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完结中)《献屄还债6》骚美人口奶脚全身伺

(完结中)《献屄还债6》骚美人口奶脚全身伺

    安和坐在床上发呆,他怀孕了,而且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他也是这几天才有了反应,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怀孕,毕竟他只是个双性人,可再怎么样也架不住荷尔蒙爆棚的年轻猛男天天打种,射得他还没怀孕就大了肚,等真的被射吐了,才知道是怀孕了。
    安和对性欲旺盛的霍成充满哀怨,因为这个粗暴的家伙总是喜欢欺负他,不光把他奶欺负大了,屄也操水了,嘴巴更是天天嘟着,不知道还以为他恶意卖萌,其实是被男人咬肿的。
    男人其实比他还小三岁,但每天胡拉碴,一身健硕肌肉,而安和长得嫩,出去玩都以为他被这高大猛男包养了,原本安和叫床都被逼着叫哥哥,后来为了体现禁忌年龄差,男人居然逼他叫爸爸,还说到时候生了孩就叫孙,取名霍孙,这可把安和气的,再好脾气的人都不想里他了,当然他再怎么耍脾气,最后还是被大鸡巴爸爸治的死死的,没一会又岔开腿地叫爸爸了。
    这天,安和被霍成带着要回老家,看他的奶奶。
    安和从小父母双亡,是他邻居奶奶把他喂大的,当然后面安和又被人卖了,期间遭遇悲惨,也导致了安和逆来顺受,怯懦善良的性格。
    当然现在有一个小三岁的强大男人保护他,他的性格也活泼开朗许多。
    他快乐地看着外面的风景,把车窗打开,瞧着外面牛羊,嗷嗷嗷叫了几声。
    霍成一边开车一边哈哈哈大笑,另一手摸着安和的后颈,摸着摸着,就往下,摸到他细瘦滑腻的腰肢。
    安和被他粗糙火热的大掌摸着,脸又红了。
    他不敢反抗,只能哼唧着说,“你……你专心开车啊……”
    霍成哦了一声,大手继续往下,一把抓住他丰满的屁股。
    “啊~~你……你干什么啊……”
    安和扭来扭去,面红耳赤的挣扎,后来实在害怕出事故,哀羞地让他摸,不停哼唧着你好好开车啊,肚里的宝宝也在看你呢,这才把霍成说动,但霍成要求安和给自己舔鸡巴,舔出来今天就放过他的孕屄。
    安和没办法,只能哀羞地趴在他胯间,纤细的手指一点点拉开他的裤拉链,当裤缝分开瞬间,一根粗大的早已勃起的巨物瞬间弹出,吓得安和呜啊一声。
    虽然被这粗大可怕的巨屌操过无数次了,可这样近距离的观看还是第一次。
    安和羞答答地摸上去,那粗大鸡巴更是反应剧烈的剧颤几下。这根大鸡巴本来就长,近乎三十公分,就算欧美男人都没这种尺寸,而且不光长,还格外的粗,粗的仿佛玉米棒似的,柱身还盘旋着暴突的青筋,看着跟大巨蟒一样。
    安和又羞又怕,简直无从下嘴,“你……你的鸡巴太大了……”说完,脸又红成番茄。
    霍成看着他纯净的小模样,低笑道,“害怕就算了。”
    安和一听,反倒觉得不好意思了,他就是太善良,不好意思让男人失望,于是轻轻伸出嫩舌,开始舔弄那大龟头顶端的马眼。
    安和舔得认真极了,又认真又生涩,男人却觉得爽极,一边开车,一边挺着大鸡巴享受着骚美人的唇舌侍奉。
    安和用嫩舌顺着那暴突的青筋慢慢向下,整张嫩脸都埋进男人的裤裆里,当舔到那硕大的卵蛋时,安和饥渴的娇喘着,男人裤裆的味道太浓了,光是闻着就险些让安和高潮了,大屁股扭个不停。
    男人以为安和被撑得喘不过气,连忙将美人抱起来,温柔地抚摸他的脸颊,安和也有点不好意思,羞答答地说没事~~,随后继续闷头套弄。
