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病娇监禁2》监禁猛男,激烈坐莲,各种叫床

《病娇监禁2》监禁猛男,激烈坐莲,各种叫床

    韩莘紧张地关上地下室的门,这虽然是出租屋,可他意外发现有个地下室,地下室很暗,阴森冰冷,钻进骨里的冷,而间的钢丝床上,此时正躺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
    男人双目紧闭,眉头紧蹙,赤裸的蜜色肌肤微微战栗,似乎被注射了某种肌肉松弛剂,但就算是这样,陷入昏迷的男人依旧强壮的可怕,韩莘担心只要他一清醒,锁住手腕的铁链根本捆不住他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韩莘多栓了一圈铁链,乒乒乓乓,韩莘的手在发抖,眼睛里却闪烁着病态狂热的光。
    “郑烽……郑烽……我喜欢你……”手指无意地触碰到男人的肌肤,他都会亢奋战栗。
    这个跟平日截然不同的青年神神叨叨,神情诡异,颤抖的冰冷的手摸到男人健硕的胸肌,下一刻,韩莘尖叫着加紧大腿,他快要射了,光摸着男人,他就要高潮了,他果然是变态,一个肮脏可怕的变态。
    心里这么唾弃自己,可手却控制不住,纤细的手指按压着男人结实的肌肉,轻按几下,韩莘急速收回手,闻着指尖属于男人的味道,痴迷地伸出舌头,舔舐着,亲吻着,最后含着手指达到高潮。
    就在他瘫坐在地上轻喘时,头顶传来轻微的挣扎声,铁链跟床柱碰撞出越来越剧烈的声音,韩莘吓呆了,缓缓抬头,发现郑烽醒了,男人冷冰冰地看着他。
    “韩莘?”
    “恩……是我……”
    郑烽是军人出身,训练有素,一下就感受到全身的诡异感,脸色刷得变了。
    “你下药了?”
    韩莘清秀的脸露出个古怪的笑,“郑……郑烽……我……”
    “你真让我恶心。”
    韩莘在一瞬间愣住了,随后,心脏受创般的瞪大眼睛,那双漂亮的大眼里充斥泪水,“你……你说什么?”
    郑烽厌恶地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韩莘神魂落魄地站起来,湿漉漉的裤裆上还沾着精液,他颤着声说,“郑烽……你……你不要这么说……我……我是真的喜欢你……你说点好话……你对我好一点……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不要……”就像高时那样,男人总是冰冷,轻蔑,不屑一顾地看着他,此时更多了厌恶。
    郑烽又用力挣脱几下,可惜手臂肌肉萎靡,不然以他的力气肯定能扯断木质床柱。
    韩莘看他挣扎,惊慌失措地抱住他,带着哭腔说,“别动……你别动……你不要逼我……你不要逼我!”
    郑烽不再说话,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是他没想到韩莘会绑架他。
    那呢!
    “在哪儿?”
    韩莘瞬间冷静下来,眼带着嫉恨,“她……被我抓了,跟你一样。”
    但他撒了谎,女孩现在在公司加班,或许在家里做着独占男人的美梦。
    郑烽却信以为真,咬牙且齿地说不要伤害她。
    韩莘扭曲地笑了,“好啊……我不会伤害她……我知道你喜欢她……但我有个条件……”
    郑烽眉头紧皱,韩莘趴在他怀里,病态地放轻语调。
    “我……想……跟你做爱……”
    韩莘很瘦,锁骨凹陷,腰也很细,不得不承认,韩莘带着种女态的美感,此时他坐在男人身上,双手抚摸着男人坚硬的轮廓分明的胸肌,妩媚地抬眼看他。
    郑烽面无表情,他像是看着一块腐肉,甚至是一具尸体,任由他缠绵地在胯上可笑地扭动。
    韩莘知道男人没有勃起,他的眼带着哀怨,但很快,他又笑了,淫荡地从他身上下去,光裸着大腿去拿冰箱里的针剂。
    “你知道这个是什么?”转身问男人。
    郑烽冷漠地别开眼,韩莘自顾自地说,“这是催情剂~”
    郑烽英俊的脸微微扭曲,随后冷笑道,“几年没见,你胆越来越大了。”高时的韩莘胆小如鼠,总是躲在他后面叫着烽哥烽哥。
    韩莘笑了笑,又扭了回来,他细心地为郑烽擦拭胳膊,一边擦酒精,一边轻声道,“我一会还能更胆大,你信不信~?”
