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穿越情敌1》高冷王爷与猛男影卫的黄暴奸情

《穿越情敌1》高冷王爷与猛男影卫的黄暴奸情

    容宸和邢炽是《俊俏王爷爱上我之美女小特工》里的极具人气的两位男主角。
    这部小说虽然低龄玛丽苏,可笔较好,情节跌宕起伏,一度成为xx网最受欢迎言情小说之一。
    而里面的男主容宸更是迷倒万千少女的绝对男一,他是海棠国风流潇洒的七王爷也是暗杀集团的首领,更是女主最爱的男人,他的俊美他的优雅他的腹黑他的痴情让无数低龄少女为之沉迷。
    小说的男二号邢炽也拥有超高人气,他虽是女主的护卫,却高大冷峻身份成谜,那坚毅俊朗的外貌,霸道凛冽的性格,充满雄性荷尔蒙和征服的气势,更是让他拥有了无数男粉,正所谓万里飘零,只为男二。
    而邢炽和容宸作为同时喜欢女主的主角,自然也是水火不相容的情敌,每次交锋,总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容宸虽说性温尔雅,可面对邢炽时,却无比强硬,邢炽更是将容宸视为唯一的对手,宿敌。
    所以小说第二大看点就是情敌间的明争暗斗。
    基佬小黑是这部玛丽苏小说的忠实粉丝,他虽然是男的,可也是个低龄的基佬,女主一路开挂的万人迷情节简直让他代入感极强,爽到极点,尤其是女主跟邢炽的对手戏,他简直要被这个霸道的男人苏死。于是在无数次梦到邢大帅哥,甚至缠着作者又是卖萌又是送礼后,小黑总算知道点后续剧情,邢炽据说是某国国君的私生,后面要跟兄弟夺嫡,再后面估计要做皇帝,再再后面,当然继续跟情敌容宸如火如荼地抢夺女主。
    就在小黑快乐地沉浸剧情,疯狂催更萝莉作者时,他穿越了。
    很神奇,也很悲催的是,他一个基佬男,没有穿成男主,没有穿成男配,而是穿成了玛丽苏女主的贴身小丫鬟……
    小黑看着铜镜里自己娇小可怜还没长熟的幼女身段,悲催地落下泪水。
    当然无论怎样,穿越后的第一件事肯定就是见男神,相较于人气最高的男主容宸,他更喜欢邢炽,虽然名字有点二,但男二实在太帅了,要肌肉有肌肉,要身高有身高,要气场有气场,又帅又冷酷的君王设定,偏偏又只是女主的护卫,这种忠犬又野狼的设定,简直要迷死小黑。
    小黑想去见邢护卫,可七王府实在太大了,简直就像个迷宫。等天色渐暗,他才摸进后院,按照剧情走向,女主现在应该在后花园跟男主搞暧昧,什么赏月,看花,吃茶,谈心,反正最多就是拉拉小手,毕竟这是清水,连亲嘴都很难见。
    等摸进护卫所在的别院,小黑惦着脚尖走过去,他知道邢炽武功高强,他可不想被男神发现ko了。
    可谁知刚摸到墙角下,隐约听见一个屈辱的,夹杂着哭喘的声音。
    “嗯……不……啊……”
    “王爷,你夹得我好紧!”低哑下流的声音,却又充满磁性,仿佛是陈酿多年的烈酒,听得小黑一个激灵,大脑瞬间想到了邢炽。
    还有王爷?哪个王爷,难道是……男主这个七王爷吗!这怎么可能!
