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寝取野兽4》跟野兽超色情车震ntr,超骚求

《寝取野兽4》跟野兽超色情车震ntr,超骚求

    可怜的沈怜又被变态猛男抓走了,萧禾亲眼看着自己纯洁男友再次被日到潮吹崩溃,气的彻底崩溃,他扭曲着脸地问沈怜,“你不是说好跟我在一起吗……为什么还要跟这家伙做爱!”
    沈怜绝望地摇头哭叫,“呜呜呜……不是……我没有……不……不要看我……呜啊啊啊……好大啊……不要……不要这么猛……啊啊啊啊……”
    男人一边猛操他,一边捏弄他的小奶,萧禾就看着那诱人雪白的奶鼓起又压扁,大奶头被玩得又红又肿,看的双目赤红,气得咬牙切齿,他想揍死萧骋,揍死这个变态的私生,可他又不敢,萧骋以前是h帮的混混头,黑白两道通吃,他哪敢得罪这个瘟神,连他们共同的父亲都惧他三分,更何况是自己。
    男人嘲讽地看他一眼,关上车窗,却还是留了个引人遐想的窄缝,透过缝隙,萧禾看见车内的驾驶位向后倒去,形成个驾驶床,而可怜又淫荡的男友沈怜就被按在上面,大腿高翘,脚丫分开,随着男人猛烈的操干,被嫩的小腿一抖一抖,叫得越发凄惨淫荡。
    “啊~~~不要~~~~不要这样~~~呜呜呜~~~萧禾还在~~~啊啊啊啊~~~饶了我吧~~~~唔唔唔唔唔~~~”
    模糊的哭声从车窗传来,男人再次堵住他的唇,吻出啧啧的情色水声,那高壮魁梧的身躯压住娇弱淫荡的处骚货,腰肌如猛兽般进行着原始情色的撞击!
    而身下的沈怜更是被操到失魂,粉嫩的肉屄再一次被硕大的巨无霸硬屌干成个猩红色肉洞,两瓣阴唇可怜外翻,随着爆操,一颤一颤地乱飞,仿佛两只凋零的艳蝶,男人的胯部如打桩机一般从上到下地飞速猛操,每次都是整根插入,又全根抽出,从两瓣肥唇间硬挤出淫水,再捣出白色的泡沫!
    “啊啊~~~不要~~~好大~~~啊啊啊~~~干死我了~~~呜呜~~~~不要~~~”
    “小浪逼,干死你!操烂你的骚屄!妈的,几天没操你,老就想的不行!”
    没想到这个变态禽兽还会想他,沈怜更是绝望哭泣,呜呜呜的胡乱踢动,却被大鸡巴猛男越干越狠,两只大白腿也越翘越高,当着他前男友的面,淫荡地抵着窗户,脚丫痉挛蜷缩,被大鸡巴男人操的死去活来,浑身乱颤,连黑色的真皮坐垫上都溅满淫水。
    “呼,爽死了,以后你天天给我干,做我的专属母狗婊!”
    “呜呜呜~~~~不~~~~我不要~~~啊啊啊啊~~~混蛋~~~混蛋我不要~~~~啊啊啊啊~~~”沈怜虽然倔强哭骂,可白皙的大腿却配合着加紧男人,骚屄上顶,仿佛要让那硕大的鸡巴干进更深,那双手臂也死死环住男人的后背,胡乱抓弄着西服,也不知是拒绝还是堕落,红唇大张地哭泣浪叫。
    其实他早已堕落了,自从被男人那么粗大那么可怕的鸡巴开苞,他就再也无法接受别的男人,仿佛被野兽彻底标记,他再也无法忘记男人,甚至夜里也会因为梦到男人而湿了骚穴。
    他厌恶这样淫荡的自己,却又控制不住地随波逐流。
    男人见他走神,猛地抽出鸡巴,再抓住他两只大腿地向后压去。
    此时沈怜被邪恶的猛兽压成一字马地按在车座上,那腰肢和身几乎要成十度,那雪白的肉臀也绷的死紧,诱人的骚穴完全大开着,毫不遮掩地向上翘着。
    男人将硕大的鸡巴对准屄口,粗鲁地猛抽几下,随后哑声道,“想不想要鸡巴?”
