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校霸强奸2》学霸被拖进仓库强暴!粗鲁开苞

《校霸强奸2》学霸被拖进仓库强暴!粗鲁开苞

    周凡的电话一直在响,可此时的手机被扔在一边,身被按在布满灰尘的废弃桌上,男人阴森森地骂道,“你操了那婊几次,我也要肏你几次,让你的骚逼尝尝你女朋友吃过的鸡巴!”
    周凡完全吓呆了,他从没受过这样赤裸下流的侮辱过,一想到男人要强奸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连挣扎也忘了。
    “不……我不明白……啊……你不可以……不可以这样……”无助地挣扎着,可强壮高大的情敌对这些威胁置之不理,凶狠地将周凡按在身下,粗暴的撕扯他的衣服。
    周凡吓得拼命挣扎扭动,又悲又愤,使劲抽出手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那巴掌扇得男人俊脸,男人愣了愣,疼痛转化成怒火,愤怒转为淫邪的欲望,赤红着眼撕碎衣服,一边粗俗痛骂,“烂货!我他妈今天不操翻你,老就跟你姓!”
    “不……不要啊啊!!”可怜的书呆周凡哪里是篮球队队长陈昊的对手,那一米几黑塔般的高大强壮的身躯如乌云般压上去,双手使劲地将周凡的双手分开,下面的胯部大腿压着周凡的双腿之间,压得他动弹不得,哀叫挣扎,陈昊看他挣扎不停,胯下鼓胀的裤裆猛地一顶,顶得周凡一声闷哼,刚刚在车上就顶湿的裤缝一阵缩紧,周凡羞耻又悲愤,可两只手被死死禁锢在桌上。
    男人似乎是刻意凌辱他,大手按住他的手腕,胯下硬邦邦的鸡巴不住顶弄挤压,在周凡打开的双腿间不断碾磨顶弄,就像做爱一样一耸一耸,顶得周凡的双腿在半空晃晃,流出泪的脸蛋竭力摇头挣扎,只是全身动弹不得,完全被塔山似的情敌肆意侮辱。
    “骚逼,刚刚在车上还被我玩射,就知道你是烂货!被几个人玩过?下面长了个逼还学爷们玩女人了?”
    “呜……你……你是混蛋……”周凡连骂人都词穷到不行,下面受着男人乱顶乱拱的猛烈撞击,上面男人还下流淫邪的羞辱他,心里悲愤无助,他刚开始还剧烈挣扎,后来越来越累,越来越难受,动作不自觉地缓下来。陈昊也撞够了情敌柔软的下体,看着他泪眼朦胧的可怜模样,竟觉得平日里一本正经的书呆竟多了几分迷人的媚态,想到刚刚车上那肥美的屁股,那潮湿的骚逼,欲火沸腾,忍不住就撕开裤,在周凡受惊的叫声,看到那湿了一滩的白色内裤。
    “呦,湿成这样还说不想要,你跟小雪能搞起来吗,你们俩是磨逼姐妹吗?”陈昊淫邪大笑,羞辱的周凡满脸通红,抬手又要打他,这下被陈昊一把握住,那只手也是又白又软,简直就像你娘们的手,难以想象,自己这么个一米几的男人被个嫩逼娘娘腔给ntr,想想就可笑。
    但这娘娘腔似乎还挺可爱,气喘吁吁,眼角带泪,看得男人欲火烧,再也忍不住地扯掉他碍事的内裤,顺道也脱了自己裤,露出那根黑黝黝青筋遍布的黑鸡巴。
    那尺寸可以说是相当惊人了,周凡也是男人,上过男厕所,可没见过几个同学有这么大的鸡巴,又粗又黑又大,看得周凡心惊肉跳,瞠目结舌看了许久,这才反应过来,带着哭腔哀求,“不……不要侵犯我……陈昊……陈昊……我们同学一场……你不要这样……”