    小黑额头都浸出细汗,那屋里烛光闪闪,充斥着不安分和情色的气氛,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带着哭腔的喘息渐渐无法压制,变得黏腻淫荡,小黑实在忍不住好奇,小心地抬起头,绸缎做的窗布严密地遮住了内里的春色,却又隐约能看见两个交叠的人影。
    小黑耐不住好奇地挪到大门处,木门从里面反锁,却有一条极窄的缝隙,透过缝隙,小黑彻底惊呆了,他看见了这辈都无法想象的艳丽春色。
    一个身材修长的俊雅男侧对着门口,他的身在烛光下如映雪般晶莹,一丝不挂地趴在八仙桌上,双手被按在桌上,就算用力挣扎,也动弹不得!而他修长的大腿分开着,随着身后人猛烈的撞击,一抖一抖,就算他极度忍耐,那绷紧发白的双臀可还是撞出了啪啪的巨响。
    而男身后是一个身材体型比之要高大魁梧的英伟男人,他穿着遒劲的黑袍,下面没穿亵裤,袒露着两条强壮有力的大腿,他腹部都是一块块健硕的肌肉,八块正好,那浓密丛林间是一根宛如巨蟒的硕大鸡巴,柱身紫黑膨胀,此时正深深插在俊雅男的臀缝间,随着男人绷紧的结实肌肉,一下一下扎实地往里狠操,像是骑马一般情色暴戾。
    “啊……不……混蛋……混蛋……啊……”
    “我好心为你解毒,你为何还骂我。”戏谑地低笑着,男人猛地挺腰,干的那俊雅男失声尖叫,长长的青丝甩开,露出他俊雅白皙的脸庞。
    就是这样一张脸,一颦一笑让多少少女倾倒,可如今,他容宸,一个人气玛丽苏小说的男主,居然被另一个男人强奸,而那个男人还是他的宿敌邢炽。
    “啊……畜生……是你害我……是你玷污我……本王饶不了你!”怨恨屈辱地大叫,邢炽闻言,冷笑一声,动作越发粗鲁狂暴,撞得桌上的容宸失声惨叫,从侧面看,他无助地趴在桌上,手指死死握住桌边,那细瘦的腰肢被男人那粗大的双手几乎环绕的死死握住,随着胯间的大力操干,整张桌都一下一下地掀动着,从厢房间都被推到了墙边,可见男人用了多大力气!
    容宸被操地浑身乱颤,哭骂着混蛋畜生,邢炽见状操的越发凶狠异常,他的双手从容宸的腰肢下抽出,改为攥紧他大开的腿肚,随后将所有力气都集在下体,开始发狂地拼命猛撞,那种狂暴的抽插,次次长驱直入,下下直捣黄龙,凶狠残暴,简直就像对待仇敌一般!
    容宸被这一系列的爆插,肏得连叫都叫不出来了,他泪脸扭曲,四肢乱颤,拼命要抓住桌,可还是被操的失去平衡,啪得一声摔在桌上。
    “呜啊啊……不……不要……”
    在桌翻倒瞬间,邢炽拦腰将他抱起,随后掰开他的双腿,强壮的身躯紧贴他的白皙滑嫩的后背,开始用把尿式继续操他。
    容宸被干得屈辱欲死,带泪的脸颊却不禁染上红霞,那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那红艳唇瓣半开半合,那俊美清尘的脸庞倔强绷紧,就算此时被邢炽侵犯,他也保持着他独特的清雅气质,隐忍的承受着一切。
    而英俊魁梧的男侧头看他,看着他出尘绝艳的容颜,一想到这是他的情敌,又是身份尊贵的七王爷,心里不禁生出一股快慰的征服欲望!
    他健硕的雄腰向上挺动,硕大粗肥的紫黑色鸡巴快速而凶悍的抽插那湿漉漉的骚穴,并且有技巧地控制深度,将整个粗肥的肉屌插入一半又啵地抽出一点,再猛地插入,如此循环,干的容宸白皙的身乱颤,一双修长的手指胡乱抓住男人的粗臂,被干的狠时,连指甲都陷进肌肉里,弄得手臂浸出血来。
    可强壮的邢炽却毫不在乎,甚至掰开他的大腿地继续猛操,近一尺的青筋虬结的硕大鸡巴越操越猛,越干越深,最后狠狠地捅进最深,干的王爷的双臀都剧颤紧缩,随后紧咬得红唇里爆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
    “啊……好痛……不……不要插了……啊……贱奴……你放开我……你放我下来……”
    “骚屄王爷,是你主动找我解毒,不能吃了阳屌就不认人吧!”邢炽粗哑戏谑道,此时他满身大汗,肌肉虬结,俊脸带着坏笑,哪还有小说里沉稳冷酷的形象。
    容宸的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无耻之徒……你为了得到小珍,不惜做出这等卑鄙无耻之事……你当真是个贱奴……啊啊啊啊……好痛……”
    邢炽戏谑的笑转为残忍的嘲讽,“你真以为是我做的,除了小珍,我对这世上所有人都不感兴趣,当初要不是你哭着上门求我,我又怎会碰你这种骚货!”