    沈怜羞耻地啜泣着,贝齿死咬着嘴唇。
    “到底要不要!”男人加重口气,大鸡巴啪啪啪地狂抽湿屄。
    沈怜被抽得一抖一抖,骚穴不受控制地收缩蠕动,屄里的淫水也越流越多,此时跟泉眼似的不断涌出。
    “呜呜呜~~~不~~~~我不要~~~啊啊啊~~~不要啊!~~~~”
    男人见他拒绝,低头就咬住他的奶头,一顿粗暴吮吸,男人吸得大力极了,叼住后扯,等拉到极限,在啵地松开,大奶头又弹回奶里,弄得小奶又红又肿,骚处屄浑身发抖。
    “不~~~不要咬那里~~~~啊啊啊啊啊~~~”乳晕都被死命叼住,男人咬完一个奶头,留下一圈牙痕,再去咬另一边,等咬得沈怜都要哭出声了,又裹住两个奶的一起含在嘴里,一阵色气霸道地狂吸狂舔。
    沈怜被吸得又疼又痒,浑身冷汗,下面也早就受不了了,骚水淋淋地不住上翘。
    可男人就是要他亲自求操,大鸡巴一边啪啪抽屄,一边狂吸奶头,等吸得奶都肿了一倍了,沈怜终于彻底崩溃,他带泪的眼痴痴地望着男人,满脸潮红的哭叫着,“呜呜呜呜~~~~饶了我吧~~~~不要了~~~~呜呜呜~~~~不要吸了~~~~我要~~~呜呜呜~~~~我要大鸡巴~~~求你~~~求你操我~~~~呜呜呜呜~~~”
    男人见他终于屈辱,兽欲地吻了吻奶,随后硕大坚硬的巨屌对准湿烂的骚屄,强壮的身躯猛地下压,刹那间硬如钢筋的大屌就笔直地插入骚穴深处!男人虬结的肌肉怒张着,连西服都被撑得微微鼓起,带动着他的身躯如打桩机一般上下运动,而硕大的鸡巴每次插进屄里,都像是要把沈怜从间撕开,粗暴猛烈地砰砰狂响,车内混杂着交合处噗嗤噗嗤的淫秽水声!
    “呜啊啊啊啊!~~~~好重!~~~~啊啊啊!~~~好痛啊!~~~~呜呜呜~~~~太深了!~~~操死我了!~~~操死我啦~~~~!”沈怜双手痛苦地抓住车身,浪叫混杂着哭求,听着刺激极了。那声音仿佛骚屄都要烂了,又仿佛爽到极点,当听到这种声音,情场浪的萧禾再也忍受不住,发狂地拍打车窗,这车里的骚货还是他以前纯净温柔的沈怜吗!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
    而沈怜这才记起前男友,崩溃羞耻欲死,哭着拼命摇头,哀怨又痛苦地望着男人。
    面对沈怜的求饶,男人却一言不发,甚至操的更凶更狠,他将沈怜的大腿按到极致,就像是操个充气娃娃那样,粗暴掰开,硕大的鸡巴如打桩机一般狂捣骚屄,干的宫里的骚汁都唧唧作响!男人一边操,一边狂揉他的奶,用尽全力地征服他,贯穿他,当着萧禾的面爆操他的男友!
    萧禾气的几乎快吐血了,他捶打几下车窗,听着里面越发凄惨的浪叫,额头青筋直跳,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沈怜像婊一样被操到高潮!
    “啊啊啊啊~~~!不~~~~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不要了~~~不要啦~~~我要死了~~~呜呜~~~~我要死啦~~~~!”沈怜发狂的一阵乱颤,他全身汗湿的白皙胴体抽搐乱颤,强大诡异的快感瞬间席卷全身,他牙齿咬紧,泪眼迷蒙,一双白皙的大腿簌簌发抖,白皙的臀部更是急速搅紧,连脚丫都死死抵住窗户,脚趾情难自禁地紧扣着,竟从宫深处喷射出大量的温热骚汁!