    郑烽闭上眼,感受针头插进身体,随后一股微凉的液体顺着血液蔓布全身。
    “五分钟,最多五分钟~”韩莘贴着郑烽的耳朵轻轻吹气,此时的他仿佛不再是他,变成了淫荡,风骚,饥渴,一心只想要男人鸡巴的荡妇。
    “为了你,我特意做了扩张。”脱下内裤,两瓣女性花唇里夹着一根粗大的假阳具,那根阳具还在动。
    “烽哥,我知道你鸡巴大,我高的时候就偷看过,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变得更大~”饥渴的轻声喃喃,感受着强壮男人沉闷的喘息,他知道药剂起效了。
    郑烽睁开眼,英俊的脸微微扭曲,“贱货!”
    韩莘心口一痛,却淡淡道,“烽哥,我就是贱货,我就是喜欢你的贱货。”
    郑烽的反应越来越大,额头都冒汗了,韩莘眼看着男人的裤裆鼓起,淫贱地舔了舔唇,“烽哥,我想吃你的大鸡巴~”
    暴突的裤裆剧颤几下,韩莘用手指撩开内裤,那根梦寐以求阔别年的大鸡巴威风凛凛地弹了出来。
    男人的鸡巴真的很大,粗壮硕长,青筋虬结,柱身有手臂那么粗,韩莘比了比,有些畏惧地缩了缩,柱长估计也要上二十厘米,这还是半勃起的状态。韩莘又怕又骚地看着大鸡巴,轻声叫着,“烽哥,你的鸡巴真大~”
    男人强忍药效,粗喘着骂他是下贱的婊。
    韩莘闻言脸也不要了,握着大鸡巴就撸动起来,一边撸一边爬上男人健硕的身躯,将夹着按摩棒的大屁股对准男人的脸。
    “恩~我就是婊~~烽哥~~我就是喜欢吃鸡巴的婊~~啊~~味道好浓~~烽哥,你的鸡巴是什么味道的~~闻起来好臭呀~~!”
    郑烽听着他风骚的淫言浪语,气得俊脸扭曲,这以前耍宝的小跟班变成神经病荡妇,骂他反而更刺激他。
    韩莘被大鸡巴烫得手心发热,娇嫩的手掌从上撸到下,又有技巧地去揉两颗大蛋,男人的蛋也特别大,里面鼓鼓囊囊,估计精种也多,射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美景~
    风骚的韩莘低头去吻,温柔又细腻地舔吻大蛋的褶皱,手掌还在一下一下地撸动柱身,那雪白丰满的屁股更是一颤一颤,利用男人胸肌的力道,让体内的按摩棒插入更深。
    “啊~~好大~~大鸡巴真的好大~~唔唔~~味道也好咸~~是烽哥的味道~~烽哥你知道我想你多久了~~我大学就天天梦着你自慰~~啊啊啊~~变大了~~~越来越大了~~!”
    妈的,这个贱货!
    郑烽却无能为力,他全身肌肉酸软,根本使不上力气,不然绝对会扯断铁链,暴揍这婊一顿!
    “呜呜呜呜~~我要吃~~啊呜~!”嘴唇从上面含住大龟头,光是龟头就把嘴巴撑满,韩莘淫性大作,把自己的嘴当成骚逼,扑哧扑哧地开始套弄鸡巴。
    郑烽被刺激地双目赤红,就算强忍欲望,入目确实两瓣肥白屁股,那嫩红屁眼微张,疑似女人的花穴插着一根黑色的按摩棒,娇嫩的肉唇分开,穴口被撑成个大洞,随着按摩棒的吞吐,骚穴湿漉漉地分泌粘液。
    闻着韩莘骚气十足的肉逼,郑烽忍无可忍地闭上眼,可一闭眼,脑袋里的旖念更重,胯下的鸡巴也更硬。
    “唔唔唔~~”骚货韩莘努力又含入一点,为了这一天,他还特意用黄瓜练过深喉,他以为黄瓜已经够粗了,谁知男人的鸡巴更粗更大,粗得他嘴唇都撑成个o形~
    “恩~~唔~~大~~呜呜~~~”口水顺着青筋暴突的肉柱流下,那硕大的肉柱狰狞鼓胀,撑得韩莘脸颊鼓起,湿滑的口腔变着花样的套弄大屌,一会用牙齿轻咬龟头,一会用舌尖搅动马眼,弄得屁股后面的男人呼吸粗重,胸膛剧烈起伏,带动的那雪白的大屁股也一震一震,里面的按摩棒动得更快。
    “啊啊啊~~好舒服~~呜呜呜~~”嘴里大鸡巴涨到极致,硬邦邦的,滚烫的巨屌几乎要撑爆韩莘的嘴,韩莘恋恋不舍地吐出来,又有些犹豫地握住,他在思考,自己只插过按摩棒的花穴是否能吞下这么一根庞然巨物。
    “烽哥~~你想不想要我~~”虽然知道答案,可韩莘还是抱着幻想地问一遍。
    “不想,你让我恶心。”
    冰冷的理智的话语,彻底打破了韩莘的所有顾忌,他忍住泪水,扭曲脸回头,此时那张清秀的脸露出恶毒到极致的妖媚笑容,“烽哥,你还是处男吧~~你这么喜欢,一定想把第一次送给她~~?”