    容宸闻言屈辱悲愤至极,他狠狠地掰开男人钳制的大手,竟是用出全身力气,从男人身下挣脱下来。
    邢炽也没想到他媚药发作还有气力挣扎,俯身就要将他抱起来,容宸两指并做一指,狠狠刺向男人的眼睛,邢炽冷笑一声,侧头闪开,下一刻粗暴地钳住容宸的手腕。
    容宸虽是少年练武,可终究还是抵不过药毒,不一会又失了力气,气喘吁吁地被男人按在地上。
    邢炽眼眸晦暗,他钳住容宸的手腕按在两侧,容宸乱踢乱踹,却还是被男人死死压住,不让他乱动,男人的身上都是浓重的汗味,黏在彼此的肌肤上,让容宸屈辱又难受,有一滴汗水顺着男人坚毅的脸颊滑落,一直淌在下颚,眼看就要滴下来,容宸屈辱躲开,男人粗暴按回,甚至逼迫骚王爷舔他的雄臭汗液。
    容宸拼命挣扎,可终究还是抵不过常年练武的强壮暗卫,挣扎许久,力气耗尽,他只能绝望地软下身体,带泪的眼紧紧闭上,任由男人再次分开他的腿,用那肮脏下流的粗物顶弄他的身。
    “呜……混账……”
    男人看着娇俏的情敌,深吸一口气,开始运功发力,他气沉丹田,将浑身精力尽皆灌注腰腹之上,紧接着虎躯僵片刻,随后爆喝一声,雄腰猛挺向下,将那根滚烫而硬如石头的大鸡巴,笔直的狠狠的往那湿软的肉穴深处凶悍地贯穿下去,只见容宸被他这一下,干得似悲又哭,连眼睛都蹦出泪珠,那微微发颤的想要叫却又放不出声音的唇瓣,仿佛脱水的鱼儿般大大张开着,那一头濡湿散乱的青丝随着他的颤抖披散翻飞,而那双眼睛,宛如碧波般的凤眼幽怨悲愤地望着身上的男人。邢炽被容宸这么一看,更是再也顾不上他是谁了,蓦的大吼一声,开始大刀阔斧的奋力冲刺,只听俩人下体撞击出的啪啪啪巨响充塞整个房间,而可怜的王爷在情敌这般威猛强力地撞击下,更是魂飞魄散的尖叫,伴随着砰砰砰得巨响,俊雅的王爷被操的上下乱晃,白皙柔滑的肌肤不断摩擦身下的地毯。
    “啊……好痛……你……你放开我……不……混蛋……贱奴……畜生……啊……不要……呜啊啊……”
    “骚王爷,你都被我干过几次了,为何还是这般倔强?你若是真想报仇,别总在犯病的时候来找我。”邢炽无奈道。
    今日他本来在院里练功,等女主传唤,可哪知道偏门一开,进来的不是女主,不是丫鬟家丁,而是俊雅风流的七王爷。
    容宸穿着华丽长袍,衣服是冰蓝色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的竹花纹与他头上的羊脂发箍交相呼应,虽然王爷穿的漂亮,可表情冰冷,气势汹汹,一双动人的凤眼里满是愤怒和屈辱。
    此时邢炽正巧脱去外袍,袒露出满是汗水的古铜色肌肉,他见王爷来了,痞笑着问有何指教。
    那王爷也不言语,上来就拔出一把剑锋泛着寒光的青峰宝剑。
    没等邢炽开口,那剑身便夹带滔天怒气地猛刺过来,邢炽本能躲闪,往后滚了几滚,随后站起身,懒懒散散地解开腰绳道,“看来王爷是找我切磋武功了?”
    容宸默不作声,又袭身而去,他剑法凛冽果断,手利剑舞得虎虎生风,就算邢炽武功高强,可没有趁手的武器,也是渐落下风。
    虽然邢炽狼狈躲闪,可每次都能顺利躲过,也不知道为何,他不去拿武器,也不逃跑,就跟戏耍似的赤手相抗,躲避着泛着寒光的剑刃攻击。
    容宸见砍不到他,更是越砍越怒,到了后来,慢慢失了章法,最开始拼的是怒气,到了后面力量不济,竟难以再占上风。
    而邢炽低笑一声,趁着容宸脱力,终于扭住他的胳膊,躲下宝剑,他把剑扔的远远的,戏谑道,“多谢王爷送剑。”
    容宸怒到极致,竟低头咬住他的手臂,腥咸的气息涌入牙间,邢炽吃痛钳住王爷的脖颈,俩人顺势滚倒在地,容宸凤眼通红,眼满是悲愤杀意,邢炽不得不将他按在地上,拼命压制,姿势就如现在这般,但等王爷的药劲慢慢犯了,反抗也不在反抗,满面绯红地瘫在地上,那修长的身微微颤抖,失焦的凤眼满是迷离。
    邢炽黑眸发暗,他知道王爷怎么回事,几日前,他被使节下了西域春药,每到夜晚就燥热难耐,欲火难消,若是拖到翌日,必定阳爆而亡,而这药毒,女无法解除,必须要被男人的阳物贯穿身体,射入阳精,方可缓解。
    容宸虽然抱着邢炽呻吟,可清冷的凤眼里满是屈辱的绝望,看着这样又悲又苦的骚王爷,邢炽哪里还忍受的了,当即就扒了王爷裤,掰开他的大腿,握着巨屌就直捣黄龙,干的容宸抱着他的脖地浪叫连连。
    等欢爱半个时辰,王爷的药效解了,他又开始百般不愿,邢炽无法,只能继续强干,硕大的龟头无情地刺入容宸娇嫩的宫颈,狠命地贯穿骚屄。
    等换了个角度,小黑这才看清交合处,他脸一红,惊讶得瞪大眼睛。
    邢炽硕大粗黑的器物捅入的地方不是后穴,而是两瓣娇嫩外翻的肉唇!
