乎并没有生气,可小良却自觉地后退几步,沉默片刻,对大良苦涩道,“哥,我可能要过段时间再出去,你们先走吧……”
    大良急问为什么,小良刚要开口,苍蒙竟按住小良的肩膀,狠狠地将他推出洞口。
    小良被推了个踉跄,当迈出洞门时,明显感到周身异样,竟像是摆脱某种束缚,神清气爽。
    苍蒙则抱着肩膀直视小良,那英俊的脸带着淡漠的笑,“小母狗,你自由了。”
    小良顾不得难堪,惊诧地后退数步。
    苍蒙赤红的瞳明显有火焰波动,但他只是静静地望着小良,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本座出不去,就算你现在骂混蛋禽兽王八蛋,本座也拿你没办法。”嘴角依旧挂着痞笑。
    小良却心口剧颤,难以置信地看着苍蒙,良久,颤声道,“你……你居然放了我……”
    苍蒙笑了笑,道,“不能生崽的母狗,本座不想要。”
    言罢,那男人转身离去,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洞里,他身形高大壮硕,后背隐隐透出赤炎光芒,只是此刻,那塔山似的背影竟多了几分孤寂萧索。等苍蒙消失,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大良,表情诡异的阿衡,和小良。
    “……”大良同情地瞧着弟弟,他知道被插屁眼的屈辱和痛,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道,“没事,一切都会过去的,走,跟哥回山吧,咱们继续做无忧无虑的无良教主。”
    小良发了一会呆,突然咧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开心了,太特么开心了!老终于自由了!哥你是不知道我这段时间有多倒霉!简直血妈倒霉!生崽……生你娘的猪狗杂碎!呵呵,算了……不说了,哥我们走!我王良这辈都不想踏进这座破山一步!!”
    返回山洞的苍蒙瞬间化为原型,庞大矫健的身躯在洞里穿梭疾奔,他的鬓毛宛如火焰般飞腾,狰狞的兽脸扭曲骇人,赤红的强壮狼躯狂奔数里,忽地仰头长啸,那嘶吼声惊天动地,穿云裂石,竟连山峦都为之震颤。
    苍曜正跟歧玉缠绵欢爱,情到深处竟连山洞地震都未曾察觉。
    此刻的歧玉竟身穿女装的色诱他的巨龙情人,那一袭嫣红透视裙勾勒出他洁白如玉的娇躯,领口被撕开少许,嫣红奶头露在外面,下体的裙摆短而透,袒露出那白腻的大腿和勃起的小鸡巴,而那藏在下面的肉唇更是淫靡多汁,由于早已发情,骚汁从逼口一路涌出,顺着大腿根溢出一道道湿痕。
    骚真人像是古代的舞女一般扭臀摆腰,那双水袖夹着香风的甩向男人,激得苍曜目光沉沉,黑金深瞳里的欲火几乎要吞噬骚货。
    歧玉勾唇媚笑,如水的眼眸里闪烁着柔情和浪意,他轻声唤着仙尊~~仙尊~~,身弯下时,露出那两瓣丰满圆润的肉臀,白肉颤了颤,竟能看见那隐藏在股沟里的嫩红菊穴。
    “骚货!”哑着嗓唾骂,歧玉羞得转身瞧他,正面更是骚浪动人,那奶早已跳出,就绷在红衣外面,随着动作,一颤一颤,大奶头仿佛雪顶草莓,勾引的上古神龙饥饿难耐,坚毅的喉结竟滚动数下。
    歧玉拖着两个小奶便风骚搓揉,同时大腿翘在一个石椅上,露出他湿到极致的风骚肉逼。
    苍曜的鸡巴早已硬了,黑袍下摆鼓起一大块惊人的高度。
    而骚货歧玉继续骚叫勾引,“仙尊~~~大鸡巴仙尊~~~”同时扭着猫步地一步步走来,随着苍曜粗重的呼吸,身一扭一扭,等走到男人身前,一屁股就跨坐在男人腿间,清冷的银色长发就揽到胸前,露出那雪白的脖颈,此刻那风情万种的模样就像个正牌舞男。