    郑烽虽然在粗喘,可依旧语带嘲讽,“至少不是给你这烂货。”
    “呵呵。”
    韩莘知道郑烽在激怒他,可就算这样心里也难受得不行。
    从高的时候,郑烽就是个连老师都头疼的不良少年,却也是同学里的英雄,他坚韧,倔强,讲义气,重情义,可唯独对自己是那么冷漠,无视,甚至是不屑一顾……
    求而不得的感觉让韩莘更加扭曲,他强忍悲愤,大屁股对准郑烽,那肥美的阴唇都能感受到男人愤怒灼热的呼吸,他慢慢地抽出按摩棒,像是刻意表演,也像是情色勾引,让男人看按摩棒抽出时的媚肉外翻的骚样,随后发现男人的鸡巴亢奋地弹动几下。
    韩莘满意地笑了,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算再讨厌韩莘,郑烽还是被骚逼诱惑,他屁股翘高,那外翻着媚肉的花穴在男人脸上摆动,甚至湿润的大阴唇都能蹭到男人的鼻。
    韩莘肥臀摆动一会,又坐起来,那湿漉漉的逼口摩擦着男人的胸肌,一下一下地摩擦,两瓣滚圆屁股顶弄男人的脸,扭动片刻,韩莘抬起身,用手指掰开骚逼给郑烽看。
    “烽哥~~你真的不想要嘛~~”
    郑烽知道这婊在耍他,索性闭眼不看,韩莘轻笑几声,索性转了个方向,身后移,抬高屁股,大腿撑在男人胯骨两边,开始进行插入准备。
    郑烽的大屌高高耸立,此时像是根朝天巨炮,那硕大如鹅蛋的龟头直愣愣地对准骚逼。
    韩莘扭了扭臀,用手指分开花瓣,有些害怕地下沉身,可肉唇刚刚裹住龟头,就遭遇强大阻力,就算吃过不少按摩棒,可终究没男人的硕大,韩莘艰难地下压,哦哦哦地轻喘呻吟,感受着花穴被巨物撑开的痛感。
    只吞入一个大龟头,就痛得韩莘满脸汗液,那龟头太大,撑死他了。
    “呜呜~~大鸡巴~~烽哥你的鸡巴实在太大了~~”
    郑烽残酷冷笑,胯骨猛地一顶,只听一声凄惨尖叫,韩莘被插得浑身抽搐,逼肉的褶皱撑开到了极限!
    “啊啊啊啊……太大了!”仰着脖,感受涨满甬道的大龟头的粗度和热度。
    光是这么一插就进去了三分之一,但还有三分之二,韩莘双眼翻白,大腿撑不住身地微颤,“不~~~慢一点~~烽哥~~慢一点~~啊啊啊啊~!!”
    郑烽像是刻意惩罚他,雄腰猛顶,顶得韩莘大腿一软,啪得摔在胯上,顿时那根接近三十厘米的超长巨屌全根没入,直接捅到最深,韩莘被插得又痛又爽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不……插进来了~~~烽哥~~啊~~不要呀~~!”明明是自己在强奸男人,可主动权却到了男人身上。
    郑烽也被他紧致潮湿的肉穴死死裹住,就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吮吸柱身,爽到极致!更何况催情剂也不断刺激性欲,此时,郑烽控制不住地想干他,想在韩莘的骚逼里尽情驰骋!