    他将嘴巴慢慢张大,唇瓣一点点裹住那硕大如鹅蛋般的龟头,当彻底含入大龟头后,又用骚舌舔弄马眼,两只嫩手更是环住硕大灼烫的巨屌,上下套弄吮吸着。
    那柔软的发丝上下飘散,嘴唇和巨物摩擦出噗嗤噗嗤的水声,唾液不住润滑巨大的柱身,嫩手也加快套弄,淫荡的骚美人恨不得用全身款待男人,努力又淫荡地裹着鸡巴。
    男人粗喘着挺送胯部,硕大的巨物啪啪啪地捅着美人的骚嘴,当大龟头捅入喉咙时,安和呜呜呜地瞪大泪眼,似乎被撑得难受,男人摸着他的发丝,左右晃着龟头,碾磨着他娇嫩的口腔,几乎把每一寸黏膜都操到分泌唾液。
    安和的嘴巴被雄性大巨屌玩出了一个媲美骚屄的水帘洞,骚舌更是被撞得啪啪乱抖,等大龟头蓦的捅进喉管时,安和唔唔唔~地扬起脖颈,像是被肏穿似的激烈痉挛着。
    男人知道他嘴嫩,怕把他捅坏了,于是狂插几下就猛抽出来,但就算这样,骚美人也被插到崩溃,当大鸡巴全根拔出时,安和呜啊啊啊啊~吐出来,大开的嫩唇间溢出大量唾液,仿佛骚屄喷水似的,场面壮观极了。
    男人被嫩骚的婊撩得兽血沸腾,他粗喘着挺着满是唾液的大粗屌,看着还在干呕的安和,竟一把撕开他的衣襟,在纽扣飞溅的瞬间,那两个被操大的小奶也弹了出来。
    “啊~~~霍成~~~霍成不要啊~~~”安和羞得拼命捂奶,男人却哑声威胁到,“用奶撸出来,快点!”
    安和哀怨地望着他,但没办法,为了不被操翻孕屄,他只能奉献自己的小奶,他将两坨乳肉合拢,勉强挤出个缝隙,然后慢慢接近那根油光水滑的粗屌,用娇嫩的小奶夹住,模仿a片里演的那样,哀羞淫荡的上下扭动着,男人兽欲地望着他,还命令他用骚嘴含住。
    安和满脸绯红,一边用小奶套弄粗柱,一边狂吮硕大的龟头,那滑腻乳肉裹弄柱身,湿润小嘴吞吐龟头,弄得开车的霍成粗喘连连,骨节粗大的手指攥紧方向盘,刚毅的俊脸凝结出汗珠,看上去简直爽爆了!
    “呼,小浪逼的骚嘴真骚!”
    “呜~~~你~~~你真坏~~~”安和羞得唔唔骂他,但他太软了,骂人也像撒娇。
    男人听着他骚唧唧的哭音,胯下更是暴突数存,撑得安和唔唔哀叫,小奶乱颤。
    男人操了一会乳肉,骂了句,“太小了。快点,把骚脚伸过来!”
    安和满脸羞红,双眼茫然,但还是乖乖吐出大鸡巴,羞答答地伸出自己的脚丫,就这样斜靠在车门上,把那双雪白娇俏的脚丫伸到男人胯间。他一只白白嫩嫩的滑腻的足掌蹭到了粗柱,另一只也想夹住,但不小心伸到男人脸上。
    男人粗喘着,直接就一口咬住圆润脚趾,贪婪色情地吮吸舔吻那粉嫩玉足。
    这可把安和羞得,呀啊啊啊你放开我~,但男人也不嫌脏,舔得色情极了,一边狂舔一边哑声道,“妈的!连脚都那么美,简直就是天仙下凡!”
    安和被夸得浑身发热,羞得连忙用另一只脚丫摩擦挤弄大鸡巴,踩水似的用滑腻的足掌厮磨着硕大滚烫的龟头和柱身。
    “呜~~~你放开我~~~啊啊~~~不要咬我~~~”安和满脸羞窘,拼命想把脚缩回去,却被男人死死咬住,他也不敢乱动,只能羞怕地伸展着,任由脚丫被男人舔得湿漉漉的。
    “呜~~~你~~~你好下流~~~”安和羞答答的嗔怪,脚趾往下摸索,脚底顶住男人硕大的卵蛋,脚掌依旧蹭弄着粗肥的巨物,蹭着蹭着,男人猛地一刹车,还没等安和反应,如野兽般扑了过来,瞬间将娇嫩的骚货扒了个精光。
    “啊啊啊啊~~~你说好不碰我的~~~啊~~~你放开我~~~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老说话就是放屁!快点,把骚腿分开,让爸爸好好操你!”