    大鸡巴野兽就当着萧禾的面把沈怜操到潮吹,沈怜一边高潮,一边肌肤糜红地乱抖乱颤,嘴里凄艳尖叫,“啊啊啊啊啊!~~~高潮了!~~~要坏了!~~~骚屄要坏了!~~~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一声拉长的浪叫,男人也狠狠地干进最深,对着那喷水的宫腔剧烈搅动,沈怜被搅得泪眼翻白,牙齿几乎要咬破嘴唇。
    而男人根本不会轻易放过他,在他高潮的同时,雄腰下沉,大力猛凿,胯下越干越粗暴,鸡巴越操越深,水花也越泛越大,骚穴里噗嗤噗嗤的狂响不停,声音渐渐连出一片,伴随着砰砰砰的肉体撞击声,不断粗重有力的回荡在车厢里。
    “啊啊啊~~~~不~~~轻点~~~轻一点~~~呜呜~~~饶了我吧~~~我不要了~~~啊啊啊啊啊~~~”沈怜翻着白眼地浪叫,手指死死扣进男人的西服里,指骨泛白,几乎要爽上天。
    男人如猛兽般的强壮身体和可怕的性能力简直要让沈怜崩溃,男人的鸡巴丝毫没有射精的预兆,而且一次比一次猛,一次比一次狂,操的沈怜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迭起,有时候刚刚高潮,又被干的达到更高的肉体崩溃,在这反复的情色暴戾的轰炸下,可怜的沈怜简直要被活活操死。
    就这样噗嗤噗嗤的狂插狂捣了足足一个小时,空气弥漫着淫荡潮湿的骚味,那屄口更是充血外翻,不断飞溅出黏腻的白沫!
    沈怜已经被操的彻底失神了,全身的肌肤泛着病态的糜红,泪脸扭曲,眼睛变得涣散而朦胧,他的红唇微张着,喉咙里不断溢出虚弱地骚叫,嗯嗯啊啊啊啊~~,那声音也越叫越无力,最后被大龟头狠狠地干进宫,细腰猛地一挺,竟在瞬间达到第十次高潮!
    这一次的高潮来的猛烈而骚浪,骚水如喷泉般不断涌出,鼓胀的奶和屁股掀起一阵阵白色肉浪,他的脚丫死死抵住车窗,双手死死搂住男人,似乎恨不得将男人的西服都撕破,完全打破了素来温柔纯净的模样,如母兽般哭泣尖叫,下身狂喷淫水,喷的男人都闷哼一声,差点被这骚货夹射。
    而男人粗喘着,缓慢地抽出鸡巴,可沈怜却哭泣地抱住男人,潮红的泪脸露出堕落淫荡的神情,“不~~~不要拔出来~~~~求你了~~~~求你射进来~~~射进我的宫~~~~”
    那一瞬间,男人的鸡巴又涨大数存,随后双目赤红的一阵猛操,仿佛要把身下的骚货操坏一般,健硕的腰肌操的大屁股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而高潮的骚货更是死死抱住男人,淫荡下贱的痉挛着哭叫着,最后嘶喊着被大鸡巴狠狠插进最深,被滚烫的精液灌满宫。
    男人射得又猛又多,灌得沈怜的肚再次鼓起,宫腔里也充满了腥臭大量的浓精。
    他无力的啜泣着,浑身汗湿糜红地瘫在车座上,手指从男人的后背慢慢滑落,此时他不知道萧禾在不在了,可背德的羞耻却慢慢褪去,他的大脑仿佛坠入云端般飘飘晃晃一片空白,迷惘极了。
    而男人低头看他,漆黑的眼睛露出异样的神色,随后低头就堵住他的嘴唇。
    萧禾知道萧骋在想什么,这个男人就是个变态,他嫉妒他憎恶他,然后通过强奸他的男友寻找些可怜的存在感而已。
    萧禾也轻视男人,他知道他父亲更不会给这个王八蛋留一点钱,男人对他一点威胁都没有。而沈怜也不过是他早已抛弃的婊,这种装模作样的婊很多,也不缺他这一个。
    可当他再次看见沈怜时,他却因为嫉妒扭曲了一切。
    三个月没见,沈怜肚似乎都大了,他淫荡地在高大的男人怀里颠动,大屁股一颤一颤,小奶一颠一颠,他跟男人一边做爱,一边啧啧舌吻,男人也捏住他的奶,大力粗暴地贯穿他。
    “啊~~~~好大~~~大鸡巴~~~大鸡巴哥哥操我~~~呜呜~~~操我~~~用力操我~~~~”