    苍曜撩起他的裙摆,粗粝的大手粗鲁地搓揉双臀,歧玉动情浪叫,他一只手扶着身前的石椅,一双雪白长腿赤裸地跨坐在男人腿间,形成个诱人的拱桥,而那圆润白皙丰盈挺翘的丰臀正好对着男人,同时另一只纤细的玉指牵引着粗硬冰冷的雄屌,来回拨弄自己的骚逼,一下一下,硕大坚硬的龟头拨弄的骚肉唇甩来甩去,玩得烂熟湿媚。
    “啊~~~大鸡巴仙尊~~歧玉好湿~~~干歧玉~~~干您的骚逼婊~~~”
    歧玉骚起来能让清冷的气质转化为绝世妖媚,他一边浪叫,一边加快拨弄,把巨龙的黑屌当按摩棒玩,蹭得大阴唇带汁乱颤,大阴蒂勃起红肿,小豆豆和大蝴蝶都玩得乱七八糟,逼口更是一张一合地流汁,恨不得立刻吞入神物。
    苍曜瞧着自己的浪货情人,暗沉的黑金眼眸里欲火燃烧,那健硕雄腰猛地上顶,怒张的黑鳞鸡巴顺势就顶开骚货娇嫩湿滑的花瓣,一寸寸没入他柔媚紧致的阴道。
    “啊~~好大~~”仰头浪呼,歧玉被插得俏脸晕红,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他湿润的红唇开始忘情娇啼,“啊~~~仙尊~~大鸡巴仙尊~~粗鸡巴~~粗鸡巴顶到歧玉的宫颈了~~~啊~~好大~~操得好深~~呜呜呜~~插得人家好舒服~~~”
    听着骚货娇媚入骨的呻吟,苍曜被激得兽欲爆发,龙的淫欲和暴戾在此刻显露无疑,他将这婊人类架在两个石椅背上,竟像是表演劈叉一般大腿绷直,歧玉又骚又怕,呜呜缠住男人的脖颈,苍曜冷酷地抓着他的两个脚踝,像是操一个劈叉的母狗一样绷紧拉直,那胯下的黑鳞巨屌狠狠挺入,在那彻底分开的骚穴里狂插起来!
    “啊~~好大~~~好狠~~不~~不要~~大腿抽筋啦~~~骚逼~~骚逼要穿了~~要被龙鸡巴插穿啦~~!”
    苍曜一手搂着他的细腰,一手掐着他的小乳,竟拼命耸动雄腰地狂操猛插。那艳红雪白的肉体被操得上下狂颠,两个石椅都被撞得嗒嗒直响,苍曜就是要这种随时会摔下来的刺激,双眸赤红地大力狂操,插得骚真人越颠越高,玉腿越绷越直,嘴里也叫得骚浪蚀骨!
    “烂货!干死你!干烂你的骚逼!”男人竟忍不住口吐秽语。
    “啊啊啊~~不要~~大鸡巴仙尊~~~饶了小逼吧~~~饶了歧玉的小浪逼吧~~~!”嘴里浪呼哀求,那柔荑却死死揽住男人厚实的背肌,岔开的美腿一下一下地起伏狂抖,连褪至胸口的红丝舞裙都被颠到小腹,露出那存着龙种的怀孕嫩肚。
    苍曜一边激烈狂插,一边搓揉他的奶,揉的两个小奶越揉越大,再啪啪地各扇数下,扇得歧玉惊慌尖叫,男人再低首猛吸,那吸力竟像是大功率的吸尘器般吸扁奶,吸得骚歧玉又仰头浪呼,如此折磨玩弄,让歧玉又羞又爽,红艳的唇颤抖不停,胡乱叫着猛男,巨龙,哥哥,大鸡巴~
    苍曜的吮吸毫无技巧,可咬,舔,吸,挤压,抽打,每一步都玩得歧玉爽到崩溃,那大奶头在舌尖上打转,苍曜能清晰地舔到歧玉情动的骚甜,连那两个小奶都越发鼓胀,像是气球般充着气。
    苍曜的黑鳞鸡巴也豪情万丈,一把撕开那红色裙摆,更彻底地看那丰腴骚穴被操到外翻,粗大坚硬的钢钎宛如插入泉眼一般,搅得里面汁水飞溅,引擎轰鸣,那大钢钎也是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狠,插进去比抽出来的多,每一次都插进更深,插得次次都挤进宫腔,搅得里面咕噜咕噜乱响,带出一蓬比一蓬多的热水,可怜的骚货被操得死去活来,任由那狂猛黑浪将自己掀翻再掀翻,砸得他死去活来,快要被撞散架了。
    “啊啊啊~~宫~~~宫要坏了~~~宫要被龙屌操穿啦~~啊啊~~~~!!”