    不过现在叫爸爸也没用了,化身野兽的情敌粗鲁分开那双拼命合拢的大白腿,下体一使劲,在周凡的哭叫声,强制性地插了进去。
    周凡的逼很小,似乎真是处嫩逼,紧到极致,夹得大鸡巴生疼,但那种疼又带着征服骚逼的刺激快感。陈昊粗鲁地猛塞进去,根本不顾周凡还是处,狠狠地插进最深,周凡被插得惨叫连连,那张秀气的脸蛋惨白如纸,陈昊也知道自己的鸡巴太大,插进一半让骚货适应一会,最后实在受不了紧致内壁的夹弄和强大的压迫感,直接就大力挺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周凡的叫声凄惨绝望,那双被死死按住的手无助地抠弄桌面,指骨紧绷泛白,那双大腿更是剧烈抽搐,完全是一副被操死的模样。
    当大鸡巴捅破肉膜后,少量的血液润滑甬道,陈昊这才知道这个双性情敌还是个处,顿时征服践踏的晦暗欲望涌上心头,大鸡巴毫不留情地狂插猛抽,胯下像是凿井机一样上下打桩,从骚逼深处捅出一股又一股带着血丝的骚汁,扑哧扑哧,水花阵阵,流了一地,周凡一直在惨叫,叫到后面,疼痛稍退,强烈的羞辱和痛苦感袭来,让他哭得泪眼婆娑,可被好几次大力捅入后,又被弄得脸颊晕红,死死咬紧牙齿抑制呻吟,可胸腔深处却溢出脆弱的哭喘。
    “啊……不……不要……”
    男人猛地放开他的手腕,他的手反射性地抓住男人粗壮的胳膊,大腿也随着撞击,胡乱晃动,看上去淫荡极了。
    性爱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情敌,明明都怨恨彼此,可彼此的性器却紧密结合,男人干得粗暴大力,大鸡巴啪啪啪地顶开嫩逼,砸到宫颈淤红半开,里面的宫腔也抽搐着拼命分泌粘液,而那高翘的嫩逼也被干得淫水四溅,原本的血丝没了,就剩下被捣成白沫的透明淫汁。
    “啊……呜……”随着节奏,那身无助摇摆,眼角的泪水不住滑落,贝齿几乎要把嘴唇咬破了,仍在犹自强撑,只是喉咙里破碎的哭音不经意地从鼻腔传出。
    情敌高大魁梧的身躯前后摇摆,泪眼朦胧,都能看见那发达健硕的古铜色肌肉。
    小雪曾经说陈昊是混蛋,是个没有感情的渣男,可她又那么沉迷地回忆过往,一次醉酒时她还说,假如陈昊道歉回头,她愿意继续做他的女友。
    当时周凡心里还酸酸的,暗暗自卑,也嫉妒着陈昊,可现在……他居然在被这个情敌强奸了……
    “啊……不……呜……不……”
    男人干得很快,结实的公狗腰呼哧呼哧地拼命耸动抽送,在周凡绝望羞耻的泪眼,狂插了上前回合,肉体的撞击声啪啪啪巨响,周凡原本还能压抑自己,还能反抗,可慢慢的,喉咙里的哭腔越来越重,鼻息凌乱,呻吟越来越大,最后实在控制不住了,终于呜哇地哭出声。
    “呜呜呜呜……好疼……我好难受……不要顶进去了……呜啊……!”
    陈昊听着骚逼情敌软软的哭求,性欲如狂,嘴里更是不干不净地发泄着,“骚逼臭婊,老操得你爽不爽!你这种烂货还能找女友?逼这么紧,天生就是被男人玩的烂货!”
    “呜呜呜……你是混蛋……你不许这么说我……呜呜……”
    陈昊更是邪笑着侮辱他,什么烂逼母狗,骚逼婊,骂得周凡羞耻欲死,他也不会还嘴,刚骂一句混蛋就被干得颤声哭叫,男人也是要彻底肏服他,使出浑身解数压着嫩逼情敌就是一顿猛肏,操得身下的桌都嘎吱嘎乱响,腹肌撞得砰砰直响,才几下就用大龟头轰开宫,直直的捅进宫腔里一阵乱搅!