    此时在偏僻的山野道路上,一辆停住的sv正诡异的晃动着,随着嘎吱嘎吱的摆动,从里面传来一声声风骚入骨的浪叫。
    “呜呜呜~~~你~~~你是坏人~~~你说话不算话~~~呜啊啊啊~~~”
    “是,老是坏人,老要是不坏能把你搞到手?”男人低哑坏笑,大手扶着他的细腰继续猛捅。
    安和被操的上下乱颠,他淫荡的跨坐在男人胯间,那粗壮如玉米般的巨屌正塞着他那正圆的骚肉洞,撑得那阴唇外翻,媚肉翻卷着。
    安和被操的脸颊绯红,他白皙的手臂环住高壮的男人,骚躯微颤,雪白的腿心贴着健硕的腹肌,那娇嫩紧窄的肉屄将整根骇人巨物全部吞入。
    “嗯啊~~~好大~~~呜~~~大鸡巴~~~大鸡巴好大啊~~~呜呜呜~~~”
    男人粗喘几声,低头狠狠舔吻一下安和的嫩唇,扶住那丰腴滚翘的屁股,掐住地猛插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和被操的浪叫连连,嫩屄口更是挤出大量淫水拼命润滑交合处,而骑着那根硕大巨物,安和竟扭得越来越欢,随着他婀娜的摇摆,那雪白丰腴一下一下左右狂摆,一次次用他湿软的肉穴吞吐着硕大的鸡巴,穴口一次次被撑成硕大的圆形。
    “啊~~~好大~~~”
    安和骚极了似的舔着唇,他雪白透出潮红的肌肤渗出薄汗,身上甜骚的气味混杂着男人的汗臭味,两人交合处的噗嗤噗嗤腥臊在狭窄的空间弥漫,透着说不出的淫靡下流。
    安和被干的早就动情,那雪白的肉躯扭得越发淫痴,他圆润的脚趾蜷缩着,随着大鸡巴的一次次抛甩,糜烂外翻的阴户一下下撞击着那健硕的胯下。
    啪~啪~啪~的操屄声越来越响,泛着泡沫的噗嗤噗嗤声也越来越大,淫靡的抽插和肉体撞击,让安和意乱情迷,骚叫着趴在男人怀里。
    男人挺着那根硕大的阳屌,享受着安和紧致销魂的孕屄,一只手抽打着他的白臀,另一只手按住他的脖颈,用一种极其亲昵的姿势狠狠操他。
    男人一边操,一边粗声道,“呼!骚婊,你里面越来越湿了,是不是想吃爸爸的精液?”
    “啊~~~呜~~~没有~~~呜呜呜~~~~我才没有~~~啊啊啊啊~~~好粗~~~唔~~~你的鸡巴太大了~~~弄得我~~~~啊~~~我骚屄好涨~~~”
    安和含羞地浪叫着,男人满意地抽打几下他的屁股,刺激的骚美人叫得更欢,胯下更是上下狂耸,干的安和越颠越快,几乎要颠出车顶了。
    为了防止撞到脑袋,安和只能越发软腻地趴在男人怀里,他一对娇小奶抛甩着蹭弄男人的胸肌,撞得奶头啪啪啪泛红,他羞得咬着唇,那对白花花的屁股更是激烈乱颠,颠到后面,他都快跟不上男人爆操的节奏了,身前后乱抖,奶乱颤,最后在一顿深到宫的狂插后,可怜的怀孕骚美人又呀啊啊啊地脚丫乱踢,被大鸡巴狠狠地操上潮吹!