    韩莘呜得趴在男人胸肌上,缓了好久,才努力撑起来,他感觉自己要坏了,男人的鸡巴太大了,感觉宫都要被捅穿了~
    他双手撑住男人的腹肌,屁股抬高,感受着涨满的鸡巴抽离身体的摩擦感,忍不住浪叫出声,“啊~~好舒服~~啊啊~~烽哥的大鸡巴撑得我好爽~~~~”
    慢慢的抽出到二分之一,终于到了正常按摩棒的长度,韩莘舔着嘴唇,满脸潮红地发骚,“呜~~真的好大~~~烽哥的大鸡巴被我吃了……她什么也没有……她喜欢的男人被我抢走了~~!”
    郑烽闻言怒不可遏,但骂他也没用,只能用鸡巴狠狠教训他,健硕腰肌大力摆动,狠辣地干穿这骚货的宫颈!
    “啊啊啊~~~!好深~~又操到进来了~~烽哥~~烽哥饶了我吧~~!”
    淫贱哭叫着,韩莘瘫在大鸡巴上发抖,等过了一会,俩人的交合处嘘嘘地漫出一大滩热液,郑烽低头,发现韩莘居然被他操尿了!
    韩莘淫贱地哭泣着,汗湿白皙的身后仰,那被撑开的骚逼一抖一抖,那大阴蒂下的尿孔还在喷尿,喷了一会,韩莘呜得摔在男人腿上,那根大鸡巴也啵得从体内滑出,喷出一股骚水。
    虽然厌恶韩莘,可眼前的一幕也让郑烽欲火喷张,他的大鸡巴变得更粗更硬,裹着尿液骚水的鸡巴更是雄壮的可怕。
    韩莘抽搐了一会,满身汗湿地爬起来,他掰开糜烂的肉穴,又爬到男人的身上吞鸡巴,此时的他妖艳妩媚,比婊要骚,比母狗还贱,湿漉漉的骚逼再次吞入大鸡巴,他满足地浪叫着,含着泪叫着郑烽~~烽哥~~
    那细痩的身开始有规律地上下摇摆,雪白丰臀有节奏的一挺一挺,穴口媚肉一翻一翻,肥臀也有弹性的颤出一波一波的臀浪,此刻他完全把自己变成了男人的鸡巴套,一心只为了满足男人的欲望。
    “啊~~~大鸡巴~~大鸡巴好大~~大鸡巴爸爸~~烽哥~~烽哥你喜欢我嘛~~~啊~~又大了~~大鸡巴烽哥~~哦~哦~~!”
    韩莘淫贱地说着骚话,郑烽被他激得血脉喷张,强忍欲火地怒骂,“烂婊!”
    “啊~~我就是婊~~那我也是给烽哥开荤的婊~~烽哥~~你喜欢我的逼吗~~啊~~插死我了~~恩~~啊~~”
    韩莘一边用骚逼套弄鸡巴,一边捏着奶诱惑他,虽然韩莘很瘦,胸部也是男性特征十足的扁平,可那对大奶头却像樱桃般的艳红肿大,他舔着嘴唇,一边颠动着身,一边捏着自己的奶,摆出各种骚浪的姿势,等套弄一会,骚逼和大鸡巴的摩擦越来越顺滑,韩莘也扭得越来越快,完全把男神的大鸡巴当按摩棒那么套弄,他脖颈后仰,双手撑在男人结实的大腿上,屁股啪啪啪地疯狂扭动!
    “啊~~好大~~~要来了~~哦哦哦~~~大鸡巴哥哥~~~大鸡巴爸爸~~啊啊啊啊~~烽哥~~~烽哥我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丢了~~人家丢啦~~!!”一声淫贱至极的浪叫,韩莘歇斯底里地扭腰摆臀,身越来越后仰,细腰都弯成个淫荡的弧形,在下一刻,一股从未有过的清冽骚汁从骚穴里喷射而出!
    一股又一股透明无味的液体尽数飞溅在男人的胸肌和小腹上,韩莘哭叫着狂喷好几股,最后,无力地摔回大鸡巴上,居然被生生操到潮吹。
    郑烽看他风骚淫贱的骚态再也忍无可忍,雄腰猛摆,全身肌肉绷紧,居然用躺着的姿势开始操他!
    韩莘才刚刚高潮就被这么粗暴狂插,顿时歇斯底里地连声哀叫。
    “啊啊啊~~不要~~不要这么猛~~人家才刚高潮~~啊啊~~烽哥~~~人家受不了了~~~!”嘴角却挂着淫贱得逞的笑,他知道男人上钩了,男人喜欢操他,男人爱上操他的感觉了!
    “啊~~好用力~哦~~烽哥~~烽哥轻一点~~!”
