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穿越情敌5》解毒失踪,骚王爷哀怨哭唧唧,

《穿越情敌5》解毒失踪,骚王爷哀怨哭唧唧,

    骚王爷被连续日了两日,日得魂儿都没了,除了期期艾艾地掰屄流精,哭着求饶,叫着大鸡巴相公大鸡巴夫君,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女主似乎也察觉到什么,就此开始反击,开始挑拨离间,开始变着法地勾搭男主男配。
    她缠着邢炽不让他走,总说有人要暗杀她,然后又跑到容宸府上去浪,穿着清凉地招蜂引蝶,容宸虽然对女主没了感情,可终究是男主,拗不过人设,对女主也颇为客气,有次被女主强拉着去郊外游玩,但回来后会被嫉火烧的大鸡巴暗卫日个半死,一天都下不了床。
    等到了第四十天,邢炽和容宸缠绵过后,抱着他道以后你便自由了,王爷心百感交集,也不知说什么,过了一会,男人放开他,起身要走,容宸欲言又止,眼眶湿红,可嘴角却噙着冷笑道,“你最好滚远一点,小心本王活剐了你!”
    邢炽转身搂着容宸亲了亲,结果又被刁蛮的王爷抽了一巴掌,邢炽舔了舔被打破的嘴角,眼眸晦暗道,“好!我不会再出现……”
    容宸一听这话,心里莫名一痛,嘴角却勾着笑道,“你有多远滚多远,本王永远不想再看见你了!”
    邢炽知道王爷口是心非,可心里还是难受,俊朗的轮廓冷硬如石头,脸色也暗沉下来。
    “难道在你心里,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
    容宸想到这几日被男人没完没了地狂日狂操,肚都射大了,自己这个王爷简直丢尽面,顿时报复性地嘴硬道,“喜欢你?本王之前喜欢你是因为毒,现在……呵呵,本王又怎会喜欢一个男人……”
    话还未说完,男人蓦的捏住他的下巴,逼迫他与自己对视。
    容宸撞上邢炽危险深邃的眼神,心口一颤,眼睛却倔强地直视着男人。
    男主和男二原本就是宿敌,小说的最后,他们还会为了女主生死决斗,当然作者还没有写到这里,只有作者知道女主最后选择了谁,当然以小说的玛丽苏设定,战败的那方肯定会屈辱悔恨终身。
    “你这个混蛋,有本事就掐死我,反正我死都不会喜欢你的!”
    此时,邢炽冷冷地注视着容宸,许久放开他,冷冽道,“好,很好。”
    容宸还没弄明白哪里好,眼前一花,邢炽便不见了,只留下寝房里大开的窗户。
    男人又走了……
    容宸低下头,原本好斗的心彻底沉下来,他低下头,攥紧自己的手指。
    他又把男人气走了,这一次离开,男人还会回来吗……
    容宸胡思乱想,忍不住想抽自己的脑袋,可他的人设就是这样,看邢炽一百个不顺眼,就算俩人已经有肉体关系,甚至如爱侣般的接吻缠绵做爱,可每次结束,他总是这般,惹男人愤怒失望,而每次吃亏的也总是自己……
    等第五十天的时候,容宸的淫毒真的没犯,他总算不用每晚被男人侵犯,不要哭着求男人泄精,屈辱地叫着大鸡巴夫君了。
    容宸原本应该高兴,可没有男人的夜晚,却出乎意料的寒冷,他似乎早已习惯了男人宽厚温暖的怀抱,习惯了男人的低语和抚摸,习惯了男人粗暴有力的贯穿……
    此时的王爷仿佛一个怨闺的女人一般,裹紧锦被,蜷缩成一团,望着窗外的明月一点点升起,又一点点落下。等过了卯时才稍微睡了一会,但等睁开眼时,又是一片孤独的灰暗。
    容宸轻声念着男人的名字,想着这个臭贱奴肯定在哪里躲着,等他哭得不行才会出现,让他失面。
    等他嘟囔了第一百遍,男人也没有出现,容宸心里想着,臭贱奴肯定又为女主做事去了,说不定明天就来了。
    可到了明日,明日的明日,第四日,第五日,第十日,男人都没有出现,容宸的心慢慢变冷,变得无所适从。
    在男人失踪的第十五日时,容宸终于忍不住缩在被窝里嚎啕大哭,他哭着大骂男人,骂着贱奴混蛋,用最恶毒最怨恨的语言骂他,可男人还是没有出现。
    于是容宸在失眠的第十五天后,决定动身去找到处旅游的女主,把那个混蛋贱奴千刀万剐了!
