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分卷阅读29

分卷阅读29

    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作者:灵芝炒河粉

    分卷阅读29

    的,他那脾性从小就……反正就跟他成年后的样子没个差。」

    杨逸凤皱起眉道:「我认识的云儿就是极乖顺的。」

    绿兮便小声道:「那杨先生认识的秋意云是如何的?」

    杨逸凤只觉无语。可他转念一想:「他们都不是一样的。云儿没有秋意云的记忆,秋意云没有云儿的记忆,性情不同也不足奇。」

    说着,杨逸凤便拿了个鎏金的梅花形小檀木匣子,扭身就走,打起了八角水晶垂帘,便走了进了内间去,见秋意云正和衣躺在床上,眼巴巴地等着杨逸凤回来。

    杨逸凤觉得秋意云此刻真是极可爱的,那本是英俊得令人可恨的容貌,此刻因为染上稚气而可亲可喜起来了。

    「先把衣服脱了。」杨逸凤坐下,说道,「我给你上药。」

    「不过是皮外伤,哪有这么娇嫩的?」秋意云嘟囔着。

    杨逸凤知道自己口拙,辩不过秋意云,就算是孩童心智的秋意云他也是辩不过的,因此只冷声道:「听话!」

    作家的话:

    人妻属性全开!

    ☆、第三十三章 给孩子上药【h】

    秋意云顿时没了脾气,乖乖地脱起衣服来。虽然他和秋意云玉帛相见多次了,但每次他都没认真注意过秋意云的身体。此刻看着秋意云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了下来,杨逸凤似有了一点点——只是一点点而已——一点点理解了为什么秋意云喜欢脱自己的衣服。看着对方将衣服层层剥开,身体的线条渐渐显现,肌肤赤裸裸地呈现,肌肉的纹理极为清晰地表露眼前——那是一种眼睛吃到冰糖的感觉。

    秋意云将衣服脱光后,便眼巴巴地盯着杨逸凤,说道:「这样可以了吗?」

    杨逸凤被秋意云一叫才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盯着秋意云脱衣服盯到入神了,真是丢脸至极。

    如果是没失忆的秋意云,也不知该怎么笑他呢。

    想到这里,杨逸凤倒是有几分怅然了。秋意云见他脸色不好,便凑近些,小声问道:「凤世叔?」

    杨逸凤回过神来,轻轻一笑:「没事的,快躺下。」秋意云闻言就乖乖躺在杨逸凤的膝上,杨逸凤摸了摸秋意云的髪顶,柔声道:「哪儿痛?我给你揉揉。」

    秋意云瘪嘴道:「都好疼。」

    杨逸凤笑道:「刚刚才说自己皮外伤,这会儿又喊疼了。」

    秋意云身上的确有着滚落山坡造成的擦伤和瘀伤,看的杨逸凤心里酸涩。他揭开了鎏金的盒盖,伸出手指挑了些晶莹芳香的膏体,往秋意云的瘀伤处抹去。

    秋意云吃痛地呼道:「疼疼疼!世叔欺负人!」

    杨逸凤好没办法,只得按住秋意云,说道:「那我轻点儿!你别动。」杨逸凤也不忍心见秋意云太疼,便也不敢使力,只能暗运内功,以柔劲发散,让秋意云好过些。

    柔劲入体,在皮肤下发散暖暖烫烫的,皮肤上则是杨逸凤温柔地给他揉伤口,秋意云只觉得浑身舒坦,恨不得整晚都上药才好。杨逸凤便一个个伤口地给他去按,生怕他疼了,又生怕他的淤血不能发散,因此分外留心细心。

    秋意云突然说道:「疼!」

    杨逸凤本身很仔细地给秋意云按脚的,听到他呼痛便愣了愣,忙问道:「哪里疼?」

    秋意云坐了起身,委屈地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说:「小鸡鸡疼。」

    杨逸凤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却见秋意云那孽根居然站起来了,在亵裤里顶起了个小帐篷。

    秋意云扑到杨逸凤怀里,嗅着杨逸凤身体散发的冷香,只觉得小鸡鸡更疼了,却又不舍得松手,鼻音重重地说:「那儿好疼啊!世叔快帮我揉揉!」

    杨逸凤此时也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虽说心智是孩童,可身体还是成人的,这点可是不假。

    杨逸凤硬着头皮说:「要么……要么我让绿兮、衣兮进来给你揉揉吧……」

    秋意云扭着身体说:「不行不行!我才不要她们呢!我只喜欢世叔!除了世叔,谁都不能碰云儿!」那语调虽然孩子气,却是极坚决的,弄得杨逸凤好没办法。

    因那杨逸凤本人无甚欲望难消的经历,更不知道那个东西站起来时该怎么对付。除却秋意云在床上欺侮他的经历,他对这种事情真是一窍不通。

    「那里……」杨逸凤红着脸皮说,「那里是疼的么?」

    「疼!」秋意云眨着眼睛说,「好疼!疼死了!云儿全身都好难受,不像是饿,不像是麻,也不像是酥……也说不上来,顶难受的!」

    说着,秋意云下意识地更贴近了杨逸凤的身体,下体竟贴着杨逸凤的腰部摩擦起来。杨逸凤感觉腰间有个又热又硬的东西在摩擦,脸也红了,道:「你这不正经的干什么?」

    秋意云却不管,依旧搂着杨逸凤,说道:「云儿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

    看着秋意云皱着一张脸,眼睛快滴出水来了,杨逸凤的心竟软绵绵的,微微低头,将嘴唇贴上了秋意云的嘴巴上。这秋意云如同得了甘霖,便大口地吸吮起来,顺着身体的本能,将杨逸凤压倒在身下,伸出舌头在杨逸凤的口腔里拼命翻搅。

    尽管失去了记忆,但秋意云还是循着身体的本能,不断地索取着杨逸凤。他狂热地亲吻着杨逸凤,手粗鲁地扯开那些碍事的衣物——他只想与杨逸凤贴近,贴得更近。

    作家的话:

    即使是孩子,还是这么色...

    ☆、第三十四章 世叔好甜【h】

    秋意云虽是风月老手,但在床事上却很任性粗暴,每次都让杨逸凤吃足苦头。换做平日,秋意云早就将粗大填满他的身体了,哪里试过这么柔情蜜意地对待他呢?平日那样粗暴,杨逸凤还能得趣,更何况今日?杨逸凤自是呻吟百转,身体都快软成一滩水了。

    秋意云仔细地舔着杨逸凤的里头,舔着舔着,竟觉有一股蜜液涌向他的舌尖。他细细吸着,果然是杨逸凤的气味。他在杨逸凤的穴口里咂了咂嘴,只说道:「世叔真的太甜了……」

    尽管失去了记忆,但秋意云还是循着身体的本能,不断地索取着杨逸凤。他狂热地亲吻着杨逸凤,手粗鲁地扯开那些碍事的衣物——他只想与杨逸凤贴近,贴得更近。

    杨逸凤渐渐沦陷在这个熟悉的吻里头,回应着他的亲热。这更鼓励了秋意云,秋意云吻到杨逸凤快昏倒的时候,才放开了嘴巴,紧紧地盯着身下的男人。杨逸凤头发散乱,脸色绯红,红润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副神态实在撩人。秋意云只觉得下腹更痛了,可他以大概知道让自己更快乐的办法了。

    他在杨逸凤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感觉到杨逸凤因为吃痛而肌肉紧绷,他便愈发咬得用力,在那里咬破了皮,尝到了血腥味

    分卷阅读29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