    周凡被插得脸颊扭曲,翻着白眼的尖叫,那叫声越发的凄厉淫荡,听得陈昊热血沸腾,更是干得又狠又悍,一心要征服这个又骚又贱的嫩逼情敌!
    此时在车站旁荒废的仓库里,两具黑白胴体交合在一起,一个高大强壮,一个瘦弱白皙,两个虽都是男人,却干着淫秽下流的原始运动,男人的大手死死钳住周凡的细腰,周凡的手也抓着男人的胳膊,指骨泛白,几乎把手指都扣进肌肉里。
    “啊……不……不要……好难受……呜呜呜……不要……啊啊……啊……呜呜呜……啊啊啊啊!”一阵急促的高频率打桩后,周凡被身下沉重高壮男人压制的尖叫着双腿乱蹬,此时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骚到极致的颤抖痉挛,下面更是剧烈地收缩蠕动,宫口突然喷出一股又一股温热的骚水,尽数浇在情敌硬邦邦的大龟头上。
    陈昊也是被浇到爽利,但他是做爱老手,轻而易举的克制欲望,大鸡巴在骚逼里泡了一会,变得更粗更硬,滚烫肿胀!在周凡刚要捂脸哭泣时,再一次发起进攻,撞得两人的交合处啪啪乱响,周凡更是发丝凌乱,满脸潮红的呜呜哀叫,他从没被操高潮过,而且这酥麻欲死的感觉才褪去,又被大鸡巴狠狠操弄,这种感觉简直太崩溃了……
    于是又是几千下的狂抽猛送的活塞运动后,青涩可怜的周凡再一次被大鸡巴情敌干上高潮,他白皙的肉躯胡乱晃动,细腰布满红紫的手痕,脚背拱起,脚趾蜷缩,一阵哀叫长鸣,抓着男人的粗臂,浑身痉挛地泄了个干净。
    陈昊看这骚货这么敏感淫荡,更是操得疯狂粗野,不但不停,反而猛烈加速,乱拱乱撞顶弄的周凡白眼乱翻地胡乱尖叫,在一系列高频率的狂猛操干后,终于低吼一声,在情敌的娇嫩宫里内射精液,灼烫的精水烫得周凡失神抽搐,那静可怜的青年彻底被浓精烫死,身一阵乱摆后,啜泣绝望地歪在桌上。
    陈昊觉得爽极了,这情敌的逼又紧又嫩,会吸能夹,又是小雪的现男友,一想到这婊的姘头也被自己操,陈昊就有种报复的快感!
    他给哥们发了个短信,说事情解决,哥们又问双性人的事,他想了想,却没说,虽然他渣,可不至于把自己操双性人的细节到处乱说。
    这时,周凡也恢复意识,他努力爬起来,羞耻又绝望地低头穿衣服。
    陈昊懒洋洋地看着他,突然一把揽过这骚货情敌的脖,压低声道,“大鸡巴肏得你爽不爽?”
