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分卷阅读89

分卷阅读89

    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作者:灵芝炒河粉

    分卷阅读89

    由林春近打点。林春近武功虽然不是好的,但人脉广、口碑佳,而且又是个细心谨慎、办事老到的,要认真办一件事,自然办不差错。再说林春近现在还巴着木药送他个『盟主』位呢。

    木药清闲了许多,便天天和秋意云风花雪月,谈谈诗学,谈谈人生。木药是个虚伪的人,也饱经风月,是情场老手,识得逢迎做戏。而秋意云又何尝不是?秋意云自小就不服母亲管教,所有不服管教的纨絝子弟,长够岁数了,做的头一件『反叛』的事,也莫过于飞鹰走狗、宿花眠柳。浸泡过多年风月场,秋意云自是知道『逢场作戏』该如何拿捏,方能让人觉得甜而不腻、幻而不虚。

    木药一时也猜不透秋意云对他是真心、还是假意。木药本是个多疑的,自是不大愿意相信秋意云这样的人物会因为两三年前的一场露水姻缘而情不能自拔。那时木药还是萧红药的弟子,偶尔得到机会能够出谷去,便认识了秋意云。秋意云那时还没与杨逸凤一起,仍过着放浪形骸的生活,见了木药这样的美人,便动了心思,用些便宜手段来勾引了他。木药对于情事方面,也并不拘束,只当出谷后的一场艳遇,彼此一拍即合,过了十来天没羞没臊的日子。之后木药不辞而别,返回谷中。秋意云虽觉得这离别有些突然,但又觉得差不多腻了,便就此作罢。

    秋意云为了防木药使什么手段,便约了木药到开阔的室外去。秋意云扶着木药,说道:「你老坐在室内不好,应该多走动走动。」

    木药便道:「你知我懒的。」

    「花花草草也需要晒晒太阳呀。」秋意云看了看木药,又说,「累了吗?不如到前边凉亭里坐坐?」

    木药点点头:「也好。」

    他们两人便在凉亭里坐下。秋意云便笑道:「这正是早春时节,万物生长的好时候,我看你也真的该多呼吸一下这春气。」

    木药便道:「这道理我也不是不知道的,只是平日躺床上也恹恹的,更没精神走动。如今有秋郎相伴,才强自打起了几分精神,不过多走几步了,仍还是有些累。」

    秋意云却道:「那晚你打我的时候可是精神呢!」

    木药心念一转,便又故作娇羞状:「那晚……那晚我本打算与秋郎好的,所以特意服了些刺激精神的药物,才特别又精气。可你又故意怄我的气!害我回去不知多难受。」

    秋意云便道:「 说来都是我的错。我该让你打才是。」

    木药便道:「少不正经。」

    秋意云只与他笑笑,又摆出一副深情无限状。

    木药又说道:「秋郎,令尊的身体还好吗?师父似乎并没有医治好他,就已经失踪了。他现在该没事吧?」

    秋意云心想:谈了几天风花雪月,你终于沉不住气要问义父的事了吧?

    「唉,还是老样子,反反复复,时好时坏。」秋意云一片愁容地说,「你有办法医治吗?」

    「等令尊来了,我便帮他看看罢。不过这病连师父也没给他治好,我恐怕也无能为力。」

    秋意云叹了一口气,便道:「那也便罢了。都是命。」

    木药便道:「我虽无为令尊诊过脉,但也大概料得他是邪气侵身之症,说起来算是和我一样的病源。若是炼《玄金宝典》,应当是可以医治的。这书若在他手上,那便好办了。」

    木药这是在套话,想确定《玄金宝典》是否在杨逸凤手中。而秋意云自然不会被套出,他不可说书在,也不可说书不在,便道:「有又如何?无又如何?这种武功不是寻常人练得的,须很有悟性和修为才能练就,家父虽然会一些武功,但却只作强身也勉强,哪里谈得上修炼上好武功?」

    (9鲜币)第十二章 赠明珠

    木药便道:「若吃些滋补妙药来辅助,那也并无不可的。」

    秋意云便答道:「灵丹妙药也是世间难求的。」

    木药便道:「或许我能帮忙呢?我们芳菲门虽然门庭浅窄,但还是有些压箱底的好货的,放着也是封尘,不如给令尊试试?」

    秋意云自然不信木药会这么好心,将压箱底的灵丹妙药拱手相让。若只是骗人还好,最怕他害人,给一些会吃坏人的东西让杨逸凤吃。秋意云对杨逸凤甚为保护,自是拒绝:「傻瓜,芳菲门有什么好药,自然第一个该让门主来吃!难道你自己的身体都不要紧吗?我看你呀,症候比义父还重些呢。」

    木药愣了愣,尔后又笑说:「你这话说的!我年纪这么轻,武功又好,自然会比令尊硬朗些。哪有你说得这么不中用!」

    秋意云也柔然一笑,握起了木药的手,道:「许是我关心则乱罢。」

    木药每逢想试探,都会被秋意云挡回去,而且是柔情蜜意地挡回去。这四两拨千斤的巧劲,每每让木药摸不着头脑,始终看不出秋意云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不过秋意云的心真不真不要紧,最要紧《玄金宝典》是真的。

    木药问道:「那令尊什么时候才能来到?」

    「我也拿不准。大概这几天就到吧。」

    「我倒不要紧,但是武林盟那帮人,似乎很不高兴。」木药自然不会说自己心急,只拿武林盟来压秋意云。

    秋意云却不买武林盟的账,直接答:「他们不高兴就不高兴去,最紧要是你高兴。」

    木药便笑道:「我自然是不会生令尊的气。不过,武林盟那帮人喋喋不休,实在教人烦躁。再说了,他们住在万艳谷,吃我的、住我的,浪费我不少柴米油盐,所以我才望事情早些解决。」

    「他们喋喋不休,你就只推说不见他们,那就不用烦了。」秋意云笑道,「费用问题更简单,他们用你多少的,我就还回给你好了。」说着,秋意云从袖中拿出一颗明珠,明珠光彩照人,上浮雕着蛟龙,栩栩如生。

    木药见了,十分惊喜:「这是什么玩意儿,我竟从未见过。」

    「送给你的,自然是非凡之物,必然哪里衬得起你这非凡之人?」秋意云将明珠放到木药手心,说道,「此珠是我一年前觅得的,一看见它,就想到了你。因此一直珍藏着,盼着有一天与你重逢,再送给你的。」

    秋意云说得情真意切,而木药也甚为受用——他受用,不是因为秋意云的『情真意切』,而是因为这上好的明珠。说起来,木药真的跟女人很相似,喜好鲜艳的颜色,喜欢簪花,喜欢作女儿的招摇妆扮,也很喜欢璀璨的珠玉,因此他对于这样价值连城的明珠是毫无抵抗力的。秋意云这礼物倒也送得投其所好。

    木药本就对这颗明珠爱不释手,加上为了讨秋意云喜欢,便将明珠镶嵌在翠冠上,每日都带着明珠翠冠,玉面相映,珠翠生辉,端的是光彩照人。

    这天,木药许久没有戴冠,

    分卷阅读89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