    安和被干的一边喷水一边乱颤,可大鸡巴男人还是不放过他,将这骚货猛地转过来,一边低头看他喷水肥臀,一边狂耸雄腰,干的高潮婊趴在方向盘上哭叫乱颤,淫水喷的表盘上到处都是。
    高潮过后,安和哭着痉挛几下,又被大鸡巴顶着继续猛捅,他那双修长白腿被摆成了m形,骑跪在大鸡巴上,那脚丫朝着后面,旖旎淫荡地蹬着椅背。
    而高壮的男人摆动着八块腹肌的雄腰,将那粗黑宛如杯口粗的巨物一次次没入他白皙的臀丘,直到两颗硕大的睾丸死死堵住。
    “啊~~~不~~~我~~~~我才高潮~~~”淫贱风骚的婊欲仙欲死,哭泣着趴在方向盘上发抖,那白花花丰满的肉臀却泛起一阵阵撩人的肉浪,看得男人双目赤红,操的更狠。
    “骚婊!妈的!快点骑!像母狗一样骑鸡巴!”
    “呜~~~我好累~~~啊啊啊~~~”
    “快点骚母马!妈的!一边操你一边看你骚屁股扭来扭,真他妈刺激!”
    “呜呜呜~~~你变态啊~~~呜啊啊啊~~~”
    安和被干的叫个不停,他垂着泪脸,脸颊绯红似火,挂着汗珠的白皙骚躯更是透出瑰丽的粉红,滚圆的屁股被迫迎奉着大鸡巴,任由男人硕大的阳屌把他的嫩屄操的汁水四溅,臀肉乱颤,他更是乱摆发丝,如泣如诉地哭叫着,“啊啊啊~~~不要了~~~够了~~~会有人看见~~~唔啊啊~~~不要再操了~~~呜呜呜~~~霍成~~~我要坏了~~~啊啊啊啊~~~”
    “叫老爸爸!”
    “呜呜呜呜~~~”安和羞到几乎崩溃,但为了刺激男人快点射出来,安和只能含泪羞叫着,“呜~~~爸爸~~~大鸡巴爸爸~~~不要操了~~~饶了我吧~~~呜呜~~~爸爸~~~~爸爸放过我吧~~~”
    安和叫得越来越骚,阴道里分泌出大量淫水,看样又害羞到发春。
    男人更是亢奋的低吼出声,他全身肌肉虬结绷紧,双目赤红地看着那被操到乱颤的大屁股,他的大手死死按住那满是汗水的细腰,大掌抓住他的白臀,手指猛地塞入他娇小的屁眼里,那粗大如杯口的巨屌更是全根没入,死死地顶入宫,插得安和脖颈后仰,仿佛被操翻的母狗似的簌簌发抖,刹那间,那幽深的宫深处被大鸡巴顶到了潮吹。
    男人不顾他的痉挛高潮,胯下宛如狂风暴雨地继续猛操,那激烈的撞击,几乎让整个大车都剧烈晃动,车盘和地面摩擦出噗嗤噗嗤的声响!
    安和更是高潮迭起,一边骚屄狂喷,一边乱颤奶,等男人狠狠地顶入最深,抓住他娇小的奶胡乱搓揉,同时粗暴舔吻他脖颈的每一寸肌肤。
    安和泪眼婆娑地回头,竟被男人凑上前狠狠吻住,男人一边狂热地吻他,一边加快速度地耸动巨屌。
    在一顿魂飞魄散的舌吻狂操后,那硕大的巨物在骚屄里鼓胀几下,下一刻,一股股浓稠滚烫的雄精在宫腔深处喷射而出。
    “妈的!骚宝贝,老要射满你的骚屄!”
    “呜啊啊啊啊啊啊~~~不~~~啊啊啊~~~不要射了~~~~啊啊啊啊~~~要坏了~~~呜~~~宫~~~宫要烫坏啦~~~~”
    安和歪着脖被猛男舌吻,一边被射的花枝乱颤,意乱情迷,很快,随着那雄精的内射,安和的肌肤又荡起一阵极度痉挛,他臀丘蓦的绷紧,随后,大量淫水伴随着白浊的雄精狂泻而出,骚屄竟被大鸡巴射到了第五次潮吹。
    “呜~~呜呜~~~我~~~我要坏了~~~”
    “宝贝,我的怀孕宝贝,来,让老亲亲!”男人着迷地吻他,同时又用那刚刚射过精的巨屌继续插他。
    可怜的安和就那样被大鸡巴继续插着,他高潮迭起的发着抖,泪眼婆娑地叫着爸爸~~大鸡巴爸爸~~~,等再次被按在车后座狂操骚屄时,他涣散泪眼地歪着头,宫里面的精液好涨好满……感觉要被大鸡巴射出三胞胎了……
    “呼!骚安和,爸爸爱你!”