    这些日的女主虽然没了俊美王爷和忠犬暗卫,可多了正义刚硬的武林盟主和美若天仙的魔教教主相陪,小黑简直惊叹于女主的桃花运,旅行的路上,随便问路就能勾搭上大人物,女主这主角光环简直牛逼。
    魔教教主虽然模样美艳,可轮廓身段明显是个男,但女主这个傻白甜就只会叫美女姐姐,叫得魔教教主心花怒放,小黑也没搞清楚这有什么好开心的,毕竟你一个男的被一个蠢女人当成女人,又有什么好自豪的。
    而那位武林盟主更是厉害,说是年少有为,可小黑总觉得他脑不好,总跟着女主,说她是魔教的人,说她是上任魔教教主的遗孤,然后又不抓起来审问,只是一路跟着,跟个大傻似的,还在土匪再一次袭击女主时,一人对战数十名土匪,免费当起保镖,保护女主的安全来了。
    而当武林盟主遇到魔教教主,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不是打架就是扯屌,而女主也不劝着,只是冷眼旁观,估计是吸取了邢炽和容宸事件的教训,也不劝架了,省的劝出基情。
    容宸也是有男主光环加持,自带女主gps功能,不过三日便追上女主。
    容宸原本以为邢炽和女主在一起,可到了却不见男人踪影,只是多了两个陌生人,一个是威震武林年少有为的新晋武林盟主,另一个是江湖上闻风丧胆杀人如麻又妖艳如女人的现任魔教教主。
    容宸目瞪口呆地看着边打边赶路的俩人,女主在一旁得意又傻白甜地娇声道,“容哥哥,你怎么也来了,难道是专门来找小珍的吗?”
    容宸俊美的脸上露出尴尬,他也不知道该不该问邢炽的去处。
    纠结了许久,才硬着头皮道,“如珍姑娘,邢……邢炽拿了本府的宝贝,本王特此来寻他。”
    女主哦了一声,脆声脆气道,“阿炽哥哥说他走了,要回老家结婚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容宸闻言,脸色蓦的变白,握住缰绳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女主似是没瞧见,还噘嘴道,“阿炽哥哥还说喜欢珍儿呢,结果还是跑回老家找什么青梅竹马去了,真是的,男人都是大猪蹄!”
    容宸俊美脸颊微微扭曲,全身僵硬如木头,失魂落魄地怔怔发呆。
    女主看着容宸,脸上露出温柔似水的神情,“容哥哥……你知道吗……这些日我总是想着你……我在想,我们为什么不能像以前那般……”
    没等女主说完,容宸颤声打断她道,“他的家乡,邢炽的家乡在哪儿!”
    女主可爱的面容慢慢冷下来,她眯着那双畸形大的眼睛,冷冷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不……这不可能!”
    小黑见状,实在不忍心了,于是连忙道,“邢大侠临走前说要回东皇国,他说要去处理些家事……”
    没等小黑说完,女主恶狠狠地打断道,“小黑你闭嘴!”