    这怎么可能……堂堂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怎么可能是双性人?
    而邢炽似乎早就知道外面有人,他甚至知道是谁,但他不动声色,只是抱着怀里的俏王爷一阵狂操,在他锲而不舍的猛烈凿击下,容宸的甬道也逐渐松弛下来,甚至会一收一夹得包裹着雄根。而娇媚的宫口更是一开一合,羞耻惧怕地等待着最终的绽放。
    邢炽一边继续狂猛打桩,一边哑声称赞道,“王爷,你吸得真紧,你比我干过的任何女人都要骚,吸得我都快泄了!”
    容宸听这个肮脏暗卫竟然拿他跟女人比,羞愤地死死咬住他的肩膀,发狠啃咬,直到尝到血腥味。而强壮魁梧的男人继续用尽全力地猛操肉屄,任凭骚王爷如何抓背咬肩,弄得他身上血迹斑斑,都不愿停下,让骚王爷有休息的机会。
    果然在邢炽执着粗暴地坚持下,容宸被操的四肢乱颤,甬道紧缩,双手拼命抓弄男人的后背,连瞳孔都涣散翻白,放弃啃咬的嘴唇更是吸气少呼气多的哭喘呻吟,“呜……啊……不……啊……混蛋……畜生……啊……不……不要插……呜呜……我是王爷……啊啊……你不可……呜啊啊啊啊……”
    邢炽看着他满是泪痕的潮红俊脸,胯下更是发狂猛插,伴随着王爷难以自持的尖叫,粗大的龟头狠命地猛捣花心,仿佛要把骚王爷操烂揉碎一般,每一下的凶狠和暴戾都让容宸浑身一颤,容宸花心猛吸,身抖得像筛似的,“呜……不……不要啊……不要……再弄了……唔啊啊啊……”
    “骚王爷,烂逼王爷!别以为你是王爷我就不敢射你,等射大你的肚,老也算是皇亲国戚了!”
    “你……你这个贱奴……啊啊啊啊……不……不许……不许射进来!啊啊……不……不要啊……”
    邢炽按住他的细腰,高壮的身躯全压在容宸肥臀上大力猛操,而王爷就这样翘着白臀,像只母狗一样,被低贱威猛的男人粗暴顶撞,他原本还能哭泣挣扎,到了后面,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他全身滚烫酥麻,修长的小腿和脚丫一次次淫荡绷紧,雪白的大腿死死环住男人的雄腰,骚穴也仿佛喷泉般汩汩挤出,尽数喷在男人的身上和地上。
    邢炽跟他做了不知多少次,见骚王爷又要来了,不但不减慢速度,反而玩命似的狠操,憋着一口气地狠狠狂插数百下,次次见底,杆杆入洞!干的王爷的肚都鼓起来,撑成一根巨屌的形状。
    用力用力再用力,两人仿佛是战场的厮杀一般,贴身翻滚地厮杀肉搏,杀的彼此大汗淋漓,肌肤都没有缝隙,空气弥漫着浓重的情欲气息。
    而骚王爷被干得肉躯不受控制的一阵痉挛,鼻翼间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他大腿狂踢,脚丫绷紧,在男人胡乱地猛捣,乱摸,羞耻淫荡地高亢尖叫,“啊啊啊啊……放开我……呜啊……不要……不要插了……呜啊啊啊啊……”
    而邢炽见这清冷高傲的王爷终于屈服,胯下也是亢奋猛操,在一阵发了疯似的狂顶,硕大的龟头狠狠地插进了王爷隐秘幽深的宫,王爷被插得泪眼翻白,阴唇也被带进屄里,浑身痉挛地哭骂着混蛋,贱奴!
