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分卷阅读5

分卷阅读5

    中箭的蝴蝶/禁欲的疮疤(H) 作者:灵芝炒河粉

    分卷阅读5

    力,不让它太过分,但硬来那是下下之策。如果能有秋意云这位『天下一庄』庄主帮助,的确事半功倍。

    陈棋瑜整了整衣袍,微微勾出个浅笑,说道:「不打扰庄主了,再会。」

    说着,他便推门离去,当然,出门后他有很好心地将门掩上。

    ☆、第五章 好凤儿

    陈棋瑜关上门后,一转身便看到小童依旧站在外头,很机灵地守着,即使陈棋瑜什么都没说,他还是没有跟着进去。

    「玉琛,」陈棋瑜对侍从说道,「走罢。」

    玉琛跟着陈棋瑜走开几步,端详了一下陈棋瑜的脸色,说道:「陈大人好像不大痛快?」

    陈棋瑜笑笑,说:「跟那种人说话,是一定不能痛快的。」

    陈棋瑜这么搪塞过去,其实,只是有一个瞬间,他看着躺倒在桌子上的杨逸凤——沉浸在无可抵抗的肉欲中内心却极为痛苦——那样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口,曾几何时,他也在经历着这样的折磨。

    陈棋瑜拢了拢袖口,突然回过头,看到后墙一片乌鸦飞过,黑色的羽毛在死寂的石壁墙角落下,凄厉的啼鸣滑过蓝色的天空。

    总觉得很不祥。

    杨逸凤陷入昏迷之中,自然不能料理自己的事情。秋意云帮他把手臼接上,敷药,清洁好了身体,细心地清理好创口,在伤口上敷药,再次细心地包扎,末了,又为他把衣服一件件穿上,在腰带上绑了个精致可爱的蝴蝶结。将他一头乱了的青丝篦好了,扶他在床上躺下,为他盖上被子。一系列工作完成后,秋意云才穿戴好了,离开房间,一路走到会客厅。

    客厅里,陈棋瑜依旧穿着刚才那套衣服,简简单单的打扮却不掩风度,他见秋意云前来,便站了起身,笑了笑道:「秋庄主。」

    秋意云也客气地作揖:「陈大人有礼了。让陈大人久候实在失礼!」

    「哪里是?只是陈某来早了而已。」

    二人寒暄一番便落座。秋意云命人奉上酒菜,二人便一同吃喝。陈棋瑜见途中几个摆饭的侍女对秋意云媚眼如丝,恐怕平常也有什么苟且,只是不为外人道罢了。看来这个秋意云真是风流成性呀。

    吃饭的时候,秋意云介绍道:「这几味都是地道的小菜,大人真的该好好品尝一下。也算是不虚此行。」

    「我此番前来是为了公务,若能完成了,才叫『不虚此行』。饮食之事,其实我不大在意。」陈棋瑜垂着眼帘答,话虽如此,他还是吃了一些秋意云推荐的小菜,意味不明。

    秋意云也不与他虚与委蛇了,开门见山地说道:「不知道刚才跟大人提起的事,大人考虑成怎样呢?」

    「没有考虑过。」陈棋瑜很爽快地回答。

    秋意云看着陈棋瑜那温温文文的笑容,自己也回了一个礼礼貌貌的笑容:「是吗?难道大人觉得我的意见不值一提?」

    「那倒不是。」陈棋瑜慢悠悠地说道,「只是我在疑惑庄主是不是在使诈?」

    秋意云愣了愣,说:「此话何解?」

    陈棋瑜微微一笑,道:「杨逸凤值这个价?」

    「哈哈哈!」秋意云爆发出一阵笑声,说道,「好!太好了!」

    陈棋瑜不语。

    「实话说了吧,」秋意云扬了扬手中的摺扇,说道,「你可知这把扇子,我是用什么换来的?」

    陈棋瑜沉吟道:「我看这摺扇手工精细,用料上好,恐怕也值个百两银子吧。」

    「不。」秋意云断然否定。

    「那么……」陈棋瑜顿了顿,「千两?」

    秋意云摇了摇头。

    「那么……」陈棋瑜皱起眉毛,说,「总不会是万两黄金吧?」

    「不是不是!」秋意云将扇往桌上一敲,说,「是一百条人命。」

    秋意云的扇子这么轻轻一敲,却敲得陈棋瑜心弦发颤,是怎样的扇子值得百条人命?不!应当是怎样的人,为了一把扇子毁了百条人命?

    这么想着,陈棋瑜对秋意云的厌恶又增多了几分。

    秋意云说道:「也罢,我看陈大人也不喜欢提这种往事。也罢了,我也只是想说明,我这个人没什么出息,看到喜欢的,无论是用什么手段、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拿到手上的。」

    陈棋瑜盯着秋意云的扇子看了一阵,不言不语。

    秋意云发现陈棋瑜是个很爱沉默的人,但他的沉默却不是软弱的,而是耐人寻味的。陈棋瑜是一个文静柔和又不会武功的人,却也是这个文弱书生,一路将不可一世的杨逸凤逼上绝路。

    陈棋瑜抿了一口茶,依旧不言不语。

    秋意云打破了这份沉默:「为何老盯着我的扇子看呢?」

    「哦,是这样的,」陈棋瑜轻轻抿起一个笑,「我只是担心,有天也被你拿来换扇子了,该怎么办才好呢。」

    秋意云自然不会做任何保证,他就算指天起誓,陈棋瑜也不见得信他,当然,他自己也不见得信自己。秋意云笑笑,说:「那么陈大人打算怎么办?」

    陈棋瑜也无意与秋意云硬碰,因此答道:「我已写信回京启奏皇上,说叛贼已被击溃,鮌教土崩瓦解,杨逸凤仓皇逃脱,估计混到了武林大会之中。」

    「那就多谢大人了。」秋意云合手道。

    「先别谢我。」陈棋瑜继续说道,「杨逸凤是在武林大会中被『就地正法』还是当被活捉押解回京,还是得看这大会中庄主能为朝廷做什么。」

    秋意云便摇了摇扇子,心中暗骂陈棋瑜两声老狐狸,才露出笑容:「我自当尽力。」

    绣阁里香气缭绕,朦胧了枕巾上绣着的红花。杨逸凤在床上滚了一圈,才悠悠转醒,身体极为疼痛疲惫,双肩痛感犹在,下腹更不必说。一想到自己在那个无耻之徒身下淫叫,他就恨不得自尽,更不必说回忆起陈棋瑜的旁观。

    他的心仿佛被一刀插入了。这种激烈的疼痛在心腔激荡,仿佛缺了一角,风可以穿过,刮伤他柔软还淌血的心室。

    「可恶!」他紧紧握拳,依旧积聚不起一点真气。

    曾经可开山劈石的手掌,此刻根本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软绵绵的,以现在的体力,恐怕连劈柴都不行。

    突然,一个温暖干燥的手掌包裹住他的手。他一抬头,便见到秋意云带笑的眼睛。秋意云牵着他的手,将他搂入怀中,笑着说:「你喜欢这房间吗?」

    「我喜欢没有你的房间。」杨逸凤答。

    秋意云的笑意加深了,说道:「真是可爱呀!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

    杨逸凤更加生气,但他没有说话。他懒得说了。秋意云拨弄了一下杨逸凤的腰带。杨逸凤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腰带非常花俏,那就罢了,还打成了蝴蝶结,而且是非常一丝不苟的蝴蝶结,两边翅膀完全对称,自然

    分卷阅读5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