    容宸如回魂般的喃喃着东皇国,他知晓那里,那里跟天朝一样,有着广袤的土地,同样的东方大国,天朝曾经因为东皇国国主驾崩,要趁乱搞事,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潜藏在东皇国的卧底全部暴露,被东皇国皇帝尽数残杀。
    容宸的皇帝哥哥还为此气病了三天,当然也可能是跟妃欢爱时没盖被。
    于是在得到这一消息后,容宸决定动身东皇国,但路途遥远,一路凶险,简直跟西天取经一般。
    容宸决定收买大批刺客,带着一溜的武林高手杀向东皇国,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个臭贱奴找出来。
    但就在他召集他的刺客势力时,皇帝有命,说东皇国新国君要来天朝联姻,以结盟好。
    容宸原本以为哥哥派几个美貌的宫女随便应付过去了,可谁知皇帝无奈道,东皇国国主指名要七王爷容宸。
    容宸闻言,火冒三丈,大骂东皇国欺人太甚,要皇帝哥哥派兵打过去,以示大国神威。
    可皇帝却道,国库被朕败的差不多了,实在没有钱打仗,不如皇弟你委屈委屈,去东皇国做质,等国库充裕了,朕一定会将你赎回来。
    容宸望着昏聩无能的哥哥,失魂落魄地站在殿内,许久,苦涩道,臣弟若是被辱,只有以死谢罪了。
    皇帝欣慰地点点头,夸赞着皇弟的高尚与伟大。
    于是容宸从万人迷男主的人设一下变成了可怜凄惨的炮灰质。
    夜里,他哭着缩在被里,怨恨着皇帝兄弟,怨恨着自己的双性身,更怨恨那个男人。
    他哭着对窗外喊道,“邢炽……你再不来……本王就要去东皇做奴隶了……”
    可无论他怎么喊,男人都没有出现,容宸绝望欲死,哭着死死地咬住手臂,想到了自尽,可皇帝哥哥说你再怎么样也要平安到达东皇,不然东皇国君会借机开战,到时候遭殃的还是天朝的黎民百姓。
    容宸死也死不了,只能强忍屈辱地随着皇帝派出的护送队伍去往东皇国。
    而刚出边境,就听闻东皇国国君带着大批军队已然达到,说要亲自护送容宸到东皇。
    路上,伺候容宸的下人们还道,这哪里是送质,根本就是来迎亲的。
    容宸屈辱万分,好几次都想用藏在靴里的匕首自尽,可每次都忍下了。他也不愿见那所谓的尊贵的东皇国君王,此时就算是天王老,他也不愿见对方。
    而东皇君王似乎毫不介意,一路让人唱着北方的民歌,又派来做佳肴的师傅,为容宸制作新鲜的菜肴。
    等容宸一路随着君王的带队来到东皇国时,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一路风餐露宿,再加上思念怨恨邢炽,容宸变得憔悴极了,他原本还想刺杀东皇君主,可一入都城,便被人迷晕在轿。
    等醒过来时,已经在一处华贵至极的金碧辉煌的宫殿内,那宫殿以檀木作梁,彩色水晶为顶,异族风情十足,而他正躺在一张巨大的金丝楠木床上,帐上是金线穿珠的帘幕,枕头是天朝特有的青玉抱枕,身下铺着艳红色的软绵蚕丝,就算是容宸的王府也没这般奢华。
    而自己身上也穿了一件古怪华丽的大红袍,仿佛要跟人成婚一般。
    容宸见殿内没人,惊慌地想要找靴,那里藏着防身的匕首。
    可就在他要翻下床时,听到了门开的声音。
    一个沉稳的低沉的脚步由远及近,容宸心跳加快,脸色苍白地握紧拳头,可他现在连个防身的武器都没有,要是那东皇帝不安好心,该怎么办!
    而就在这时,烛光闪烁,一个高大的熟悉的身影撞入眼帘,男人是那般英伟,黑色龙袍勾勒出他颀长健硕的身躯,五官轮廓分明,英气俊朗的让人惊叹,浑身是浑然天成的凛然霸气,那双眼眸更是暗黑如墨,深邃的几乎能摄人魂魄。
    当男人看到容宸时,嘴角上扬,眼满是戏谑的笑意。
    容宸看着他,整个人痴了,傻了,像是在做梦,又像是自己的幻觉。
    “邢炽……?”
    男人望着容宸,大步走向他,当要靠近容宸时,容宸蓦的缩回床上,惊慌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算他再迟钝也明白事情不对,邢炽不是如珍的暗卫吗?为什么……为什么几个月没见,他就变成东皇国的君主了!