    “呜~~~别说了~~~~我好害羞啊~~~啊啊啊啊~~~”
    而另一边。
    刺眼的阳光洒下来,感觉温暖而舒适,空气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似乎周围都很安静,只有远处有微微的嘈杂声。
    “呜……”
    王业慢慢睁开眼,入目是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
    小渣男这才意识到什么,他好像跳进河里了,被那湍急冰冷的河水淹没……其实从他跨过桥栏杆的一瞬间就后悔了,然而脚底一滑,直接失足跌入河里,在坠落的时候他呜啊呜啊惨叫,脑袋一片空白,甚至以为自己死定了。
    他真的后悔极了,其实他一点不想死,活着多好啊,只是一时想不开,在加上滑了一跤,如果真这样死了,简直死不瞑目。
    王业捂着肚,后怕地直喘。
    “呼……好吓人……我的天……我为什么要跳下去……”
    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从耳侧响起,“先生,你醒了?”
    王业一抬头,看见一个秘书模样的美女,但他是基佬,对美女不感兴趣,于是问,“是你救的我吗?”
    秘书道,“不是,我只是负责看护你。”
    王业原本想问,是谁派你来的,但很快,他就知道答案了,因为高大的男人已经站在病房门口,那双英挺的剑眉紧锁着,看上去冷酷而带着隐隐怒气。
    霍启根本不信王业会自杀,这样一个自私谄媚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被抛弃就跳河自杀?
    简直可笑。
    “为什么自杀?”
    王业张了张嘴,原本想干笑着说自己只是失足坠河,可很快他捂着小腹,脸颊慢慢苍白下来。
    他的肚很疼,可能受凉惊动胎气,虽然已经怀胎三个月了,但王业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个孩,甚至觉得这是他畸形身体所带来的孽种。
    当然这种想法他是打死都不敢在霍启面前表露的。
    霍启却以为他在伤心,坚毅的俊脸男的露出复杂的神情。
    霍启是个很冷酷的男人,他情人很多,向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更何况王业也不算情人,勉强算个炮友,然而这个炮友居然在他被抛弃第二天就跳河自杀,这就很诡异了。
    “你喜欢我?”
    霍启捏着眉,一副烦躁到极致的样。
    王业心口一阵狂跳,但很快垂下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霍启注视他片刻,冷冷道,“你的孩没了。”
    “啊!!”王业蓦地瞪大眼睛。
    他第一反应是惊恐,想着自己会不会有危险,但第二反应却是窃喜,他居然流掉了这个倒霉孩。
    但他没表现出来,因为正常人肯定都会难受,于是他低着头,硬挤出点眼泪。
    霍启看着他眼角滑落的泪水,心里竟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憋闷和苦涩。
    王业假哭一会,又转着眼珠想事儿。
    他这人一肚坏水,当初对安和就坏的不行,现在在霍启身边更是阳奉阴违。
    霍启对他原本就很恶劣,但慢慢的,俩人相处久了,王业能感觉出一点不一样来,但没想到,男人在得知他怀孕后,直接就把他甩了,当时的王业痛苦极了,从未有过的悲伤绝望,他感觉自己真的对男人产生了感情,当然跳完河他也想通了,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
    旁边的秘书看出点猫腻,没想到霍总夫人居然是个基佬,这年头有钱帅哥是不是都喜欢操男人。
    很快,她就看见了搞基现场版。
    霍总将装可怜的陌生男人按在床上,虽然这男的满脸憔悴,但确实挺帅,是那种女孩喜欢的类型,然而此时他却像女人一样被按在床上,被霍总狠狠撕开病服。
    “霍……霍总……你干什么啊!”
    霍启狞笑着,黑沉沉的眼从他的脸蛋移到他扁平的胸部,王业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很快,又被男人狠狠揪起,直接将他按在墙上。
    秘书见情况不妙,起身就走,顺便帮霍总关上门。
    门那头很快传来一声下流的低喘,“骚货,屁眼和骚屄哪个想要?!”
