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分卷阅读13

分卷阅读13

    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作者:灵芝炒河粉

    分卷阅读13

    ,估计是和『九千岁的宝藏』有关。世上人真不了解九千岁。他可是很清楚,九千岁要死的话,肯定会将钱财挥霍尽,挥霍不尽就毁掉,银票烧成灰,金银珠宝倒入海,武功秘笈也别指望他会留下惠及他人。

    不过,秋意云不了解九千岁,难道陈棋瑜也不了解嘛?怎么都陪着他们闹?还是说陈棋瑜有什么打算?

    就在思忖的时候,杨逸凤突然闻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味道。这样的味道照计一般人是不会察觉的,但杨逸凤好歹也是个老江湖,哪里会中计,但碍于形势,便先装昏倒了。

    屋外的人喷够了迷烟,便从窗外蹿了进来。动作流畅,一气呵成,身手确实不错。

    这人打量了一下杨逸凤,便开始自说自话了,听声音是个年轻人:「哼,那个什么天下一庄庄主真讨厌,我看他是天下一装——天下第一会装!伪君子,讨人嫌,满肚子坏水,还想端我石小米的窝?看我不来这里把你的东西偷光,教你知道我的本事!」

    「我看你神偷石小米就只有这个本事吗?」杨逸凤懒洋洋地开口,而后睁开了眼睛。

    石小米与令玉花是故友,因此令玉花很仗义地让石小米栖身客栈,并不对外宣称。

    陈棋瑜本来怕令玉花又来痴缠,别的都不怎么担忧,最忧惧的是令玉花乱摸之下会发现他是真男人,一旦让那秋意云知道他是假太监,也不知会闹出什么乱子来。教他如何不忐忑?怎知今天一到大厅的时候,便看到令玉花又穿着襦裙举着酒罎,在别家的桌子上卖弄风骚了。

    只见那桌子上坐的是武当子弟,穿的都是一色的道袍,其中一人仪态不凡,年纪又比其他子弟略大一些,估计就是他们的领头人,而那令玉花也缠着领头人不放,一时要灌他的酒,一时又要搂他的脖子。

    陈棋瑜倒是有点明白令玉花的策略了,令玉花四处纠缠男人,却从不停留,只是为了传播自己是『淫荡老板娘』的名声,好让别人从不疑心『玉花娘』是个男人。而令玉花专缠些不会回应他的男人,比如正经有礼的陈棋瑜、知道他底细的秋意云,又比如眼前这位正经的道长。

    陈棋瑜转头去看秋意云,见到秋意云也是见惯不怪的淡定,便小声问道:「那人是谁?」

    秋意云说道:「那人是武当最近很得力的一位道长,无患子。跟着他的那几个,都是些青年才俊,按辈分也就叫无患子一声师叔吧。」

    「他并不是掌门?」陈棋瑜问道。

    「那种陈旧门派,不可能有这么年轻的掌门的,都是论资排辈,大家一溜的排队当掌门,只是等轮到你了,早已白发苍苍啦。」秋意云语气颇有几分不屑,「现任的武当掌门除了白头发多些外,也没什么出众的,若不是无患子这等『资历浅』的撑着,恐怕武当还会被人看不起呢!」

    陈棋瑜笑笑,说:「原来江湖也兴这一套。」

    秋意云拍了拍手上那把摺扇,说:「教你见笑了。事实上,没地方不是这样的。也幸亏我是家中独子,否则这样的私生子恐怕上不得台面,更遑论接掌天下一庄了!」

    陈棋瑜摇摇头,笑说:「意云兄言重了,以阁下为了一把心头好的摺扇而大开杀戒的魄力,区区『私生子』的头衔如何能绊得住你?」

    秋意云微微一愣,也是笑,陈棋瑜也在笑,二人便对视着,一边笑一边坐下,吃早饭的时候也彼此说笑,满口的兄弟,亲热得很。站在附近的令玉花不时瞟他们几眼,心里笑道:怎么两只大狐狸在那边皮笑肉不笑呀?

    令玉花又给无患子添酒,笑道:「道长多喝杯呀!」

    无患子冷冷道:「喝这么多做什么?」

    「不喝多些怎么醉呀?你不醉,奴家哪可占你便宜呢?」说着,令玉花又弱柳扶风一般地歪倒在无患子身上,眨眨春水般的眸子,真是说不出的万种风情。

    无患子皱起眉头,要将令玉花一把推开,怎知令玉花却不依不饶,灵蛇一般地缠着他的手臂,又抬起脚来勾住了无患子的腰,这姿势真是够情色的,全客栈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聚焦到此处来。

    令玉花一边紧紧缠着无患子,一边抚摸着无患子的脸,说道:「久闻无患子大名,今日一见,才知道长的风采是如此迷人的,着实令奴家心神荡漾,不能自持!」

    陈棋瑜本以为这位道长会很尴尬,但这位道长脸上还是极冰冷的神色,而他脸上的神色,就如同结冰的湖水一样,没半点裂缝。

    无患子快速地握住令玉花的脚踝,接下来的几招都极快,像陈棋瑜这种不会武功的人看来,无患子简直就像是没有出手,只是动了动衣袖,令玉花便飘到门外去了。

    幸好令玉花做惯偷儿,轻功那是极好的,被甩出的时候,很快就掌握住了平衡,并没有很狼狈地跌倒,而是飞到半空,再如叶子般缓缓降落。

    令玉花粲然一笑,说道:「真是正经人!」说完,令玉花便招惹别的客人了。一般客人见令玉花虽然放荡,但起码是个女子,又是个貌美的女子,就算不接受,也不会太让人难堪。众人都暗道这个无患子正经道学,果然不假。令玉花对于被武力甩开,似也不怨愤,依旧笑面如花地招呼客人,待众人用过饭后,他便回房去了。

    待到了夜里,令玉花便卸去了脂粉,拆了发髻簪环,将花里花俏的衣服都脱去,穿上干净的麻棉衣服,头发随意盘起,干净没修饰的脸上才显现出原来的轮廓,是个清秀的男人,但也不至于白天里头那么妖里妖气的。

    「我还是觉得你这样好看点。」一把声音自黑暗的房间角落传出。

    令玉花手里拿着的那盏油灯,只有一豆的灯光,无法触及角落的阴影,而声音却是从阴影中传来。好像那里潜伏了什么鬼怪一般,无声无息地就来了。他竟然不察。

    令玉花将油灯往暗角一掷,那油灯便飞了出去。暗角顿时闪出一道利落的银光,一阵灯光绕着剑光的缭乱,便见油灯稳稳地立在剑身上,原是那角落里的人拿剑接住了油灯,可见其武功之高、剑法之精妙。

    令玉花眯眼,说道:「数年不见,怎么变成了武当无患子了?」

    从阴影里走出来的人,脸上映着灯光,果见是今日冷淡正经的无患子。无患子说道:「我本来就是无患子,这点是骗不了人的。」

    「是的,好歹也是武当响当当的人物。」令玉花冷笑道,「那么,『无患子』不是骗人的,什么『楚怀昏』,就是骗我的了。」

    无患子说道:「不,楚怀昏是我的名字,这点没错。」

    令玉花抄起手,说:「那么,我还是叫你一声『道长』比较好。」

    「不想会在这种情况下让你知道我的身份……其实我早就打算告诉你了,但一直没

    分卷阅读13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