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分卷阅读22

分卷阅读22

    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作者:灵芝炒河粉

    分卷阅读22

    ,如何得知?」

    「这你就不知道了,石小米多年前偷窃贡品,有个同伙叫做令玉花。令玉花在武林大会上指证了秋意云,说是秋意云逼迫他说出石小米下落,石小米现今正落在秋意云手上。」

    杨逸凤心想:这便是无患子的计。定是无患子逼迫令玉花指证秋意云,将所有矛头指向了天下一庄。

    「石小米落在秋意云手上?」

    「是啊!」

    「那么说来,九千岁宝藏的秘密也在秋意云手上了?」

    「是这样没错!所以大家都逼秋意云交出石小米。」

    「秋意云如何肯交呢!这个石小米和他有仇的,再说石小米怀揣宝藏秘密,我是秋意云也不肯交出来。」

    杨逸凤暗暗想道:石小米也不在秋意云手上,秋意云就算想交也交不出来。

    「秋意云答应了交了。」

    「什么?」

    杨逸凤心想:秋意云这倒是妙着。就算秋意云说石小米不在自己手上,恐怕也无人信他,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顺水推舟了。

    「秋意云说是将石小米藏了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又放心不过别人,只能自己去将石小米带回来。」

    「可这个信得过吗?不怕他一下山就不回来?」

    「不怕,他把自己的表兄放在泰山上做人质了。」

    杨逸凤心里『咯!』一声:『表兄』?秋意云哪来的『表兄』呢,那恐怕就是陈棋瑜吧!

    杨逸凤心里思量一番,便对着石小米说:「我有些累,你先扶我回房休息。」

    石小米忙搀扶着杨逸凤回房。石小米推开门,扶着杨逸凤进去,待他坐到榻上后,便关上了门,转身问道:「先生哪里不舒服?」

    杨逸凤说道:「你且坐下。」

    石小米便在脚踏上坐下,眼巴巴地看着杨逸凤,说道:「怎么了?」

    杨逸凤说道:「那天在山上袭击我们的人,应当是秋意云那位『表兄』派来的。」

    石小米说道:「他的表兄?为何要杀你?」

    「其实他们不是真正的表兄弟,这个只是掩人耳目罢了。反正那位俞公子与我有仇,恨不得我死,那便是了。」

    石小米喟然叹道:「然后呢?」

    杨逸凤又说:「现在秋意云下了山,第一时间肯定是来找我和你。我们不能到京城去了。」

    「!什么?」石小米问道。

    杨逸凤答:「皆因我本不打算去京城。」

    石小米皱眉,说道:「可你不是要找那位前辈解穴吗?」

    「我是要找他。」杨逸凤答道,「可你哪里知道他就在京城了。」

    「他不在京城?那他在哪里?」

    杨逸凤冷笑道:「他既然让你将人引去泰山,那你说,他会在哪里?」

    石小米便讶然叫道:「他当然在泰山!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杨逸凤只道石小米一向头脑简单,但杨逸凤认识太多心思复杂的人,才觉得在这光怪陆离的江湖之中,保存着一颗赤子之心的人才是最可贵的。

    石小米想了想,又说:「他既然在泰山,你当初为何又说要去京城?」

    「我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打算罢了。」

    杨逸凤所说的『别人』,指的就只能是那个无患子了。他总猜不透无患子的打算,但也隐隐觉得此人危险,不可不提防。

    杨逸凤和石小米便决计绕道回泰山。

    ☆、第二十三 画颜

    而彼时秋意云已经下山去了,势要捉住石小米,还要将杨逸凤抢回来。他知道令玉花污蔑自己,自然是与石小米有关。而令玉花在无患子的庇护之下,因此等无患子下山后,他便跟踪无患子,以求知道石小米所在。只是他却不知,杨逸凤设计让无患子也被蒙在鼓里,早已和石小米绕道回泰山,正好与他错开了。以后就算秋意云怎么追,也是一路赶往京城,与到泰山去的杨逸凤也是南辕北撤。

    陈棋瑜作为人质被留在山上,倒还是怡然自得,要得一处在百丈崖上的阁楼,每日写诗赋词,倒还自在。玉琛却看不过去,问道:「在这里终不是办法!」

    陈棋瑜笑道:「我却觉得挺好的,难得放过假,什么事都不必管。」

    玉琛一边帮陈棋瑜磨墨,一边说道:「你不担心他们对你不利?」

    「他们是正道人士,我要是不做什么,他们也不敢待薄我,要知道,这些人贪爱名声比生命犹重。」陈棋瑜提笔蘸了蘸墨,眉尖轻蹙,说道,「你这墨磨得不够细。」

    玉琛便说:「是小人心太乱了,都记挂着公子。」

    陈棋瑜微微一笑,便不说话。

    陈棋瑜朝手上呵了呵气,眼角微露疲态,沉声说道:「最近天气有点凉了。」

    「是啊,这不入冬了嘛!」玉琛记得陈棋瑜天气有所变化总易咳喘,不禁心中焦虑,「虽然也备着些常用药物,但还是得多多注意呢,也不知该在这里呆多久,山上冷得怪渗人的。」

    陈棋瑜说道:「我没那么怕冷,倒是墨比较怕冷,你去问武林盟主要些黄酒。就说天气冷了,拿些黄酒来磨墨,才不致结冰。」

    玉琛满口称是,便出去了。玉琛穿上兽毛褂子,随便套顶帽子就走了出去。阁楼有陈棋瑜的人把守着,玉琛也放心离开。但他记挂主子安危,唯恐一旦出事了,无人照应,因此走得挺急的,恨不得马上就插翅回来。

    武林盟主人是挺和蔼的,也不知是为了顾全虚名还是真的心善,听到玉琛的要求,便笑着说:「俞公子真是儒雅之人。好的,老夫马上命人送十斤黄酒过去,够吧?」

    玉琛皱眉说道:「那也太多了。我们不要那么多。」

    「多总好过没有吧。」

    玉琛摇头说道:「要多了倒像是占武林盟便宜了。」

    武林盟主看这个小少年皱着眉的样子便觉好笑,便说:「这是你家公子说的?」

    玉琛摇头道:「也不是,也是。反正他平日就有教导,给人的不能太少,要人的不能贪多。」

    武林盟主抚须说道:「你们俞公子说的很对。既是如此,我更不得给少你们了。你们若有什么短的缺的,尽管跟老夫提,老夫定会尽量满足的。」

    玉琛笑道:「那么就承蒙盟主多多关照了,我在这里替公子谢谢你。」

    武林盟主笑着送走了玉琛。玉琛也如愿地得到了磨墨的黄酒以及一大堆杂七杂八的物事。不过玉琛也不做停留,一路疾步回阁楼去。若不是公子吩咐了他不许随意展露身手,他或许会以轻功飞掠回去呢。

    玉琛一路走的时候,不觉撞上了一个从假山后转出的人。因那人转出得很急,他走得也很急,因此两个明明是会武功的人也不小心撞到了。那人头戴罩纱斗笠,被他这么一撞,斗笠便微微一歪,而玉琛年幼个子小

    分卷阅读22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