    王业害怕的抖了抖,想着刚流产就要被操吗,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但其实王业根本没流产,霍启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看他痛不欲生的模样,当然这个鬼畜男人不但没有爽到,反而烦闷到极点!
    没有听到这蠢货的回答,他直接用龟头抵住他紧缩的后穴,随后狠狠的将硕大的巨物一点点插入他紧窄的直肠。
    王业颤抖着趴在墙上,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啊……好痛……啊啊啊啊……”一声惨叫,白臀蓦的绷紧,那硕大粗肥上翘的巨屌凶悍地贯入他的后穴深处。
    “啊啊啊啊……好大……”
    霍启听着他的呻吟,有力的手臂环住他虚弱颤抖的身,整个人贴着他光滑的后背用力挺动。
    “我有多久没操你了?”
    “啊……霍总……呜……有……有三天了吧……”
    “只有三天?”霍启掰过他的脸,看着这个俊逸又狡黠的青年,健硕的腰臀狠狠地干他,粗大的阴茎在紧红的肛穴里剧烈进出着。
    “呜……啊……”王业清瘦的胴体微微颤抖着,胯下的小鸡巴随着一次次撞击被重重地顶在墙上,很快,就算光是操屁眼,他就爽到流水,淅淅沥沥地晃动着小鸡巴。
    霍启用手捏住他的下巴,满眼兽欲地望着他,王业在这样的目光下,更是淫荡臣服,他的双手被男人按在墙上,身仿佛断线的风筝般被大鸡巴顶的前后乱晃,那头汗湿的短发乱甩,像个婊一样发出尖叫。
    “啊~~~大鸡巴~~~大鸡巴霍总~~~啊啊啊~~~好棒~~~母狗被插得好爽~~~啊~~~”
    王业有一点好处就是毫无廉耻心,什么话都敢说,叫得比母狗还浪。
    霍启就喜欢这样的骚货,他用力地贯穿他的骚屁眼,大手抓住他丰满的肉臀猛然掰开,像是对待烂熟的蜜桃般彻底袒露他被操大的肛穴。
    王业叫得更骚更浪,他的身已经被大鸡巴生生顶起,整个身躯的重量都压在男人的大鸡巴上,随着每一次操干,王业的大屁股亢奋乱抖,最后被狠狠插进最深,王业感觉自己都要烂了,呜啊呜啊叫着屁眼要烂了,骚屁眼被霍总操烂了,随后乱抖身的放声尖叫,在男人将他抱离墙面的瞬间,那颤抖的小鸡巴刹那间喷出稀白的精液,居然被大鸡巴操上高潮。
    霍启看他那么骚,猛地从屁眼里拔出大鸡巴,将王业扔在地上,对准他半开半合浪叫的红唇就猛插进去。
    王业被插得呜呜哀鸣,脸蛋都被大鸡巴操鼓了。
    要是平时,王业绝对要骂街了,但此时面对兽性大发的霍启,他哪里敢反抗,只能咽呜着被大屌捅进喉咙,为了配合操嘴,他还仰着脖来回套弄,那嘴巴被操到噗嗤噗嗤狂响,骚舌也被撞得乱七八糟,等硕大的龟头狠狠地捅进最深,王业仿佛窒息般的哀鸣,随着脸颊一次次碰撞大睾丸,翻着白眼地胡乱抽搐。
    霍启看他那么贱又那么惨,从嘴里抽出大屌,在王业低头干呕时,又将他猛地抱起,用抱小孩的姿势将大鸡巴对准他的骚屄口,狠狠地插进去。
    王业被干的仰头哀叫,他嘴角还流着口水,泪眼涣散地随着一次次操屄,上下乱颠,他早已发情的屄口外翻大开,湿润的阴道媚肉死死裹住粗壮灼烫的巨物,他的手臂也被迫抱住强壮的男人,当对上男人赤红的眼时,王业怯懦地垂下脸,却在下一刻又被捏住下巴。
    “你个骚屄婊,被操嘴也能湿了烂逼?”
