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分卷阅读31

分卷阅读31

    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作者:灵芝炒河粉

    分卷阅读31

    不过杨逸凤要到晌午才起床,这点让绿兮、衣兮挺头痛的,因为这意味着整个上午都是绿兮、衣兮服侍秋意云。秋意云在杨逸凤眼前乖巧,但对着别人却是个混世大魔王,小时候况且如此,现在有着成人的体魄和武功,绿兮、衣兮越发地镇不住他,真是叫苦不迭。

    只是一到杨逸凤睁开眼睛起床,秋意云又从百厌小魔王变回了那个乖孩子,绿兮、衣兮也只是暗自惊诧,后来也习惯了。

    作家的话:

    云儿真是个坏孩子

    ☆、第三十六章 秋夫人

    只是一到杨逸凤睁开眼睛起床,秋意云又从百厌小魔王变回了那个乖孩子,绿兮、衣兮也只是暗自惊诧,后来也习惯了。有杨逸凤照顾他,绿兮、衣兮也乐得清闲。

    秋意云其实从来就不是什么省心的孩子。然而他就是再多精灵古怪也只是个孩子,那些不好的性子也渐渐被杨逸凤察觉了出来。杨逸凤只觉得管也管他不住,尽管让他收敛些罢了。知道了云儿并非全然的乖孩子,但杨逸凤对他的喜爱还是与日俱增的,不知何故。

    这些天渐渐凉了,秋意云喜欢吃热辣爽口的东西,杨逸凤当他孩子一样,不许他多吃,但也禁不住绿兮、衣兮私下给予,正是头痛。然而,绿兮、衣兮接下来要告诉杨逸凤的事情,才真正让杨逸凤一个头、两个大。

    「夫人要来了。」绿兮说道。

    杨逸凤愣了半晌,道:「夫人?你是说……」他心思回转一番,颇为惊诧:「是秋夫人吗?」

    衣兮答道:「就是秋夫人。」

    杨逸凤讶然道:「可她不是已经……」

    「其实她并无过身,只是心灰意冷退隐江湖,将天下一庄交予了庄主接手。」绿兮叹了口气,说,「说起来,他们母子关系向来不睦,在爷能独当一面之后,母子更是鲜有相见了。」

    杨逸凤倒是可以想像:像秋夫人这样的人,能和儿子亲亲热热相处那才奇怪吧。恐怕云儿长成个性情阴郁的人,也与秋夫人的失败教育不无关系。

    「可是……」杨逸凤沉吟道,「为什么她现下要来见他呢?莫非……莫非她知道了……」

    「嗯,夫人知道了爷失忆之事,特来看护。」绿兮答道,「想必不日便会到来了。」

    衣兮端详一下杨逸凤的脸色,果见他脸色不佳,便道:「其实也不必紧张,杨先生大概不曾与夫人相见过……」

    「不是的。」杨逸凤叹了一口气。

    「什么?」绿兮衣兮眨巴着眼睛看他。

    他叹气道:「我与秋夫人是旧识。」

    这才是问题所在。他倒还希望从不认识秋夫人呢!现在他与秋夫人再相见,算是『故人重逢』吗?

    武林可以说是很大,也可以说是很小。每天都有无数侠客在武林中来来去去,而真正的顶端的人却是来来去去那么些。因此彼此相见过也并非不可能。

    鮌教以往活动频繁,也曾与亦正亦邪的天下一庄合作干过一些大事。尽管这些大事都是地下操作、不为外人所道,却的确是引起过一些武林风波的。杨逸凤与秋夫人也确实是曾经的搭档,利用鮌教和天下一庄的势力合作干过些不大光彩的买卖,各取所需之后就分道扬镳,本想是老死不相往来,怎知却在如此场合再度会面,不得不说天意弄人。

    杨逸凤在忐忑的心情中,迎来了秋夫人的到来。岁月并无在秋夫人脸上刻下多少痕迹,她看着还是个美人,感觉也颇年轻貌美的。仔细打量着秋夫人,杨逸凤果也看出一点儿秋意云的眉眼。秋意云是男孩,却长得像母亲多些。

    秋夫人穿着华贵不减,绿兮为她脱下了狐毛大氅后,便见她大氅下穿着孔雀羽金彩绒比甲、绞金边的妆花缎的里衣,肩上围着海棠红的羽纱披帛,脚踩柔软的小牛皮革靴子,头上挽着坠马髻,插着一大朵绢花,下别着金色绣纹大扁簪。

    秋意云那华贵的穿衣风格也是从秋夫人身上承袭而来的吧!杨逸凤心里想道。无论秋意云与秋夫人母子如何不和,但无可否认,秋意云身上总是不时透露出秋夫人的风格。

    秋夫人看着杨逸凤,脸露微笑:「好久不见了,杨教主——喔,不,杨先生。」

    当初相见的时候,杨逸凤还是只手遮天的鮌教教主。现在呢?能称呼他一句『先生』,对于不可一世的秋夫人来说已经是很客气了。

    杨逸凤微微颔首:「秋夫人还是一如以往那般光彩照人。」

    秋夫人笑道:「说起来,真正没变化的还是杨先生吧。如此驻颜有术,真是教女子羡慕。」

    杨逸凤正要说什么,在坐榻上打盹的秋意云却醒了,见到秋夫人之后,眨了眨那双水灵灵的眼睛,说道:「哪来的老妖婆?」

    ☆、第三十七章 秋紫儿

    杨逸凤正要说什么,在坐榻上打盹的秋意云却醒了,见到秋夫人之后,眨了眨那双水灵灵的眼睛,说道:「哪来的老妖婆?」

    此刻,花厅里的人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好看。唯有秋意云还是脸不改色,跳到杨逸凤身边,抱着他说:「凤世叔,你来陪云儿玩吧!」

    杨逸凤尴尬地清清嗓子,半晌才摆出端正的态度说:「云儿,不得无礼,还不坐好?」

    秋意云见杨逸凤脸色严肃,也不得不听话地坐好。

    杨逸凤想跟秋夫人说:「这孩子好没规矩,真是失礼了!」可话到嘴边,他才蓦然想起,秋夫人才是云儿的母亲呢,他是以什么立场说这样的话?因此他只能讪讪地不开口,场面真是越发难看了。

    秋夫人以极为复杂的目光凝视着歪在榻上的秋意云。秋意云的头发没有梳好,有些散乱,又或者是因为他太调皮,即使梳好了还是不用多久就弄乱了。身上的衣服穿得不多,但他身壮力健、内力深厚,也不怕冷。脸上的表情很是天真,也很是单纯,对秋夫人露出毫不掩饰的戒备和警惕。

    秋夫人不觉失笑:这孩子真是活回去了,如果是没失忆的秋意云,估计还是看着斯文有礼实质句句带刺的。倒不如现在大咧咧地唤我『老妖婆』痛快。

    此时,秋夫人转头对绿兮、衣兮说:「你们带少爷回去躺躺罢。看他也累了。」

    「是,夫人。」绿兮、衣兮便要牵秋意云走,秋意云扭捏不肯,还是杨逸凤哄他好一阵子才将他哄走了。

    眼见着绿兮衣兮送走了秋意云,秋夫人才笑着开口:「想不到你是他那『凤世叔』。」

    杨逸凤尴尬地说:「其实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我刚接了他回来那阵子,他天天嚷着『凤世叔』呢,他是真的喜欢你。」秋夫人在铺着狼皮褥子的玫瑰椅上坐下,又道,「他也是真的讨厌我。」

    「夫人言重了。」杨逸凤也在她

    分卷阅读31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