    “烂逼!老肏死你!!”发狠的怒吼,大鸡巴好似机关枪一样狂风暴雨地爆操骚逼,插得韩莘的身翻江倒海地乱晃,那对雪白肉臀被撞得砰砰巨响,娇嫩糜红的骚穴被凿击地啪啪喷汁,韩莘的屁股已经被操到变形,臀浪剧烈的波动翻滚,他根本连哭的声音都没了,嘶哑着嗓呜呜摇头,他要被巨屌操死了!男人操得实在太猛了!
    而郑烽更是干得暴戾凶残,完全是在惩罚式爆肏,韩莘觉得自己宫都快坏了,太过粗鲁的抽送让他骚穴都失去知觉。
    “不~~不要了~~烽哥饶了我吧~~啊啊~~太猛了~~~呜呜呜~~烽哥~~!要坏了~~骚逼要坏啦~~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呀~~!!!”
    一声凄艳嘶喊,韩莘又被大鸡巴干到泻身,大量的淫水从交合处汹涌喷出,将男人的睾丸浇得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而郑烽继续冷酷无情地爆干,根本不管他还在高潮。粗长滚烫的巨物直顶花心,宫深处,大鸡巴一次次强有力的深入凿击,抽插狂捣,横冲直撞,撞得那对肥白肉体啪啪乱响,瘦弱白皙的青年被男人不间断的操弄下几度神情恍惚,不停地嘶哑哭叫,骚逼的水也狂喷不止,绵绵不绝,被干得没完没了的高潮迭起!
    郑烽看着他不同于往常的风骚媚态,野兽般的狂捣猛顶,终于在韩莘快要被他干到断气的时候,噗嗤一声插进最深,在顶入糜烂的宫后,将浓稠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韩莘的骚逼深处。
    男人的性欲惊人,体力也充沛至极,持久可怕,一射就足足射了三四分钟,射得韩莘双眼翻白,嫩舌吐出,汗水淋淋地歪倒在男人身上,已然被爆射到半晕厥的状态,那潮红汗湿的身还在间歇性的一抖一抖,似乎被彻底操坏了……
    求舔b
    郑烽眼神很凶,此刻阴鸷冷漠地怒视他。
    可韩莘一点不怕,或许年前他会怕,可整整年的相思让他彻底变成什么都不怕的超级荡妇,他看着凶巴巴的郑烽,淫荡地岔开腿站在他眼前。
    “烽哥~~想不想舔我的逼~~”
    郑烽冷冰冰地看一眼,什么也没说。
    韩莘也习惯了,毕竟关了郑烽三天,每天被绑到床上,谁都会心情不好。
    但他还是想用逼征服男神,他淫荡地又凑近一点,让男人看他那潮湿肥美的大阴唇。
    郑烽看着这情色烂逼,目光微暗,突然张嘴就咬住阴蒂,韩莘尖叫一声,突然一阵剧痛袭来,疼得韩莘惨叫着拼命往后缩,可郑烽死不松口,发狠地咬他的娇嫩肉珠。
    韩莘疼得大哭,“不要……求你松口……不要咬……好疼……烽哥……烽哥松口呀……”
    郑烽咬到血味,突然心一软,蓦地松牙,韩莘这才算虎口逃生,但就算男人没下死口,阴蒂还是破了,那里敏感至极,疼得韩莘趴在男人身上呜呜地哭。
    “疼死了……混蛋……郑烽……郑烽你他妈就是混蛋……!”
    郑烽冷冷道,“再敢把你的烂逼露出了,老就把它咬烂!”
    男人的无情只属于他,韩莘简直快气疯了,低头看他冒着血滴的大阴蒂,哭得撕心裂肺,等哭了一会,韩莘用手去摸,摸到还是痛,韩莘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气,瞪着红眼睛就道,“我要去杀了!!”
    郑烽神色一变,冷声道,“你敢!”
    “我要杀了她!我要砍死她!!”
    郑烽气得咬牙切齿,“滚回来!老舔你的烂逼!”
    韩莘微微一愣,回头看他,郑烽被绑着的双手拉扯的铁链哗啦哗啦直响,“过来,我给你舔逼。”
    韩莘心一下就软了,哭唧唧地挪过去,将浸着血珠的肉球给郑烽看。
    郑烽犹豫片刻,伸出舌头去舔,这一次,男人变得很温柔,舔去他所有痛楚,可韩莘却知道男人的温柔只是为了那个女孩,为了那个暗恋了整整年的女孩。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