    邢炽听他骂贱奴,眼眸晦暗,大手啪啪抽打白臀,下体更是暴戾地一顿猛插,他一边低吼着贱货婊,说王爷比勾栏院的女人都骚,一边将大鸡巴顶入最深,插满王爷的宫腔,下一刻,那粗马眼里喷射出一股一股浓稠滚烫的白浆,尽数射在花心,王爷被烫的身一下就弓起,浑身的肌肤透出病态的糜红,宫也瞬间喷出骚水。男人被那骚水一浇,亢奋低吼,龟头喷射的浓浆更是一浪猛过一浪地喷洒宫腔,射得骚王爷抱住身上狂射的男人死命抓弄,全身乱抖乱颤地享受着飘飘欲仙的高潮滋味。
    大汗淋漓后,王爷容宸无力地瘫在地上喘息,他长长的青丝披散在光洁汗湿的后背上,脖颈歪着,看上去像一只美丽的天鹅。
    他体内纷乱冲撞的药劲慢慢消散,刚刚的情欲冲动又变为极致的屈辱和懊悔。
    他咬着唇,沉默地望着前方,凤眼似乎没了焦距,只是呆呆地望着。
    身后的邢炽慢慢起身,胯间的雄根还连着王爷淫靡的花穴,他猛地收腰,容宸呻吟一声,又咬唇忍住。
    邢炽就喜欢玩弄这样高冷尊贵的王爷,于是分开他的湿臀,慢慢抽出大屌,当全部抽出来时,大量精水混杂着淫液喷溅而出,容宸屈辱的抖了抖,纤长湿润的睫毛染上更多泪珠,看上去可怜极了。
    男人心生怜惜,俯身想把他打横抱起,谁知眼前一花,男人神色微变,眼疾手快的握住容宸的手指,再次挡住王爷的偷袭。
    容宸见袭击失败,不死心地哭骂男人,邢炽嘲讽冷笑,钳住他的双手就将他按回床上,任凭他如何地扭动挣扎,也无能为力,甚至再一次被男人的亵根捅入,狠狠地撑开他的骚屄花心,干的王爷抽搐痉挛,哭叫连连,最后失神地瘫在床榻边,任由男人强有力地捣干骚屄,直到崩溃哭泣地高潮迭起,让男人灼热肮脏的精液灌满他的神圣的宫。
    小黑全程在外面偷窥,看得面红耳赤,热血沸腾,刺激又纠结,刺激的是,他还从没看过这么黄暴的古风gv,纠结是,小说男主为什么会和邢炽有肉体纠缠?这不是玛丽苏小说吗,为什么会有这种诡异的剧情?
    而且七王爷容宸还是一个双性人???
    又或者……这本来就是支线,作者没写出来,只是意外让他碰到上了。
    毕竟按照小说剧情,女主在跟男主后花园幽会完,意外掉入一个假山密洞,遇到了她的师父,期间没有男主男二的戏份,这俩人会不会就背着女主偷情……
    不对啊,这是玛丽苏小说,怎么会有男主男配偷情的剧情?
    小黑脑袋里乱糟糟的,被过多的信息量弄得缓不过神。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小黑蓦的抬头,便对上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男人审视着小黑,深邃的眼如鹰隼般锋利,周身散发着浑厚威严的气场。
    这才是小说里的邢炽,虽身为影卫,却拥有君王才有的雄浑气势的超级男二。
    被男神发现的小黑吓得瑟瑟发抖,看小说时意淫男二,可真正面对男人时,腿却是软的。
    邢炽道,“你是小珍的丫鬟?”
    小黑听着他低沉磁性的声音,脸一红,连忙点点头。
    男人直起身,大敞的古铜色肌肤上布满王爷胡乱抓弄的痕迹,让小黑又想起俩人的激情交媾,顿时脸更红了。
    邢炽似乎也知道他看见了什么,但对方是个丫鬟,还是女主身边的人,应该不会乱说。
    于是压低身,半威胁半戏谑道,“别与他人说,尤其是珍姑娘。”
    小黑知道男人的意思,连忙点点头,这时,屋内再次传来微弱的呻吟,那声音黏腻淫荡,竟多了几分勾引的味道。
    邢炽知道容宸又犯病了,他所的春药极烈极强,不然堂堂一位王爷也不会委身于人下,受这种屈辱。
    他看了小黑一眼,转身便回到内室,当关上门时,男人戏谑道,“别偷看了。”说罢,门被关上,不一会便传来王爷屈辱淫荡的哭叫和啪啪啪啪的撞击声。
    就算没有缝隙偷看,小黑也能想象到王爷雌伏在男人身下的淫荡模样,真没想到,这样一个万人迷男主居然是个双性人,还跟他情敌有一腿?
    这个世界果然很可怕,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