    邢炽没有多言,俯身抱起容宸,在他茫然迷惘的目光,低头便要吻他。
    容宸怎么可能被他亲到,羞愤至极地推开他,大骂道,“混账……你放开我……呜……混蛋……”
    想了那么多天,念了那么多天,没想到这个混蛋居然近在咫尺,还装模作样的欺骗他,逗弄他,简直要气疯他了。
    一想到受了那么多天的相思之苦,好几次都想到自杀,容宸就又气又怨,哭着抬手打他。
    邢炽被俏王爷又捶又打,也不还手,等容宸捶累了,哭得满脸泪花。邢炽才猛地将他揽入怀,贪婪地吮吸他发间的馨香,容宸羞愤地挣扎几下,便被男人抱得更紧,他发丝都乱了,喜袍也散开,哭着被男人吻住嘴唇。
    邢炽吻得炙热粗鲁,仿佛要将哭泣哀羞的俏王爷活吞了一般,容宸被他吻得哭喘连连,湿润的凤眼闪过无数光芒,愤怒,悲伤,羞耻,可最终都化成柔软无奈的臣服,哭着软在男人怀里。
    邢炽强壮的身躯灼热坚硬,仿佛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烫的的容宸浑身颤抖,“呜~~~混账~~~唔唔唔~~~”
    男人一边强吻他一边撕开他艳红色的喜服,容宸白皙的肌肤袒露出来,男人的大手粗鲁急色地抚摸他的身,从雪白细腻的胸膛到细瘦的腰肢,再到那双修长白皙的大腿,异于常人的白色肌肤与艳红色的喜服形成一种妩媚的色差,容宸娇羞地扭过身,露出那对滚圆雪白的屁股。
    邢炽看的血脉喷张,他发狂地吻着俊美的王爷,一边大力搓揉他的屁股,把那对丰满的白臀揉的左右乱颤,骚王爷也呜呜淫叫着,揽住男人的脖颈,那双漂亮的凤眼湿得滴水,眼神动情淫荡,两只修长的大腿忽拢忽分,身扭来扭去,突然他抬高身,双腿微微搅紧,男人看着他晕红的脸颊,知道他身敏感,于是越发粗暴地狂吮狂吻,大手更是抽打那丰满的臀肉,打得啪啪作响,骚王爷羞愤地挣扎乱扭,可骚穴却越来越湿,终于,在男人粗暴地抽打下,仰着脖颈的达到高潮,那浪水汩汩地从许久未开发的屄口流出,身化为一滩春水,抽搐几下便软在了床上。
    没想到这骚屄王爷居然光被亲嘴抽屁股就高潮了,邢炽忍不住闷笑出声,容宸羞愤至极,一边颤抖着,一边哽咽着骂他,结果骂了一会,又被亲的脚丫绷紧,大腿分开,露出他湿的滴水的花穴。
    而这时邢炽也脱去龙袍,露出他越发精炼壮硕的身躯,那胯下的雄物青筋暴突,粗肥硕大,最可怕的是鸡蛋大的龟头末端多了一圈狰狞的突起,仿佛入珠了一般,看上去越发吓人。
    那紫黑色的巨物抖动几下,随后竟越涨越粗,越挺越长,骚王爷看的目瞪口呆,漂亮的凤眼瞪得大大的!为什么……为什么这混蛋的鸡巴越来越奇怪了……
    邢炽撸动几下大屌,哑声解释道,“这是我们东皇皇族特有的器物,方便妻受孕,延续我们东皇族的血脉。”
    容宸看着这根超级可怕的大鸡巴,吓得瑟瑟发抖,突然撅着屁股要跑。
    邢炽低笑着将白皙俊美丰臀细腰的骚王爷扑倒在床,上面继续狂亲狂啃,下身的怪异粗屌也轻车熟路地顶在屄口,随着骚王爷呜呜的哀叫,硕大怪异的巨屌一点点捅进屄里,直至碾展开所有肉壁,顶在紧致的宫口,而鸡巴才插入三分之二。
    骚王爷被插得又涨又痛,身不住哆嗦,细腰一抖一抖,突然大鸡巴猛地抽出,骚屄啵地外翻,骚王爷淫荡地乱抖,声音都压制不住了,哭着脱离男人的吮吻,娇喘着叫着不要~~不要~~!
    邢炽却强硬地再次吻住,大舌探入口,粗鲁地吮吸着骚王爷的香津玉液,下体更是粗暴猛凿,仿佛开启打桩模式,由慢至快的疯狂凿击,狠狠地操开那湿软肥美的花屄!
