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兄弟乱伦1》玩嫂子却误啪不孕哥哥,叫着嫂

《兄弟乱伦1》玩嫂子却误啪不孕哥哥,叫着嫂

    耀是家的二公,大公是荣,但这兄弟俩容貌相差巨大,哥哥像母亲,清秀温柔,弟弟像父亲,坚毅冷酷。
    荣二十岁那年就跟门当户对的唐家小姐唐心结婚,但十年过去了,这对夫妻仍未出嗣,唐家也对荣颇多怨言,荣着急,为了巩固地位,只能求出国留学的耀回国,为他出谋划策。
    说是出谋划策其实就是污秽难言的借种。
    哥哥想让弟弟操自家嫂,以此来得到个家的孩。
    耀以前就对荣颇多不满,虽然是兄弟,但并非一个母亲所出,耀的妈妈是荣母亲的女仆,早早去世,耀性刚烈,总觉得是荣母亲逼死自己母亲,对整个家也心怀怨恨,不然他也不会十五岁就远走他乡。
    等回国,已是物是人非,当耀看到他的那位哥哥时,英俊的脸变得冷冰冰的,荣知道弟弟对自己不喜,只能苦笑,倒是身边俏丽妩媚的唐心对这个高大英俊的小叔颇为满意。
    “你弟弟长得真俊。”
    荣苦笑,“确实比我俊。”一想到之后要向弟弟借种,荣心里又无限酸涩。
    宴席五点开始,是耀的洗尘宴,虽说家已败落,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家的家底厚实,还禁得住荣兄弟的挥霍。
    唐家也是这么想着,才没让唐心跟荣离婚。
    宴席上荣坐了主位,左边是妻唐心,右边是亲弟弟耀,耀全程面无表情,他在外国呆惯了,也不会那些虚与委蛇。
    可荣为了让耀留下,百般迁就,为他夹菜,柔声问他在国外呆的好不好,当听到这话,耀冷冷道,“我出国十年,你都不曾问候,今天倒是比我亲娘还热心。”
    荣尴尬,只得苦涩道,“你是我唯一的弟弟,以前我不懂亲情,现在知晓了,一家人就是要和睦团结。”其实要不是生不出孩,他也不会想到他这个硬骨头的弟弟。
    等散了席,荣亲自带耀到客房,特意安排在自己旁边,毕竟荣心里想着借种一事,离得近也方便些……
    荣心里藏着不堪,神情略带尴尬,耀倒是坦坦荡荡,冷冷淡淡,他说自己要去外面跑步,脱了西服外套,挽起袖,就去玻璃房的运动室健身。
    荣推开屋内的窗户看弟弟跑步,看着他俊逸成熟的脸庞,瞧着他高大结实的身形,看着看着,就发现不远处多了一个身影,竟是妻唐心,此时痴迷地望着耀,却是还没开始计划就春心大动了?
    荣眼神微冷,但想到计划,又强忍屈辱地攥紧拳头。
    耀在家住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荣忙公司事务,不常回家,倒是给唐心和耀这对叔嫂单独相处的机会。
    唐心爱慕高大英俊风趣幽默的耀,耀虽不喜欢家,可对这位俏丽的嫂颇有好感,更何况她还是哥哥的老婆。
    这种禁忌感超过跟别的女人调情的快乐,耀在国外呆惯了,男女关系随意,把唐心逗得花枝乱颤,背着保姆和管家,还偷吻了嫂的手背。
    嫂虽是大家闺秀,可早就厌恶了古板温柔的荣,瞧着这样高大英俊男气概十足的小叔,也是春心大动。
    家里的情形,荣其实都知晓,他不动声色,某天晚上,在家宴的时候为妻和弟弟倒酒,酒里参了迷幻药和春药。
    荣的计划是,让耀碰唐心让妻受孕,然后找机会将唐心出轨弟弟的录像交给唐家,借此要挟。等有了孩,他那位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可以赶回国外了。
    当然计划很美好,实施却出了差错……
    当天晚上,荣支走了所有下人,独自将喝醉的耀扶进卧房,当他要找妻时,却被弟弟一把拉住,耀力气很大,在国外不光读了书,身也健壮得像运动员。
