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分卷阅读91

分卷阅读91

    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作者:灵芝炒河粉

    分卷阅读91

    梳理了一阵。木药还没反应过来, 秋意云便将床头摆着的海棠花折下,插到木药的鬓边。木药之前是戴了两朵海棠的,有一朵被虚碧珠刺落了,鬓角也有些散乱,此刻却让秋意云细心地料理过来。

    木药心念转动,便抬起素手,扶了扶鬓边那娇无力的海棠花,幽幽说道:「木药何德何能,受得起秋郎这番情深意重?」

    秋意云只道:「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和月。」

    木药心弦一紧,听得窗外飒飒起了风声。又是一夜的风、一夜的雨,不知吹落多少海棠。秋意云仍睡在床上,盖着丝被,微闭着眼睛,长而乌黑的睫毛有时会颤动几下,尔后又平静了下来。木药手执一卷书,不时摩挲一下翠冠上的蛟龙明珠,守坐在床边直到天明。

    (10鲜币)第十四章 绮草竹青

    然而,那柄长剑,并非『竹青』,而是百炼府瞿陵所铸的『绮草』。那么使剑的人,自然不是虚碧珠。绮草剑是瞿陵送给秋意云的,秋意云将这剑给了杨逸凤。故而,今晚袭击木药的人,是杨逸凤而非虚碧珠。杨逸凤事先在绮草上淬毒,下的自然不会是一剑封喉的毒药。但毒素太轻,也会引人怀疑。杨逸凤十分相信木药的医术,因此下了一种发作较慢、但毒性甚强的毒,给木药足够的时间去解毒。他可不想真的把秋意云给毒死了。

    这木药放了那么响亮的救命烟花,是不可能不惊动群雄的。群雄便来问是何事,木药便答:「是五毒门的虚碧珠偷袭于我,幸亏秋庄主恰好路过,以身相救。秋庄主既是我的恩人,其父应当也不会是大奸大恶之徒。还是等杨老爷来了,才再做定夺罢。」

    便有人问道:「五毒门与芳菲门素无结怨,为何会突然派人偷袭门主呢?」

    木药便道:「木某也觉得很奇怪。但那剑确实是『竹青』。竹青剑身薄如蝉翼、柔若灵蛇,有着绿纹,如此奇特的剑,江湖上,应该没有第二把。」

    「那会不会是别人用这剑冒认?」

    「那也不大可能。那剑威力虽大,却很难驾驭。若非素有练习之人,怎能使得如此灵活?试问,连我与秋庄主联手都不能击败之人,会有多少个?」

    群雄沉默了一阵。却听得一个说道:「这未免也太可怕了。早闻虚碧珠武功奇高,想不到居然到了如此境界。此番在武林盟齐集芳菲门之时,突然出手谋害木门主,其中恐怕有什么阴谋。」

    木药沉吟一阵,道:「其实是不是虚碧珠,也不宜过早定论。既然大家这么人齐了,不如再发一张帖,请五毒门的人给大家一个解释,也来我谷中作客,好热闹一番,各位以为如何?」

    群雄便都道可以。

    便有一人说道:「铁盟主失踪多时,却一直未能找到,而门主又遭到袭击,两件事会不会有关联?」

    木药想了想,觉得若是把铁盟主的死推给五毒门,也无不可,便道:「许是有关也未可知。」

    「看来这五毒门也是心怀不轨的。此门派作风行事向来就为人不齿、离经叛道,如今得此事情,更加是叫人愤慨。」

    木药便道:「不过这也到底是个猜测,事实如何,也未可知,还是先问清楚比较妥帖。还请诸位能让鄙人当个中间人,将事情弄清弄楚,也不免伤了和气。」

    「木门主既然如此说了,我们也无拒绝之理。倒是为难门主了。」

    木药笑笑,便道:「鄙人也只是略尽绵力罢了。」

    现在群雄无首,武林盟失了方向,木药暗中笼络各派,又在人前故作仁义,因此武林盟各位便都对木药的主意很是顺从。

    会过群雄,木药便回房去,正好见秋意云走了出来。秋意云其实已无大碍,但见了木药过来,便故意踉跄了几步,木药忙快步上前,将他扶住,又问道:「秋郎,你的身体还没好起来,怎么就四处走动?何不上床歇息?」

    秋意云便道:「木儿,我现在受群雄白眼,在你这儿呆太久,始终不方便,怕是连累了你的名声。再说,我身上毒已清除,没什么事了。」

    木药叹了口气,说:「你何须顾虑甚多?我本就不是爱慕虚名的人,喜欢和你在一起,便与你在一起,管群雄说什么。」

    秋意云摇摇头,说道:「好吧,这个不管。可是你近日发生那么多事,难道每件都不管吗?现下芳菲门事多,你也很忙。我呆在这里,只会徒添你的烦忧。」

    木药便道:「你执意如此,我也不留你了。不过你在这儿呆着,我命人备顶软轿,待会儿你乘着轿子回去。」

    「你是好心,可倒显得我娇气了。」秋意云笑道。

    木药却道:「你就听我这一句,要不然,我就不让你回去了。」

    秋意云笑笑,说:「那便依你的。」

    待备了轿,秋意云便乘轿回去了。及至阁中,他打发了下人离去,又让衣兮守门,便疾步到了房中,果见杨逸凤呆在里头看书,好不清闲。秋意云见他如此,便撒娇道:「可怜云儿昨晚又中剑的、又流血的、又中毒的,义父倒不关心,看书下棋,清闲得紧呢。」

    杨逸凤听了便笑,放下书说:「我这不是在等你回来吗?来,过来给义父看看,伤得重不重?」

    秋意云便走了过来,说道:「义父也不怜惜些,疼得紧呢。」

    杨逸凤哪里会不怜他?那剑只是划破了皮罢了,哪里值得这样大呼小叫的?杨逸凤明知秋意云在撒娇,便道:「是义父错了。要不云儿也刺义父一剑,便算平了。」

    秋意云便坐在杨逸凤身边,说:「云儿怎么舍得刺你呀?云儿亲你都来不及呢。」说着,秋意云搂着杨逸凤便要亲。杨逸凤忙挡住,说:「光天化日的做什么呢!」

    秋意云却蹭着他的肩膀,说:「昨晚都没和义父亲热呢!今天补回来。」

    杨逸凤便说:「你刚刚不是说伤得厉害、疼得厉害?还有心思做这个!」

    「嗳哟!义父便算可怜可怜云儿罢!」说着,秋意云便将杨逸凤按倒,行那巫山云雨之事来。杨逸凤虽羞得要紧,却也半推半就的从了。秋意云便拉着他一直胡混到天黑,又哪有半分受伤的样子。反而是杨逸凤腰酸腿软双脚不稳的,比起秋意云来,更像伤患。不过习惯了纵容秋意云,杨逸凤心里竟是安慰自己道:也好,这不证明云儿没伤着嘛。

    秋意云有了养病的由头来,这几天便都不用找木药聊天,也不必虚情假意的作戏。木药那头也清闲,和林春近走动也勤了一些。木药只把林春近当成一条走狗,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而林春秋也做小伏低,恨不得时时摇尾乞怜,更让木药不将他放在眼内。

    (9鲜币)第十五章 天下不乱

    木药让林春近来了他的卧房

    分卷阅读91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