    而每一下深入抽插都带来意想不到的惊人效果,那极粗极长的硬如烧红烙铁般的巨大阳具将花穴塞得满满涨涨,充实无比,最可怕的是那大龟头还有一圈坚毅突起,每次抽插滑动,都会将肉穴的每一个褶皱缝隙都会刮到,而骚王爷本来就屄紧,被这样的粗鸡巴来回碾磨,骚王爷欲火焚身,饥渴无比,浑身战栗,屄口疯狂蠕动,媚肉仿佛被磨出淫性似的疯狂吮吸,吸得大鸡巴越涨越粗,撑得媚肉更是淫荡裹紧,骚穴一阵阵痉挛,白皙的身也不住抽搐。
    邢炽发现随着大鸡巴地猛操,素来矜持羞涩的王爷竟然越发癫狂骚浪,原本还在极力掩饰,到了后面简直就成了浪货,细腰狂扭,四肢也如八爪鱼般死死缠住男人,手指死死抓住男人健硕的肩膀,仿佛一只发情的母兽一般嘶喊地尖叫着!
    “啊~~~不要~~~!好痒~~~呜啊啊~~~好大~~~!呜~~~臭混蛋~~~呜啊啊~~~好奇怪~~~鸡巴好奇怪~~~呜呜~~~撑死我了~~~撑坏骚屄了!~~~啊啊啊啊~~~”
    邢炽听着他动情浪叫,胯下更是猛插猛捣,尽心尽力用粗肥的巨根伺候着封胜动人的王爷,随着每一次鸡巴爆插,暴突的硬屌都会撑开蜜穴,磨烂肉壁,把两瓣饱满嫩红的阴唇都整个翻出来,露出里面娇嫩的媚肉,时不时还挤出一股股浪水,弥漫在噼里啪啦作响的交合处,不断喷溅在身下的丝被上。
    骚王爷也是被操得堕入深渊,宛如徘徊在地狱与天际之间,而决定他命运的就是那根不停进出巨大狰狞的大鸡巴,每一次插入都捣开宫口,每一次拔出都带出媚肉,本来男人的鸡巴就又粗又长,现在比之前更粗更硬,撑得骚屄都形成个鸡巴套,两瓣肥唇噗嗤噗嗤外翻,仿佛两片艳蝶,勾引着身上猛干的男人。
    邢炽也是欲火烧,粗暴狂猛地疯狂耸动,激烈的撞击频率冲击的整张梨花木嘎吱嘎吱作响,男人低吼着在骚王爷那张俊俏的脸上狂亲狂舔,舔得骚王爷呜呜骚叫,而淫贱风骚的容宸也与之前判若两人,宛如雌兽一般分开大腿,死死夹住男人,那杨柳腰肢扭得像是没了骨头似的,配合着大鸡巴男人的操干,一耸一耸地抵死迎合,让巨屌插得更深更用力,等插满宫腔后,又挺着被操鼓的嫩肚簌簌发抖,四肢死死地夹紧男人,自虐般的放浪尖叫着,求男人能插得更深更狠!
    很快火山爆发,石破天惊,从未有过的极致酥麻快感从灵魂深处宛如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酣畅淋漓的快感过后是全身持续不断的痉挛和抽搐,骚王爷仿佛荡妇一样,鼓着奶往男人嘴里送,男人低头便咬住他的嫩乳,一边吮吸,一边啃咬他艳红的奶头。
    骚王爷被咬得浪叫摆头,那叫声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凄艳,他胡乱地抽搐骚躯,四肢死死搅紧,随着男人每一下爆操,白臀一颤一颤,喉咙里迸发出凄艳极致的呐喊尖叫,宛如祈求交配的母兽,下身更是死死地抵着硕大的睾丸,当大龟头插进最深时,容宸小腿蓦的绷紧,脚趾拼命蜷缩,竟在瞬间被大鸡巴肏上从未有过的高潮!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凄艳的浪叫,细腰一阵狂抖,男人的大鸡巴啵地滑出体外,连带着骚水也像喷泉似的噗噗喷出!