    荣被他一拽,竟被强拉进怀里。
    喷着酒气的耀抱紧怀里的人,嘴里嘟囔着嫂,唐心。
    荣心怒气屈辱,却也不敢吱声,暗自使力想推开弟弟,可他完全低估了耀的力气,迷幻药的药效似乎产生作用,耀完全把哥哥当成了嫂,粗喘着开始撕扯荣的衣服。
    荣有些害怕了,慌张道,“耀,我不是你嫂……啊……你不能这样……”
    “不能?为什么不能!明明你也对我有好感,唐心……”嘴里叫着嫂的名字,双手却粗鲁的半强迫式的扒光哥哥的所有衣服。
    当荣赤身裸体地被按倒在床时,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清秀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嘴里一直在妄图叫醒弟弟,可迷幻药的药效太过可怕,哥哥的挣扎变成了嫂的欲迎还拒,耀性经验丰富,大手抚摸他的小腹,当摸到下体时,荣惊恐地瞪大眼睛,内裤被直接探入,那片从未有人知晓的禁地终于被人碰触。
    荣有个秘密,他之所以精虫活性低是因为他不是正常男人,而是双性人。
    虽然跟唐心成婚多年,可做爱的次数屈指可数,近几年两人都不再同房,唐心自然也不知道荣的秘密。
    耀摸到柔软娇嫩的花穴,眼神一暗,哑声道,“这就是嫂的嫩逼吗?”说话竟直白又下流。
    荣羞耻欲死,又恐惧无措,假如现在叫仆人救自己,那清醒后的弟弟必然知道自己的秘密,可要是不叫……
    “啊……不……”粗粝的手指搓揉花穴顶端的肉珠,荣从未碰过那里,却不知道那处那么敏感,被弟弟一摸,就浑身发麻。
    “你真可爱。”耀垂下眼,瞧着他的反应。
    荣不得不努力加紧大腿,可还是被弟弟强制插入,耀叹慰一声,这骚穴的手感太好了,娇嫩柔滑,湿而不腻,一看就是好逼。男人先画几个圈,听着身下人羞耻呻吟,两指并拢,在幽深敏感的逼口试探,当分开小花瓣时,猛插入肉洞,荣受惊大叫,又捂住嘴,脸上露出屈辱的红。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一阵阵一波波奇异的感觉将荣淹没,他不想出声,也不敢出声,小腹里的一团火渐渐升起,从尾椎一直烧到大脑。好热好麻……让许久没有经历过自慰的荣开始变得害怕。
    而耀裤裆的鼓胀也越来越大,动作也随之越发狂野粗放,透露出骨里就带着的野性,空气也弥漫着男人散发的浓浓荷尔蒙气息,闻得荣又惊又怕,这样浓烈的雄性气味是自己不曾有的。
    荣的眼眸带泪,丰满滚圆的屁股不安分地扭来扭曲,男人变换着角度插弄,搅着紧致潮湿的肉穴,荣快感更甚,羞怕地扭动几下,可丝毫阻止不了弟弟的侵犯和乱摸,一阵无力挣扎后,身强力壮的耀将头埋在哥哥的下面,开始用舌头征战骚穴。
    身下人的器官娇嫩新鲜,薄薄阴唇粉红诱人,蜜壶幽深,耀掰开他两瓣小阴唇,张嘴就含住穴口就粗鲁地吮吸舔舐,吮吸过程,还发出响亮的啧啧声。
    荣何时被人口交过,更何况是隐秘的花穴,羞耻快感折磨地他泪眼汪汪,两条修长的大腿忽拢忽分,身扭来扭曲,“不……阿耀……耀……你不可以……啊~!”
    耀的大舌来回拨弄哥哥的骚唇穴口,当咬到那硬起的樱桃时,用力一咬,再向外拉,这一下弄得哥哥如遭电击,身一下就僵住了,随后抽搐几下,竟呜得一声被弄到高潮。
    荣的高潮极为猛烈,穴口狂喷淫水,喷得耀满脸都是。
    “嫂的骚水真甜。”耀抬起头,下流地舔了舔嘴边的淫水。
    荣屈辱地歪在床上,身还在不住颤抖,耀看着高潮的美人,拉开裤裆,掏出鸡巴,扶住那两只雪白颤抖的大腿,直接将大鸡巴干进潮湿紧致的骚穴。
    “啊啊啊啊……”猛烈插入,直捅得荣失声惨叫。
    耀的鸡巴实在太大了,才插进一点,骚逼就感觉撑裂了一样!
