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分卷阅读33

分卷阅读33

    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作者:灵芝炒河粉

    分卷阅读33

    皙的长腿勾住秋意云的腰。

    「世叔真坏!」秋意云的声音变得极为嘶哑,却还隐隐透着天真稚气。

    ☆、第三十九章 五色水团【h】

    「世叔真坏!」秋意云的声音变得极为嘶哑,却还隐隐透着天真稚气。

    秋意云因为情欲而显得极具侵略性,全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迫力,然而眼神除了赤裸的欲望却还有未脱的稚气,这种复杂与单纯的矛盾糅合在一起,让杨逸凤心口揪紧。

    杨逸凤似乎看见了那个可恶的秋意云、又似是看见了那个可爱的云儿……他们到底是一个人吗……

    灼热的东西一下子顶入了体内,杨逸凤有些痛苦地眯起眼睛,盯着那张矛盾的脸。

    「云儿……」杨逸凤颤声呼唤。

    秋意云的阳具抽出时,勾连出一些粘腻的蜜液,再一次狠狠进入,蜜液便充当了极好的润滑,为更深的推进提供了很大的方便。秋意云爱死了这种湿润、紧窒和温暖,这样的触感给予了他很大的安全感,他确切地与这个男人连为一体,而他每一次深入的占有,都能引起杨逸凤销魂的颤抖和忘情的呻吟。

    秋意云说不出自己多么爱这样的杨逸凤。

    当然,怎样的杨逸凤他都爱。

    再一次地身体嵌入,让杨逸凤失神地呻吟出声。杨逸凤因为极致的快感而紧紧搂着秋意云,秋意云则以更大的力度箍紧他,腰臀更为频繁地耸动,强而有力。杨逸凤被不断攀升的快感模糊了神智,他用力地拥紧了秋意云,失神地唤道:「云儿……秋意云……」

    幼年时秋意云嫌粽子麻烦,又要拆又要解,此外他又贪吃不同的馅料。月皓照却习惯顺他的意,便都一一拆了给他吃,他却吃不完浪费,还撑肚子不消化。杨逸凤知道后,便笑道:「这孩子是贪吃馅料和糯米,与其给他大粽子白浪费,不如做些水团给他过过口瘾,那还好些。」怎知现在秋意云还记着这事,扭着性子要杨逸凤给他做。杨逸凤拗不过他,便答应了。

    尽管一心要勾引石小米,但秋紫儿也没忘记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修补母子关系。因此过了两天,她便到厨房里要与杨逸凤一起做五色水团。

    杨逸凤见秋紫儿来了,便笑道:「夫人这么好雅兴。」

    秋紫儿笑道:「哪里是雅兴了?其实真是劳烦先生,又要帮忙照顾云儿,又要帮忙对小米隐瞒我的身份。」

    杨逸凤拿了些糯米粉来,又说:「夫人见笑了。不过说起来,小米是我极好的朋友……」

    不等杨逸凤说完,秋紫儿便截口道:「我便懂了。你是听了关于我的传闻,怕我会杀掉小米不是?」

    杨逸凤愣了愣,装出一副无辜样:「夫人言重了,杨某只是……」

    「也罢,这话我就跟你说开了罢。」秋紫儿一边卸去皓腕上的镯子链子一边说道,「以前我的确有勾搭男人和杀男人的嗜好,不过待认识了月皓照之后便都改过来了。」

    杨逸凤一边筛豆沙一边讶然道:「我实在不知。」

    「我对月皓照是真心的!」秋紫儿瞪他一眼,道。

    「这个当然,不然夫人怎么会替他生养孩子呢?」

    杨逸凤相信秋紫儿对月皓照是真心的。可秋紫儿的真心却逼死了月皓照。秋紫儿看着是个水做的美女,但实际上却是一团火,月皓照非但不是赤金,却还只是薄纸的命,因此被烧成了灰,饱受煎熬故英年早逝。

    在为秋紫儿与月皓照喟叹之馀,杨逸凤又想到,秋意云在这点上不也像秋紫儿吗?

    秋紫儿开口,打断了杨逸凤的胡思乱想:「我对石小米也是真心的。」

    杨逸凤惊得手里的筛子险些掉地上。

    似乎是没看到杨逸凤的惊诧表情,秋紫儿没事人一样嘻嘻笑着说:「把豆沙筛好之后该怎样?」

    杨逸凤以忐忑不安的心情和秋紫儿一起做糯米团子。那些团子是迎合秋意云的口味做的,糯米团子够软糯,红豆沙的馅子还拌了桂花油,香甜得紧。不仅如此,为了讨爱吃甜的秋意云喜欢,团子还泡了蜂蜜,连糯米皮子都是甜的。

    杨逸凤做的那些卖相极佳,五种颜色的团子都泛着诱人的色泽,果真是色香味俱全。而秋紫儿做的看起来就像是有毒的,颜色染得不好看就罢了,红豆馅还漏了出来,团子大小不一,看着真是古怪。

    秋意云一直是个任性的孩子,将杨逸凤做的都吃光了,对秋紫儿做的眼角都不瞅一下。

    秋紫儿不悦地说:「我可做了一个下午呢,好歹试点嘛!」

    秋意云皱着眉说:「试什么?试毒吗?」

    杨逸凤心想秋意云说话也太不留情面了,但见秋紫儿不怒反笑:「真是我的

    好孩儿。」

    秋意云说:「我不是你幼弟?怎么又变孩儿了?」

    秋紫儿这下是真的被噎住了。

    所以说,小孩子真可怕。

    ☆、第四十章 精诚【有h】

    秋紫儿到底是没勉强秋意云吃那些烂融融的团子,转而捧着团子去敲石小米的房门。

    石小米看到秋紫儿来了,愣了愣,道:「大半夜的干嘛?」

    秋紫儿倒是很喜欢石小米这份直接,便笑道:「给你这个……」

    石小米道:「能吃不?」

    秋紫儿笑着说:「能啊!」

    石小米这种屎不臭也能吃下去的个性实在是十分值得嘉许。他吃了几口秋紫儿做的团子,沉吟一阵,说:「其实甜甜的也不错啊。」

    秋紫儿挺高兴地说:「对啊,只是卖相不好而已。说不定比杨逸凤做的还好吃些呢。」

    石小米一听,便道:「先生也做了?」

    秋紫儿颔首答:「是做了些,卖相挺好看的,不过都被云儿吃光了。」

    石小米一听便不高兴了:哼,那个秋意云,无论是多少岁的脑子,都是一样的讨厌。

    秋紫儿端详一下石小米的脸色,说:「你是想吃杨先生做的?」

    「是啊。」石小米答。

    「说不定很难吃呢。」秋紫儿答道。

    石小米笑笑说:「难吃我也喜欢。」

    「为什么?」秋紫儿心里打起鼓来,预感到会听到什么了不起的答案。

    石小米有些害羞地挠挠头,说:「其实我……喜欢杨先生。」

    秋紫儿感觉喉头一哽:「什么?」

    「其实我是喜欢男人的。」石小米有点害羞地说,「你不会因此而看不起我吧?」

    秋紫儿似乎还没震惊完,只瞪大眼看他:「你……」

    石小米摇摇头,说:「看来你还是接受不了……」

    「不……」秋紫儿愣了愣,「我只是有些……一时……」她有自信:凡是喜欢女人的,就一定会喜欢她。但她却把握喜欢男人的也喜欢她。毕竟她又不

    分卷阅读33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