    邢炽看着怀里痉挛不止高潮喷水的淫荡骚婊,粗喘着再次对准屄口,粗肥的大鸡巴油光水量,硕大的龟头周围更是布满古怪的肉瘤,仿佛一只可怕的怪物,要不是这根进化的奇异巨屌,也不会轻易把容宸操成这样。
    容宸浑身汗湿地哆嗦一会,许久才睁开泪眼,他也知道自己太骚了,羞耻地把脑袋埋在丝被里。
    邢炽低笑着撩起他的长发,在他汗湿的后背猛亲几口,容宸羞地扭了扭身,又被男人从后面掰开屁股,那水汪汪的骚屄更是大开收缩,里面的媚肉一缩一缩,像是想要被粗肥的大鸡巴继续插入。
    “想不想要相公的鸡巴?”
    容宸一听他说相公,羞得更是抓紧丝被,闷声道,“本王才不要~~”
    邢炽见他口是心非,于是用肥硕的龟头来回拨弄屄口,插进来又拔出去,再插进来再拔出来,几次逗弄,骚肉屄就饥渴地夹住鸡巴,骚王爷也嗯啊~~嗯嗯~地哼唧哼唧。
    可邢炽却粗声道,“叫不叫,不叫就没鸡巴吃!”
    容宸听他粗俗的话语,骚穴蠕动更欢,连骚屁股都扭起来了,“呜~~~混蛋~~~给我~~~呜呜呜~~~给我~~~”
    邢炽毫不留情,继续用大鸡巴玩他,将龟头插到骚屄里,骚王爷爽的刚要尖叫,又啵地全根抽出,然后再猛插进一半。
    如此反复地玩了一会,骚王爷实在受不了了,仰头哭叫着,“呜呜呜~~~给我~~~给我~~~大鸡巴~~~~呜呜呜~~~大鸡巴相公~~~臭贱奴~~~给我~~~给骚屄~~~~呜呜呜~~~~”
    邢炽听他浪叫,再也忍受不住了,猛地从后面直捣黄龙,连强壮的雄躯都压在骚王爷细软的腰上。
    容宸被插得一声浪叫,撅着肥白的肉臀在艳红色的丝被上狂乱扭动,那对被吸大的小奶也来回乱晃,荡出淫荡的乳浪,骚王爷满脸潮红,凤眼迷离,红唇微张,嘴角还流着津水,一边摆头一边浪叫着,“啊啊啊啊~~~好猛~~~哦哦哦~~~插死我了~~~插死浪屄了~~~呜呜呜~~~大鸡巴~~~大鸡巴相公~~~相公操我~~~呜呜呜~~~”
    “骚娘!我的骚屄娘!以后你便是朕的妻,今生今世都要用骚屄给朕生孩!”
    “呜呜呜~~~朕你个头~~~不~~~本王不要~~~唔啊啊啊~~~臭混蛋~~~啊啊~~~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
    “宸儿,骚屄宸儿!”邢炽低哑地唤着容宸的名字,羞得骚王爷哼哼唧唧,撅着的白皙美臀被撞得又红又肿,啪啪狂响,艳红的水屄被操的翻进翻出,搅出噗嗤噗嗤的水声!
    高大强壮的新任东皇国君粗暴有力地进行这两国友好交流,用硕大的变异巨屌狠狠地贯穿天朝王爷娇嫩的肉屄,干的骚王爷浪叫连连,手指死死地抓着柔软的丝被,简直要把它撕碎一般,那对滚圆的美臀也拼命地向后紧凑,撞击迎合着大鸡巴皇帝的爆操,撞得啪啪啪啪的响声连出一片,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响亮!