    “嘶,好紧。”身下的肉穴跟寻常女的大不相同,不但更紧更湿,那肉壁也是层层叠叠,还软软的会一吸一吮,骚穴套弄着大鸡巴,越吸,鸡巴就涨的越大,鸡巴越大,撑得骚肉壁更是拼命吮吸,浅浅抽插几下,耀爽得低吼出声。
    可荣却痛到崩溃,白躯乱颤,光是插入龟头就痛得浑身发抖,低头一看,弟弟的大鸡巴才挺入一点,剩下的粗如驴屌的鸡巴狰狞的暴突着青筋。
    “不……不可以……啊啊啊!!”又是一声惨呼,大鸡巴插入更深。
    耀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紧,低哑着嗓道,“嫂,哥哥是不是不常碰你。”
    荣简直气死了,心里骂着混蛋王八蛋,却不得不软声求他,“别……别插了……我不是你嫂……”
    耀猛地顶入,插得荣翻着白眼地惨叫,原本湿软的肉壁包裹的更紧,那里面的黏腻褶皱被全部撑开,而大龟头正顶着一层薄薄的肉膜。
    “这是什么?”耀皱紧剑眉,胯下又用力戳了戳,荣疼得满脸泪花,“不……我还是……啊啊啊啊啊……!!”
    一声更加惨的叫声,可怜的哥哥被弟弟的大屌捅破了处膜,彻底变成了破过身的烂货。
    绷紧的交合处满满溢出血丝,一股一股,但很快又随着抽插重新带入体内,增加鸡巴和甬道的润滑。
    耀深吸一口气,沉着气开始大力抽插,一下一下,鸡巴的快感随着抽插的次数不断上升,爽得无以复加。而荣也彻底自暴自弃了,侧着脸蛋默默流泪,模样凄楚可怜。
    耀看着哭泣的哥哥,欲火更甚,心涌出无限柔情和想要狠狠肏干蹂躏的欲望,下面不禁抽插得更猛更快。
    荣的花穴第一次被插,却极其弹性柔韧,所以就算耀的鸡巴很大,也不至于被涨破剧痛,而随着抽插的进行,自动润滑的骚爷越来越多,里面也开始响起噗叽噗叽的水声。
    荣虽然侧着脸不让耀看到,可轻微的哭喘也变成了低低的呻吟,当发出一点后,又拼命压制住,更显别样的诱惑。
    “呼,好紧,好舒服!”耀低喘着大力挺动,在哥哥骚穴的夹弄下,慢慢失去理智,开始狂风暴雨地狂插猛抽。
    “啊……不……”下身从疼痛变得又涨又满,那种充实的感觉让荣羞怕无措,可又带着一股从未有过奇异快感。
    这种感觉比几年前的自慰和跟女人做爱都不太一样,荣不喜欢做爱,觉得枯燥且浪费时间,可此时却觉得别样的刺激和快乐。
    耀每一次抽插都会弄得身下的美人哭喘挣扎,直打哆嗦,嘴里的呻吟也再也压不住了,改成哀怨的唾骂,骂着这个混蛋王八蛋,可又不敢将耀唤醒,害怕让他发现操得是自己。
    可怜的荣有苦说不出,还只能挺着嫩逼给男人操,耀狂操了一会,低头就吻住荣的唇,荣瞪大泪眼,呜呜地拼命推他,却还是被大舌探入,肆虐地蹂躏口腔,吻得荣泪花四溅,喘不过气似的呻吟,而男人胯下的鸡巴也开启了打桩机模式的抽插,大力粗鲁地撞击那诱人鼓起的阴户,宽阔的胸膛也压紧哥哥,那双大手也不闲着,下流的搓揉荣的臀部,揉的哥哥轻喘哭泣,满脸潮红。
    暴干模式开启后,每一下的深入打桩都能肏开宫颈,脆弱淤红的宫颈被干得张开小口,耀知道那里是宫,更加大力地深入戳刺,插得荣又疼又痒,呜呜地求他不要再插了。
    耀也不答话,就闷声狠干,骚穴里的层叠山峦疯狂抽搐,干得抽搐的宫颈彻底张开,当干进紧致的宫时,荣崩溃哭叫着扬起脖颈,那纤细白皙的脖连青筋都能看见,荣像是喘不过气一样的哀叫,“不……不可以……插进来……啊……不……”
    耀以为他怕自己内射,低哑着嗓说,“我不会告诉哥哥,放心,让我射进去,我会给你个孩。”