    男人看他那么骚,更是越操越猛,硕大的紫黑色巨屌噗嗤噗嗤地贯穿骚屄,干的大屁股臀浪乱颤,屄口外翻,微鼓的孕肚更是一颤一颤,白皙滚圆,看上去骚极了。
    萧禾没想到男人能跟沈怜相处那么久,据他所知,萧骋冷酷无情到极点,为了钱连义父都能杀掉,甚至跟全家闹翻,又怎么可能和自己的一个前男友纠缠那么久。
    可那个微鼓肚的秀气青年却是就是沈怜,对比三个月前,他看起来更漂亮了,萧禾从来没有得到过他,就因为这样,那种抓耳挠腮的痛苦才会越发强烈,他从没想到沈怜会被开发的那么好,仿佛就像是一枚剥了皮的荔枝,变得越发水嫩,透出诱人的甜香。
    等沈怜和萧骋分开,萧禾总算逮到机会,他一把抓住沈怜,神情留恋而温柔,“阿怜,好久不见了。”
    沈怜见到是他,神色尴尬地甩开他,“啊……是你……你怎么在这……”
    萧禾没想到沈怜会是这种反应,脸色微暗,他自诩不比萧骋差,他是名门之后,修养才学俱佳,是真正的富家贵公。那萧骋算什么,贫民窟出生,又是个混混,就算是他们萧家血脉又怎么样,骨里还是个低等垃圾,凭什么沈怜会跟着他。
    “阿怜,你怎么会跟萧骋在一起,他不是把你……”萧禾故意欲言又止。
    沈怜神色更僵,苦涩地低下头,“我……”
    “是不是他威胁你,胁迫你的家人?没事,我会保护你的!阿怜……其实我一直没忘了你,我可能这辈都没法忘记你了,我……”
    还没等萧禾甜言蜜语完,沈怜打断他道,“我……其实我是自愿的……”
    “自愿?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他威胁你!那个混蛋当初就是把你强奸,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他就是这种变态,我喜欢什么他就要抢什么,他根本不是真的爱你!”
    沈怜咬着嘴唇,凄苦地摇摇头,不一会,泪水就充斥眼眶。
    萧禾见他有了反应,更是添油加醋地说萧骋的坏话。
    沈怜听着听着,突然道,“不……不是这样的,我知道他不是坏人!”
    “???”萧禾惊愕地看向沈怜。
    沈怜又低下头,像是无法面对他一样,颤声道,“我……我已经爱上他了,对不起……”
    萧禾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嫉妒和愤怒瞬间占据大脑,“什么!什么叫爱他了?沈怜你是不是脑有病,当初就是他强奸你!他还当着我的面玩你干你,把你当母狗对待!你他妈是不是贱?”
    沈怜被骂的惊慌无措,泪脸涨红,此时萧禾已经彻底剥下道貌岸然的表皮,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阴恻恻道,“或许你本来就是个贱货,就喜欢被粗暴操屄?”
    就在萧禾要把沈怜强拽进卫生间时,一只大手猛按在他肩上,萧禾回头,正好对上男人英俊坚毅的面容,男人冷狞一笑,捏住他脖就将他正了过来,萧禾吓得魂飞魄散,叫得比杀猪还惨,哪里还有刚刚贵公的模样。
    沈怜看着这一幕,难受地劝阻道,“不……萧骋……”
    男人看了沈怜一眼,一把放开萧禾,萧禾恶狠狠地看着他们,咬牙切齿道,“好啊,一个婊,一个畜生,你们果然是天生一对!”
    男人耻笑一声,“那你是什么?废物还是乌龟?”
    萧禾简直要气疯了,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害怕男人揍他,还是忿忿地走了。
    沈怜看着萧禾的背影,脸色苍白极了。
    这时,男人一把捏住他的下巴,充满占有欲的哑声道,“你很伤心?”