    最后骚王爷呜啊啊啊啊啊~~地扬起脖颈,仿佛被大鸡巴皇帝操服的母马,四肢乱颤地痉挛高潮,在高潮的瞬间,下面的交合处也狂泻淫水,喷的被单又濡湿一大片。
    邢炽更是双目猩红地发狂狠捣,干的骚王爷啪得摔在床上,四肢抽搐,男人胯部急促的肉响连成一片,伴随着骚王爷难以自持的凄艳尖叫,粗大的鸡巴狠命地捣弄着花心,仿佛要把骚王爷撞烂操死一般,每一下的凶狠和暴戾都让容宸全身狂颤,花心猛吸,身抖得跟筛似的,“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丢啦~~~”
    “操死你!操死你个烂逼婊!射烂你的骚屄!妈的,将精液接好了!”随着男人发狂地怒吼,大鸡巴突然一阵发狂般的猛顶猛送,随后在骚王爷柔软的宫腔里,猛地激射出积攒许久的浓烈雄精,那又烫又多的精液尽数喷射在腔壁上,烫的骚王爷浑身乱抖,翻着白眼地叫着大鸡巴相公,顿时被男人的雄精烫到了从未有过的绝顶高潮!
    而邢炽更是将高潮迭起的骚婊王爷正过来,一边狂射狂操,一边狂吻怀里的骚货。
    骚王爷手臂死死地环住男人,哭泣尖叫着迎合男人的热吻和狂射,等男人射完精种,他的肚又微微鼓起,里面咕噜咕噜回荡着热精。
    骚王爷一边呜呜地呻吟,一边八爪鱼般狠狠缠住高壮魁梧的男人,全身乱抖乱颤地享受着飘飘欲仙的灌精快感。
    高潮过后,容宸啪叽一声摔回床上,四肢抽搐着软着身。
    邢炽却挺着再次变硬的大鸡巴来回抽插骚屄,干的那软屄噗嗤噗嗤地吐精。
    骚王爷无力地哭喘着说不要~~~不要了~~~
    可邢炽却道,王爷今天才到东皇,自然要尽地主之谊,送王爷一个孩。
    说着又狂轰乱炸地一顿爆操,操的身下的骚王爷无力哀叫,鼓着小肚啪叽啪叽狂晃,晃得奶也跟着荡起来,被男人的大掌一把按住,胡乱搓揉着。
    “呜~~~呜啊~~~不~~~不要了~~~”
    “骚娘,把骚屄掰开!相公要给你打种!”
    “呜呜呜~~~不~~~本王不要~~~呜呜呜~~~~本王不要怀孕~~~~唔唔唔~~~~”还没哀叫几声,便被男人低头吻着,哭喘着被强壮可怕的异国皇帝粗鲁强吻,大舌在组里一阵狂搅,把自己的津液吸出来又逼迫他吞下去,弄得啧啧作响,羞得骚王爷面红耳赤,原本积攒的力气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要便放浪形骸地缠住男人,淫贱着叫着大鸡巴相公,还哭求着相公射满自己的骚屄。
    男人看着浪荡无比的骚王爷,更是在这张龙床上狠狠干他,发狂地往骚屄里狂射精种,往往刚流出白浆又猛地顶进去,一顿狂风暴雨后再射入新的雄精,男人的欢爱能力强到可怕,每次都能持续近一个时辰,射入量也又多又浓,他一遍一遍地在淫荡风骚的胴体上发泄着兽欲,直到骚王爷彻底晕了,期期艾艾地抱着邢炽,让他用精种将自己灌满……
    等翻云覆雨交媾贪欢到夜里,邢炽才放开被射大肚的骚王爷。
    容宸已经被干的失去意识,骚屄源源不断地流出精种,骚屄也被操成猩红大洞,连里面含着精的媚肉都能看见。
    邢炽将仿佛水里捞出来的骚王爷搂在怀里,吻了吻他汗湿的额头。
    骚王爷无力地哼唧几声,歪着脑袋又晕死过去。
    邢炽低笑出声,黝黑的眼眸满是温柔情愫,他又亲了亲容宸的唇瓣,哑声道,“宸儿,做朕的皇后吧……”
    等第二日容宸醒来,一睁眼便是飘散的金丝珠帘,他浑身酥软地爬起来,咬牙切齿地腹诽那个混蛋贱奴。
    可恶……当皇帝了不起啊……居然敢这么粗鲁地操他……
    而不知何时,门外的宫女们听到动静,连忙通报了皇帝陛下。
    于是没等容宸醒来多久,邢炽便一身黑金龙袍地回到寝殿,容宸看着高大挺拔,英俊无铸的男人,脸颊染上桃红,他含羞的凤眸移到别处,一会又忍不住去偷瞧男人。