    “不……”荣简直绝望到极点,他原本只想让妻给弟弟生孩,而不是自己……
    可剧烈诡异的快感不断如潮水般拥入体内,击打的荣喘不过气似的悲鸣,男人也是越干越狠,酣畅淋漓地挺动雄腰,胯下的鸡巴干得砰砰直响,荣的身也像暴风雨的孤帆一样剧烈晃动,“啊……不要……不可以……阿耀……阿耀……”
    强壮英俊的弟弟听着哥哥的呼唤,更是化身野兽般的狠操身下母兽,剧烈的频率冲击似的整张大床都摇摇晃晃,粗重的低喘间,耀胡乱强吻荣,荣的尖叫被彻底堵住,全身仿佛没骨头一样伴随着剧烈撞击上下乱扭,那肥美的臀部更是被干得越翘越高,巨大的黑蟒越插越深,次次都插入宫蹂躏腔肉,荣被干得翻着白眼的抽搐,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如暴风雨一般席卷全身,顷刻间,酣畅淋漓的快感从骚穴蔓延遍全身,白皙修长的肉体掀起一阵一阵淫乱的肉波,荣羞耻地闭上眼,从喉咙深处迸发出淫荡到极致的高潮尖叫。
    而紧密交合的下体更是飞溅出细小的水花,但更多的潮吹骚液都喷洒在男人的龟头上,浇得耀的大鸡巴一阵发麻。
    “呼,骚逼真湿,嫂,我从没见过你这么骚的女人!”
    呜……我是你哥哥……
    可怜的还在痉挛高潮的荣又被弟弟翻了过去,粗大黝黑的鸡巴再次挺入,随意插弄着潮吹痉挛的宫,等荣稍微缓和些力气,又开始啪啪啪地狂插猛抽。
    “呜……不……阿耀……耀……不……”
    “嫂,你的逼可真紧,我想内射你。”
    “呜呜呜……不……阿耀……”
    耀一边奋力猛顶,一边搓揉哥哥的两瓣肥白美臀,那屁股看上去漂亮极了,肉感十足,光滑细腻,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弹性柔软的触感更是激发性欲,耀一手抓一半,大力色情地搓揉捏弄,拇指还摩擦哥哥幽深臀沟里的菊穴,每一次揉弄都会激起一波波目眩迷人的臀浪。
    荣的声音再次变得黏腻迷乱,他叫着阿耀,大屁股一耸一耸地挨着操,等操到后面,拥有肥大柔软美臀的哥哥再一次被高大健壮的弟弟操到高潮,下体泄得疯狂喷汁,就像是撒哈拉沙漠遇到洪灾,那酣畅淋漓的快感彻底摧毁了荣的所有顾虑,他用扭动和高潮一次次回应弟弟,知道耀将浓稠火热的精液内射进他的身体。
    内射的一瞬间,荣绝望地瞪大眼睛,“不……!!不可以……”
    耀却是故意要射满他,死死堵住他的嘴唇,勾走他的嫩舌,随后宛如山洪爆发一般,大股大股的火热精液尽数灌入哥哥紧致的宫里,烫得荣全身乱抖,一颤一颤,痛苦又快乐地达到高潮。
    等射满宫,大鸡巴慢慢抽离体内,可怜的哥哥全身发软地歪在床上,他气息微弱,脸颊带泪,微张的双眸迷离涣散,肌肤都染上漂亮的粉红色。
    耀看着哥哥,双手抚摸他汗湿粉红的身体,大手从上游走到下,当摸到他的脖颈时,耀若有所思地低下头,英俊的脸露出淡淡的疏离的笑,“嫂,哥哥这次把我叫回来,就是让我肏你,你不需要有负担。”
    荣瞪大泪眼,看着耀柔情蜜意地吻上自己的唇,“嫂,我们不如将计就计,让你怀上我的孩,做我的妻,而哥哥呢……就让他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吧。”
    阴狠的,残忍的,和父如出一辙。
    那一瞬间,荣浑身冰冷。
    耀是怎么知道自己不能生育?怎么知道这次的借种计划的……还有,他真的想杀了自己吗?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