    周凡抬眼,涣散的泪眼迸发出哀怨和痛楚,陈昊邪狞一笑,用手机对着他的裸体乱拍,周凡这才反应过来,惊惶地去抢,陈昊恶趣味地后退几步,说,“再上前,我就发到群里。”
    “不……!不可以……”周凡哭着哀求,陈昊看着他两瓣红肿外翻的骚逼,下流地道,“听我的话就不发,明天到学校篮球队报道,我要把你介绍给队友。”
    “陈昊……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无冤无仇?你抢了我的女人,给老戴绿帽,还敢跟我说没仇?”陈昊冷笑着捏住他的下巴,看着这个懦弱的情敌哭得梨花带雨,原本的怒气又变成邪欲,“放心,你乖乖听话我就不会欺负你……”大手顺着情敌柔嫩的后背下滑,摸到他滚圆的屁股,想到刚刚肏逼时周凡淫荡哭泣的模样,忍不住猛地将他拉进怀里,掰开那对大白腿又狠操了进去……
    学校图书馆的古书架间,一个上面穿着衬衫,下面套着超短裙的青年难堪的满脸通红。
    “呜……不……”陈昊的手已经探进裙底,摸着包裹着小内裤的大圆屁股,摸得手感极佳,搓揉一会,啪啪地来几巴掌,扇得周凡脸红的几乎滴血,眼角也溢出泪珠。
    “别……”声音拼命压低,周凡害怕被路过的同学看见,可陈昊却无所顾忌,下流隔着裤摩擦骚逼,当摸到小阴蒂时,捏住揪了揪,成功听到骚情敌带着哭腔的骚音。
    “呜~~~”
    “小骚逼。”手抓住内裤猛地扒下来,短裙也褪到腰上,露出两瓣圆润雪白的肉臀,陈昊着迷地看着那对屁股,大手无情地抽打肉臀,抽得周凡呜呜哭求,另一只手也插进骚逼里,带动着手指刺激他阴道内柔软的肉壁。
    “骚逼这么湿了,跟小雪在一起也想着老的鸡巴?”
    “呜……你……你混蛋……”周凡哭着骂他。
    陈昊忍不住低笑出声,这骚货骂人简直词穷的不行,每次都是混蛋,混蛋。他用力抽插几下,听着周凡破碎的哭喘,猛地拔出手指,急色地解开裤裆就掏出那根硬邦邦的鸡巴。
    “不……呜……不可以……啊啊啊啊!”一声压抑的哭叫,男人的大鸡巴再次顶开他湿漉漉的花瓣,干进逼里。
    柔软的肉壁夹弄着粗黑硕大的鸡巴,不再像第一次那样艰难生涩,陈昊插得很猛,一开始就狂操猛插,大龟头肆无忌惮的刮弄娇嫩的肉壁,插得周凡骚穴外翻,那对雪白的屁股更是被撞得扭曲变形,周凡失控的摇头哭泣。
    狭窄灰暗的书架间隔变成了淫秽的野战场所,周凡被干得死去活来的哭叫,他用手死死堵住自己的嘴,拼命压制声音。陈昊看他隐忍的模样,更是插得恶劣狂暴,大鸡巴一次次插满柔软的肉逼,在娇嫩淤红的肉壁上挤压摩擦,挤出一股股淫汁骚水,从俩人的交合处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
    “小骚货,越来越紧了!你的宫在亲我的龟头,是不是很喜欢我?恩,你这个大屁股骚货!”粗哑地调侃侮辱,感受着骚逼情敌紧致的夹弄,突然发现他的双腿开始抽搐,陈昊知道他高潮了,大鸡巴更加猛力狂插,当插到宫里,肆虐的在娇嫩的花芯里搅动撞击。
    周凡浑身汗湿的痉挛尖叫间,男人的胳膊用力钳住他细痩的骚躯,同时强壮的雄腰用力猛顶,硕大的鸡巴深深地插进宫深处。那一瞬间,陈昊低吼着射出精浆,射得周凡翻着白眼的尖叫,那叫声招来了图书管理员,等她转进图书馆隔间时,只看见一个高大的帅哥抱着人狂亲。
    “你……”临时管理员定眼一看,居然是赫赫有名的校草陈昊!
    女孩脸立刻红了,“你……你怎么在这儿?”
    陈昊没理她,只是抱着怀里失神颤抖的周凡假装接吻,那女孩尴尬的不行,红着脸就走了。
    等脚步声远去,陈昊才懒洋洋地帮情敌穿衣服,看着情敌带泪的脸蛋,忍不住咬了一口说,“把精液夹好,晚上我要检查。”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