    邢炽眼眸深邃,一抹戏谑的笑意浮上嘴角,“宸儿。”
    容宸一听,羞得面红耳赤,等被高大的君王抱住时,宫女们轻轻关上门,不一会里面便再次传来了让人面红耳赤的啧啧亲吻声。
    而女主也旅行到了东皇国,她此次前来,特地来找她的阿炽哥哥。
    而女主和小黑也不知道邢炽到底是何身份,邢炽临走前只说处理家事,所以他们找起来很没有目标,等找了二十多天,听闻东皇国君大婚,据说是跟天朝皇族联姻,于是女主便拉着小黑去凑热闹。
    那天太阳特别大,阳光暖洋洋的,女主还嘟囔道,东皇国君是个糟老头,当初他儿还看上过我呢。
    小黑无语地看着女主,一句话没说。
    东皇不同于天朝,他们皇帝结婚不在宫里,而是在一个专门的大典台上,这样全城的百姓都能看见,与民同乐,增加亲和力。
    等小黑和女主到了宫门口,发现东皇的宫殿一点不比天朝的差,金碧辉煌,张灯结彩,御路上铺满红垫,虽然皇宫跟天朝一样肃穆庄严,但多了几分异域风情,和北国特有的防寒设施。
    女主看着华丽的宫殿,一脸羡慕道,早知道就嫁给东皇国君的太了。
    他们挤在一大堆百姓里面,那些百姓都很崇拜东皇君王,君主还没出现,就不停地呐喊欢呼,仿佛成婚的是他们一样。
    等过了一会,迎亲使节出现,他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说着什么。
    这时,一大堆官员出现,他们各个穿着华服,喜气洋洋在御路上行走,旁边是一些吹吹打打的宫人。
    等那些官员迎完亲,便是皇帝和皇后出现的时候。
    当使节走到大典台上时,朗声道,皇帝陛下,皇后陛下驾到。
    随后,一个穿着大红色龙袍的高大男人牵住一个身材修长的戴着红色头盖的人走上典礼台,那男头戴束发宝紫金冠,束着金丝长穗宫绦,模样华贵英俊,深邃的眼眸锐利锋利,棱角分明的脸庞俊朗异常,气势恢宏。
    小黑瞧了一会,突然失声道,“这……这不是邢大侠吗!”
    女主也认出是邢炽,脸蛋一阵青一阵白,“他……他怎么会是皇帝?”
    小黑这才记起人物设定,连忙道,“他好像是东皇国的五皇……”
    “你怎么不早说!早说的话……我死都不会放开阿炽哥哥!”
    小黑又是一阵无语。
    这时,那英俊的皇帝对身侧的皇后说了句什么,皇后犹豫地摇头,但在万民沸腾的呐喊,皇帝撩开皇后的盖头,那一瞬间,一张俊美白皙的面容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小黑瞪大眼睛,仿佛自己在做梦。
    而台下也是从欢呼变成迟疑的闲言碎语。
    “这皇后怎么那么像男的……”
    这时,东皇皇帝竟抱着身边的皇后吻了吻他的额间,皇后的脸立刻变得酡红,居然猛地推开皇帝,顿时台下又是一阵哗然。
    “皇后居然敢对皇帝陛下动粗。”
    而小黑和女主已经连嘴巴都合不上了,那东皇国的皇后不是别人,赫然就是俊美骄傲的天朝七王爷,容宸。
    而容宸也有些尴尬地看着台下百姓,邢炽无奈道,“今天是成婚大典,好歹也要给夫君点面。”
    容宸害羞地瞪他几眼,僵持一会,便也学着邢炽的样,亲了亲他的额头。
    等亲完额,邢炽抱住容宸的腰便去吻他的唇。
    于是在万民的注视下,皇帝和男?皇后居然在台上亲的如痴如醉,等旁边的司仪咳嗽好几声,皇后才推开皇帝,然后面红耳赤地又盖上盖头。
    这时,小黑侧头看女主,发现她脸色难看到极点,等憋了好半天,终于忍不住大哭出声,“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男友都变成基佬了……我不穿越了……我要回家!!”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