    王业可怜兮兮地看着他,“霍总……我……我就是骚嘛……”
    说的理直气壮,骚的明明白白。
    霍启看他这幅贱样,暴虐情绪激增,恨不得折磨死他,他一把揪住王业的头发,胯下狠狠地向上猛顶,操的王业上下狂颠,凄惨淫荡的尖叫连连。
    “啊~~~哦~~~不~~~啊啊啊~~~~霍总~~~霍总不要呀啊啊啊啊~~~”
    霍启狠狠地操着他的湿屄,那硕大的巨屌捅得王业肚都鼓了,他凄惨的叫个不停,无力地用那湿烂的肉屄侍奉着大鸡巴,他被操的太猛,四肢搅紧,那细瘦的胳膊和柔弱的腰肢让他看来要被大鸡巴猛男生生操坏了。
    霍启一边狠狠地干他,一边用色情下流的语言侮辱他,折磨他,王业被说的满脸通红,浑身乱抖,连肌肤都泛起受虐的糜红,被大鸡巴撑满的骚穴更是激烈搅紧,随着大鸡巴的狂插,一翻一翻地喷出喷水媚肉。
    “啊~~~好猛~~~大鸡巴~~~大鸡巴霍总好猛啊~~~骚母狗~~~骚母狗要烂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臭婊,怀着孩还那么骚,简直就是个天生母狗!”
    “啊~~~我孩没了~~~霍总~~~我不是孕夫了~~~啊~~~用力操我~~~啊啊啊~~~再把他操到怀孕~~~啊啊~~~~”
    “贱货!操死你!妈的,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贱这么骚的婊!”
    “啊啊啊啊啊~~~我是婊~~~我就是婊~~~射给我~~~霍总射给我啊~~~”
    “妈的,射给你有个屁用,难道你能怀孕受精?”
    “啊啊啊啊~~~我会怀上的~~~我会怀上霍总的三胞胎~~~哦哦哦~~~霍总好棒~~~啊啊啊~~~大鸡巴变大了~~~啊~~~骚屄要烂了~~~~呜呜呜~~~~骚肉屄~~~骚肉屄要高潮啦~~~~~”
    随着一声拉长的骚叫,王业居然死死搂住男人地高潮了,他充满大鸡巴的骚屄和宫激烈痉挛,每一寸肉壁都在疯狂套弄大屌,吸得大鸡巴男人也快疯了,挺动着雄腰大力猛捣,干得王业汗湿的身像是触电般抽搐乱颤,刚刚一个高潮过去,又迎来一个新的高潮!
    而强壮的男人还在搂着他狂操,那骨节粗大的手指死死陷入屁股,在嫩白的臀肉上都留下凹陷的指痕,王业被操的仰头骚叫,骚穴屁股疯狂套弄。
    霍启就算再持久也扛不住这种浪货,他一把将王业狠狠地搂紧怀里,几乎要将这婊揉死在胸肌里,下面的大鸡巴更是乘胜追击胡乱猛挺,干的高潮的王业身悬空,两只脚丫一颤一颤乱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骚屄要烂了~~~大鸡巴~~~大鸡巴哥哥要干死我了~~~啊啊啊~~~射进来吧~~~~我要死了~~~骚货要死啦~~~”
    “骚婊,接好精液!记得给老多生几胎!”随着霍启狂猛的低吼,那巨大的鸡巴一头扎进王业的屄洞里,随着那大睾丸的鼓胀,那粗大坚硬的阴茎也一张一缩,好似往内里注入什么可怕的东西。
    而淫贱的王业已经被射得死去活来,一脸吸毒过后飘飘欲仙的淫贱表情,他一边乱抖一边吐着骚舌呻吟,“哦~~~好爽~~~射得我好爽~~~宫要射爆了~~~啊啊啊~~~”
    霍启顶着他的骚屁股激烈猛射,等射得这骚货肚都大了,再猛地放开他,任由他脱力地摔在床上,奄奄一息地翘着流精大屁股,身一抖一抖。
    但很快,高壮的男人从后面压上了,那刚刚发泄的巨物再次勃起,顶着那骚屁眼又猛操进去,干得趴在床上的王业哀哭闷叫,整张病床嘎吱嘎吱的狂响不停,等又操了几个小时后,病床居然塌了,男人就抱着王业在另一张床上狂操,等操的第二张床都要塌了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这才让可怜的,三个骚洞都被射满精种的骚渣男逃过一劫。
    护士在检查王业身体时,自动无视了满是浆糊精液的屁股和大腿,还贴心地递给他一张纸,让他擦了擦脸上的精浆。