    歧玉凄声尖叫,可那狂猛的巨龙根本不会放过他,甚至摆动强壮腰肌发狂地顶穿娇嫩胯部,撞得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撞得歧玉像是上天似的狂颠,颠到后面连苍曜都咬不住他的奶头,只能不甘松口,发狂低吼着加快撞击。
    “不~~~不要啊啊啊~~~饶了我吧~~苍曜~~~大鸡巴巨龙~~~我要坏啦~~~骚逼要坏啦~~~~”
    伴随着歧玉作为人类根本无法承受地爆操哭叫,男人已经彻底变成没有情感的肉欲打桩机,粗粝的大手死死钉住歧玉的细腰,发狂一样地往鸡巴上凿,每凿一下,都会溅出一圈一圈的超骚淫水!
    此刻,什么礼仪,什么矜持,什么仙法魔物,全抛在脑后,只剩下激烈狂暴的巨龙兽欲,和骚媚入骨的挨肏肉逼。
    浪叫着,哭喘着,呻吟着,苍曜听着歧玉的各种叫声,亢奋的黑屌越涨越大,他的雄柱开始膨胀,黑鳞竖起逆鳞,竟将每一寸鳞片都刺入歧玉碾平的淫荡媚肉。
    可就算是这样,苍曜还在玩命狂插,憋着一口龙息,次次见底杆杆入洞,操得歧玉叫得越来越惨,声音嘶哑凄厉,两只大腿一软,竟劈着叉地摔进男人怀里。
    苍曜抱着歧玉,掰开那双玉腿,像是钉在胯下的继续猛肏,操得歧玉欲仙欲死,紧致的骚逼已经被膨胀的黑鳞刮弄充血,那大龟头也死死顶入柔媚宫,尽管里面已经存有龙种,可苍曜还是要射他,射满这骚人类的每一寸腔肉。
    苍曜越顶越狠,听着歧玉难以自持的嘶鸣哭叫,粗大的巨屌狠狠地凿进宫腔深处,要把他操穿似的顶满,插得骚货宫颈猛吸,打摆似的战栗抽搐,啊啊啊啊啊~地凄艳惨叫,最后在一阵发了疯一般的捅满之后,黑鳞也深深锲入骚肉,随后硕大的龟头开始射精,巨大的马眼里喷发出一股又一股黏腻滚烫白浆,尽数喷洒在捅到糜烂的宫腔,烫得骚歧玉四肢乱颤,翻着白眼地叫着大鸡巴~!大鸡巴~!直接被这一泡龙精射到绝顶高潮!