    沈怜直视着男人,眼睛里有泪水打转,“那我呢……算你的战利品吗?”
    男人眼神微暗,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将沈怜强拉进怀,看着沈怜颤抖的唇瓣,低头就吻住了他。
    俩人激吻许久,男人才粗喘着放开他,“三个月前,我就回答过你。”
    回忆追溯到三个月前。
    沈怜被男人抱到车上狂操,操的魂都快没了,尊严也遭到彻底践踏。他被送回了家,男人像个玩完就走的嫖客,摸了摸他的奶,又深深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了。
    然后男人这一走,就离开了半个月。
    沈怜原本以为摆脱了这个变态恶魔,他的生活能恢复平静祥和,可一切的一切早已被打乱。
    他的身体已经被操到堕落,每天无时无刻不分泌骚水,骚穴总是湿漉漉的,他没有办法,只能用手指自慰,可被男人那样粗大的鸡巴干过,哪里还能忍受手指,他像个婊一样到处找自慰器,直到痛苦地趴在床上,因为自己的淫荡而痛哭流涕。
    直到某一天,沈怜憔悴痛苦地准备看心理医生时,男人再次出现,他就像个狡猾的野兽一样从没有放过沈怜,甚至一步步诱骗猎物自己上钩。
    沈怜看着高大英俊的男人,眼里充满怨恨和痛苦。
    男人伸手抚摸他的脸颊,神情复杂,沈怜哭着推开他,骂他是混蛋王八蛋。
    男人眼眸一暗,眼又翻腾无法压制的火热兽欲。
    沈怜被他看得浑身发抖,带泪的脸慢慢变红,荒芜了几乎半个月的骚穴再次蠢蠢欲动,骚唧唧地分泌淫水。
    他饥渴地哭喘着,死死抓住男人的衣服,眼神迷惘又淫荡。
    男人知道他想要什么,猛地将他打横抱起,随后扔到床上,沈怜尖叫着被大鸡巴野兽野蛮地拔了个精光,那动作之粗鲁,几乎把内裤都撕扯成两半。
    沈怜哭泣着,死死推搡男人,却又情欲如潮地分开大腿,露出湿漉漉的骚屄。
    男人双目赤红地压倒他,脱去衣服,那高大魁梧的身躯泛着蜜色的光泽,充满无与伦比的力量和强壮,沈怜含泪望着他,害怕又带着一种被男人征服的渴望,就仿佛吸毒一样,明知道不对,却又欲罢不能。
    男人仿佛饥饿的野兽般压倒他强吻他,在他柔软的身上胡乱狂舔,在锁骨上,在脖颈上,在柔软的奶上,全部落下粗重压抑的吻痕和牙印。
    沈怜淫荡的挣扎着,哀叫着,很快就被硕大如铁锤的巨屌顶开屄口,随后由下至上地猛然贯穿,毫不留情地直插到底!