    王业狼狈极了,第一次觉得有点丢人,他看了眼霍启,发现高大的男人也在看着他,那目光阴恻恻的,满不出是喜事怒,反正看得王业后背发凉,瑟瑟发抖。
    等护士出去,王业腆着脸干笑,笑了一会,男人却甩给他一张卡,冷狞道,“想自杀是吧,行啊,把孩生下来你就可以死了。”
    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语气绝情冷酷,饶是王业这样厚脸皮也生生呆住了。
    霍启说完,穿上衣服就走了。
    王业呆呆地望着病房门,许久,哭得满脸泪水,这次不是鳄鱼泪,是真的伤心欲绝的泪水……
    王业肚大了,作为一个自认为永久性1号,他现在真的落魄到了极点,在夜店里,只要往那里一坐,不管男的女的,是个人都往他身上贴。
    但现在,他往酒吧里一呆,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他的孕肚,无视了他的帅气,酒保还劝他少喝点酒,孩要紧。
    王业简直难受死了,他屄一直很痒,自从怀孕后他的欲望有增无减,但霍启一直不搭理他,除了给他打钱,连人也见不到,王业以为霍总肯定在乎孩,于是捧着孕肚去找男人,还装流产,谁知男人见都不见,还说对孩不感兴趣。
    王业为此又气又伤心,心想你他妈不想要孩还把他弄怀孕,难道男人就那么恨他,自己又没刨他祖坟……
    但他不敢骂霍启,只能独自饮泪,然后去常去的酒吧发泄怨气。
    他穿了一件遮挡孕肚的宽松衬衫,握着酒杯就到处勾搭美人,好不容易招来一个,还被王业自己聊崩了。
    这是王业以前从没有过的,他干巴巴地喝着酒,感觉自己被霍启虐得连泡零能力都退化了。
    这时他又想起了安和,不知道这小婊跟他那个接盘王八蛋过的怎么样了,估计是过的不错……听说二胎都怀了。
    王业喝的酒都变得酸苦味,他又想到了霍启,想到那个冷酷无情下流无耻有钱有势的家伙。
    要不是为了那一百万,他早就堕胎跑路了!
    虽说如此,王业还是难受,他狠狠地抹去泪水,又硬灌几杯,迷迷糊糊间,他想到了一个计划,他对着酒保勾了勾手指,在酒保惊悚的目光,王业露出个醉笑,“事成之后,我给你十万。”
    他就不信了,他要是真出危险了,男人还能不出现。
    等喝到半夜,王业彻底醉了,虽然是果酒,但他喝的太多。
    他踉踉跄跄走出后门,刚走两步就遇到几个混混,混混气势汹汹地围上来,大着嗓门说就是你这个骚货缺男人?
    王业醉了,连自己的计划都忘了,醉醺醺地嘟囔,你们是谁,不要拦着我……
    但没想到那几个混混假戏真做,揪着王业的衣领就要强拖进巷。
    眼看王业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要被混混强奸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再次出现,就像当初那次英雄救美一般,一把将他抱住,顺便狠揍了那几个混混,只是对比上次,男人出手更凶悍毒辣,要不是混混求饶供出是王业雇的自己,绝对要出人命了。
    霍启得知又是王业耍的手段,气得俊脸扭曲,他什么时候被这样耍过。
    王业却丝毫没意识到危险降临,醉着眼看着怒气冲冲的男人,当发现是霍启时,呜啊呜啊哭出声,带着酒气地扑过来,叫着霍总……霍哥哥不要走……
    那凄凄惨惨的哭声,听得霍成拳头僵住,原本的暴怒生生变成无奈的愤恨。
    男人看着他哭得扭曲的脸,粗暴的捏住下巴,狠狠道,“王业,我这辈就没见过你这么诡计多端的骚货!”
    王业迷迷糊糊地扭几下,打着酒嗝哭唧唧道,“那我不是更稀罕了。”
    “妈的,你倒是脸皮厚……”
    王业醉醺醺的苦笑,他想着男人会不会踹他几脚,又像以前那样把他甩了,但这一次,男人却像第一次英雄救美时的那样将他抱起来,扛着就扔进后车座。
    王业被狠狠的摔进后车座,虽然撞到了脑袋,嘴角却扬起一个得逞的笑。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