    等射满宫腔,苍曜又把这骚货扔在石床上,大鸡巴顺势捅入更深,插得歧玉翻着白眼的浪呼,一股股高潮的骚汁也猛地浇在男人射精的大马眼上,两种液体融合,竟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激烈反应。
    那一瞬间,歧玉的眼前竟像是走马灯般忆起前世,那时的他也是这般的偷吃禁果,只是以前他是瑶池小仙洳玉,苍曜是遨游天界的黑龙仙尊。
    后来事情败露,洳玉怕被天尊责罚,竟推卸责任,祈求苍曜能一举承担,苍曜爱他入骨,竟甘愿贬下凡间,只望他也能放弃仙位,与自己在人间相守,可洳玉不愿,他怕苍曜再来纠缠,竟勾结人界的名门正派,用一种古老的道法将苍曜禁锢在山洞,任由血池和道法封印腐蚀他的魔力,让他永生永世都无法逃出。
    歧玉一想到自己自私自利残忍无情的前世,竟心痛欲死,哭着要抽出鸡巴。
    那黑鳞鸡巴正勇猛射精,黑鳞逆入媚肉,被歧玉硬生生地外抽竟生生刮出血丝,苍曜闻到血味,连忙抱紧小骚货,可哭泣的歧玉拼命要拔出鸡巴,哭着说自己不配。
    苍曜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猛地抱紧歧玉,低哑苦涩道,“本尊恨洳玉入骨,可对你……”低头便吻住他的唇,将口的龙涎渡入歧玉口,歧玉吞了男人的津液,竟浑身发烫,凄苦啜泣几声,不一会又沉溺情欲地扭腰浪叫。
    苍曜射了他一肚的龙精,等拔出黑鳞巨物时,歧玉的花穴已经成了个糜红大洞,都能看见里面汩汩流出的白浆。
    苍曜瞧着动情,胯下的硕物又再次坚硬,巨龙性淫,最爱交媾,按住歧玉的两条玉腿,又猛拖回来,在歧玉娇羞的哭泣声,再次一杆入洞,操穿宫,操得骚人类也顾不得什么前世今生,只知道纵情浪叫,最后彻底变成了巨龙专属的龙种繁衍器,满肚全是龙精。
    等歧玉鼓着大肚地晕死过去,苍曜便将他抱进怀里,俯身瞧他,歧玉梦呓似的,痴痴唤着苍曜苍曜,男人那紧蹙的眉骤然放开,冷傲的黑金竖瞳流露出从未有过的温柔缱绻。
    再说苍蒙这里,巨狼原型将洞穴撞得七零八落,震得颠三倒四,这暴躁的巨狼才变回人形,双目猩红地仰面倒去。
    他活了上千年的岁数,具体多少已记不清了,他也遇过不少误入山洞的人类,有漂亮的,有丑陋的,有卑鄙的,有胆怯的,对于这些低等物种,苍蒙大部分都是吃了或者杀了,当然有极少部分的人可以存活下来,有漂亮的,有温顺的,但苍蒙却从未碰过,并不是魔尊禁欲,而是他属犬类,鼻极灵,对人类的味道非常敏感,那些污浊的,妖媚的气味他都不喜,最后大多被放走或者心情不好地吃掉,唯独小良……是那万里挑一的例外。
    从第一眼瞧见他被黑雾缠绕便鬼使神差的救下,随后耗费自己魔力,将小屌丝改造成双性体质,等真的操了小良,似乎也就那么回事,可他却被这个人类小彻底吸引,他秀气白皙的脸,他贼兮兮的笑,他不甘又害羞的白眼,他圆润可爱的小屁股,或许哪怕他真的无法受孕,苍蒙也想留下他,让他一直陪着自己。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对人类动情,就好比一块石头爱上一只蝼蚁,眨眼之间,石头仍在,可蚂蚁早已化为乌有,不知轮回几生几世了。
    可事实上他似乎真的爱上了那只蚂蚁,并且在这只蚂蚁表现出疏离和恐惧时,心竟充满怒火。
    他曾想把那两个人类都杀了,彻底断了小良的念头,可他却发现自己做不到,一个杀人如麻,满手血腥的魔兽竟杀不了两个凡人,只因为他怕小良伤心,怕他再也露不出那贼兮兮又腼腆害羞的笑。
    当小良想要离开时,苍蒙竟鬼使神差地放手,到现在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做,简直他妈的违心至极!
    思及此,苍蒙焦躁地怒吼连连,震得山洞摇摇欲坠,石头啪叽啪叽直掉。
    这时,苍曜以人形出现,苍蒙瞧见这老龙,脸色更黑,心想我他妈母狗也跑了,狗崽也没了,你个龙生赢家还往我这边晃,故意刺激本尊?
    苍曜却道,“你喜欢他吗?”
    苍蒙压抑怒气地说,“不喜欢本座会救他?”
    “那就把他寻回来,不然再过几日,他便成老头了。”苍曜竟开起玩笑。
    苍蒙气得目眦欲裂,粗喘许久,冷冷道,“你会爱一只蝼蚁?”
    苍曜淡淡道,“我爱歧玉,无论他是落,还是尘埃,我都爱他。”
    苍蒙心头一窒,一股莫名的痛楚袭上心头,他闭上眼,许久苦涩道,“但他已经走了……”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