    沈怜被干的凄惨浪叫,手指死死地抓住被单,骚躯被撑得簌簌发抖,男人发狠的干他,硕大的鸡巴凿得又快又猛,干的火星四溅汁水涟涟,沈怜也被操得肌肤通红,身也敏感到极点,一被男人碰触就能渗出汗水,那狭窄的肉穴更是被硕大狰狞的巨屌狠狠操开,露出里面娇嫩新鲜的屄肉,和一股股被带出的骚浪淫水。
    可怜较弱的沈怜被强壮如猛虎的男人按在身下狂操,那健壮的肌肉鼓胀隆起,身上满是古龙水香味混杂的汗味,刺激的骚嫩屄晕晕乎乎,呼吸急促,浪叫哭泣,他似乎已经爱上了男人的粗暴狂野,那种强奸般的力道和最下流最粗鲁地交配方式,让他在男人身下他就是一只下贱的母兽,除了被大鸡巴猛干,别无他法……
    他的大腿被男人按在两侧,脚丫高高举起,脚趾蜷缩,随着身的快感战栗扭曲着,迎合着最粗鲁狂暴地操干。
    男人仿佛主宰一切一般,将沈怜猛地抱起,让他在怀里像个婊一样乱颤乱颠,大舌粗鲁地探入沈怜的嘴唇,吮吸他的骚舌,沈怜又羞又骚地呜呜呻吟,可旷日持久的骚躯终于得到了彻底的满足,很快,手指又紧紧地抓住男人发达的背肌,抓出无数爪印,可无论他如何反抗,男人鸡巴依旧在轰鸣猛凿,干的屄肉糜烂喷汁,一塌糊涂。
    沈怜已经被大鸡巴彻底操哭了,极致的涨满感和疼痛的快感交织在一起,这种强烈的双重快感让他完全堕落,根本无法反抗,他全身乱颤的哭叫着嘶喊着,在一阵猛戳宫的狂捣爆插后,四肢痉挛地达到高潮。
    他唔唔唔哭叫着高潮迭起,身死死贴着男人,男人将汗湿乱抖的沈怜又按到在床上,一边狂吻他一边继续发狂猛操。
    男人硕大的鸡巴狠狠地操到最深,粗大柱身被丰满的屁股完全吞没,直到两个硕大的睾丸,随后男人掰开他的臀瓣,用力搓揉抓弄,腹肌继续向前猛顶,干的那对柔软的屁股啪啪啪啪的响成一片,完全被操大的丰臀被不断压扁又弹起,不断泛起淫荡的肉波。
    远远望去,沈怜胸前的奶都被压瘪,白皙柔嫩的身全部被压制在高壮魁梧的男人身下,被巨大的冲击力干的前后乱晃,身仿佛没骨头一般,胡乱扭动。
    臀部跟腹肌的撞击声越来越响,可怜的肉屄也被操的糊满白沫,沈怜泪眼涣散地胡乱哭叫,嘴唇刚刚得以解脱又被男人死死堵住,他的大腿慢慢淫荡绷直,身也晃得越来越快,猛然间,他失魂落魄地翻着白眼,在男人大舌的交缠下浪叫出声,随后身宛如脱水的白鱼般狂颤狂抖,下一刻就被男人的鸡巴干到高潮。
    男人在他再次高潮的时候,将他抱了起来,一边操干一边带到了卫生间的镜前。
    于是浑身汗湿糜红,满脸泪水的沈怜就看着自己在粗黑的鸡巴上颠动套弄,看着自己的肉穴被干的翻进来又带进去,羞涩难堪间,他失神地抽搐几下,下一刻又被男人按住脑袋的恣意狂吻,男人一边吻他一边又按在镜上狂操,就像第一次那样,狠狠的贯穿他征服他,将他干的连潮吹的机会都没有,完全变成了鸡巴套。
    可怜的沈怜就这样被性能力极强的可怕野兽日到高潮迭起,精神恍惚,最后,身都彻底被日崩溃了,女性尿道大开地喷出骚尿,男人见他失禁,更是就着尿液猛捣骚屄,在一阵狂风暴雨噼里啪啦的爆操后,男人猛地将大鸡巴操进最深,高壮的身躯一阵古怪激烈的震颤,随后,一股从未有过的可怕热液狂喷进沈怜的宫腔里。
    沈怜被喷的仰头惨叫,可下一刻却被更多更热的液体灌满肚,这种液体比精液更多更烫,宛如水枪般狂射沈怜的宫腔,沈怜被射得失魂尖叫,嘴里都不知道在喊些什么,只知道凄惨地叫着不要不要。
    男人粗吼着喷出一股股尿柱,将沈怜的宫都尿满,才下流地抽出鸡巴,然后搂着骚货的细腰,再次堵住他嘶哑叫喊的唇。
    而失去堵塞的骚屄顷刻间就喷出大量的尿液骚水,仿佛再用骚屄尿尿,沈怜被这可怕又淫秽的一幕彻底吓到,悲鸣凄惨地呜呜直哭,男人一边吻他一边哑声道,“你肚里装了我的尿,以后就永远是我的人!”
    沈怜绝望摇头,下一刻却被硕大的鸡巴狠狠贯穿,男人在沈怜凄惨地哀叫声继续狂操,这一操就操了整整五个小时。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